鸣弓 | 【引用】人类与类人

 

汉语很神奇,许多词都能反着说,并表达出另外的意思。譬如“人类”,反着说就是“类人”。同一个“类”字,前者表示“类别”,后者表示“类似”。可见,词序一乱,意思全变。我不懂外语,但我估计俄语的“哈拉少”,倘反说“少拉哈”,大约就很没意思了。当然,外语也有能反说的,比如英语的“拜拜”,但它反着说还是“拜拜”,这和我们伟大而神奇的汉语还是没法比的。

人类与类人 - 尤力 - 尤力的博客

 

 啰嗦了半天,也未必全是废话。至少我阐述了标题。在进入主题之前,我想请三老四少先看一组图片。看图说话,可以省去很多废话。

相信大家一眼就可以认出来,这是超级大国的总统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饭馆里就餐。我们从画面里不难看出,不但总统本人不觉得自己是屈尊下驾,就连小店老板也没感到蓬荜生辉,食客们也没因为和总统一同进餐而感到三生有幸。

谁也不妨碍谁,谁也不打扰谁,谁也不觉得谁比谁高贵,大家都是生而平等的同类。

这,就是人类社会应有的平等。唯有平等,才能展现出如此和谐的画面。这也让我们懂得了一个道理——和谐是自然产生的一种社会氛围,刻意捕捞的只能是河蟹。

想问一下列位,有谁见过中国的市长,不,县长也行,在本城的小饭馆里和劳动人民一起就餐,劳烦您发到评论栏里,我给他烧香。不,烧纸也行。

举不出来,那我就还说奥哥。某天,奥哥会见民众时老天下起了雨。带伞的民众纷纷躲进了伞里,而没有带伞的奥哥却淋在了雨中。但奥哥并没有因为下雨而离开,陪同的官员也没有因为总统被雨淋而诚惶诚恐。

不要用我们的思维定势去怀疑奥哥做秀。他的前任,老布同志在白宫午餐,同样也是要乖乖的排在队伍里面的。老布既没有以总统的身份加塞,别人也不觉得自己排在总统面前有什么不妥。

不只是奥哥和老布。在那个我们陌生的社会,职务既不能带来特权,也不能让人飘飘欲仙。但在我们这里,有些官爷底下若没有蛋蛋坠着,早飘到云海里了。

好多年前看过一篇报道,说北欧的一个首相,下班后自己提个篮子到市场买菜,便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觉得不可信。殊不知,还有更不可信的。

英国首相访问纽约,纽约市长单人匹马到火车站迎接,出了站口两人居然在路边的小摊买了两只热狗大嚼起来。

这一餐当然是由东道主纽约市长掏腰包请客,总计消费2美元。据可靠消息,这笔接待外宾的开销,市长回去后竟没有用公款报账!

这样的事,在神奇的中国不要说发生,借你一个写小说的大脑你能虚构出来吗?

人类与类人 - 尤力 - 尤力的博客

 

是中国人特殊吗?恐怕也不尽然。若干年前曾看过一本书,书中有一幅蒋总统经国先生挽着裤腿赤足在田里和农民插秧的插图。还是在这本书里看到的,经国先生到筑路工地和工人一起干活,午餐就在路边,经国兄和民工一样抓起馒头就往嘴里填,而且吃得津津有味。

结论:人类文明是不分国度的;但不幸得很,类人装B也是不分国度的。

可见,人类和类人并不仅仅是词序的变化,它是有本质区别的。

当全体保加利亚人被要求节约用电的时候,日夫科夫的别墅庭院火树银花,府邸里更是灯火辉煌;

当全体罗马尼亚人排队购买凭票供应的一根劣质香肠时,齐奥赛斯库的爱犬考布上校却吃腻了由巴黎空运来的法式大餐;

当全体东德人民被要求安于住宅现状时,昂纳克却在在全国各地修建了十几处豪华别墅;

 

 当全体朝鲜人民都生活在饥饿中,食不果腹的时候,金二的饮食却是由专门从日本请来的厨师料理的,所需美味与考布同志一样是专人、专机到国外采购!

整个朝鲜半岛的面积不如中国的一个普通省份大。金二辖区充其量相当于我们的一个地级市。

这是一个很好的梯子,正好方便我下来。前面说了那么多国家级的大腕,正不知如收场呢,来了一个说说中国地市级领导的机会。

只要不点名,中国地市级领导是可以笼统说的。而且,说了之后一般不会有“跨省”之虞。

这个品级的官员在中国有数万人,但我们只说三个代表,而且还要点名。不是我不要命了,而是他们在玩命。

广东省茂名市副市长杨光亮。

河南省交通厅长董永安。

无光亮省造币局党委书记梦永安。

这三个代表都曾自诩代表人类的利益,但谁都知道他们代表的是类人的利益。尤其令人愤懑的是还有更多的类人仍然不知羞耻的代表着人类。

我知道,把他们划入“类人”之列,他们是不太高兴的。那好办得很啊,可以让你们来冒充人类,我们去假冒类人,只要能和你们区别开来,不与你们为伍,我们是什么都没关系!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1月3日, 9: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