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GDP年增长不受世界经济形势的影响

中国GDP年增长不受世界经济形势的影响

当前,中国的经济有三怪:一怪,为啥中国经济如此高增长,老百姓的心情咋就高兴不起来?二怪,为啥国外一个劲地呼吁人民币升值,国内民众手中的人民币却被高物价“贬值”,感觉钱不如以前值钱?三怪,GDP年增长不受世界经济形势的影响,而人民群众的资产却随世界经济的变化而泡沫化?

探究这三个怪现象,经济学家原本可以用一句话或几句话将这三怪归为一点说清楚讲明白。可因这些经济学家顾及自身利益,经常好用他们的政治智慧说当前的经济现象,将经济问题政治化;而中国的政治家又总是不懂装懂地用经济方式指导政治,所以,三大怪加上这两怪,就有了下面笔者所说的实体经济停滞不前,而GDP继续增长的另一个怪现象。

众所周知,中国年增长的GDP实际上是土地价格所带动的。一块地,如果它本身不创造价值,而只是在价格上泡沫化地增长,这样的GDP,它能体现国家经济的发展,能维系经济的可持续性吗?既然连普通百姓都知道不可能,为何各级领导干部却还乐此不疲,非得继续这样欺上瞒下呢?——这是不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呢?

再者就是人民币的外升内贬,其原因究竟在哪里?是因为出口创汇与国内外汇管制出现的矛盾吗?如果是,为何不改革它,有错必纠呢?企业出口创汇,每挣得一美元,国家就要印钞(同比值的人民币)加以兑换。外汇留国外,买外国债券(怕它回来冲击国内市场),同比值的人民币国内流通,导致各国政府因中国的外汇冲击市场,从而要求人民币升值;而国内的民众,同样因这些外汇没回流国内,感受不到出口创汇给自己带来的实惠,要求提升薪资与国民收入的比值,这一怪现象究竟是政府错了,还是百姓错了呢?

今年,又浮现出另一怪,就是民间借贷。国家断了放贷,收紧银根,可“国家放贷”并没真正意义上停止,而是由第三方也就是民间借贷继续放贷。这种放贷的利弊现已显现,国有各大银行每日可赚约20亿元人民币,而企业借贷成本相应地提高了四倍,有的比这还要高,不堪重负。

最让笔者不可思议的是百姓的薪资,要问手中的钱这几年是不是比以前多了,没人否认。可要问这钱够用吗?生活跟原来比幸福吗?不同阶层的人给出的答案一定不同。而这不同,应该跟上面说的怪有关,是上面这些怪现象的汇集,让百姓手中的钱如魔术师纸变钱的道具,时而像钱时而不是钱,看着是钱,花起来不值钱。

中国的决策者们应该警醒,及早制止这些怪现象继续蔓延,并遏制新的怪现象的出笼。否则,当这些怪植根于普通民众的生活习性中,大怪生小怪,见怪不怪,你也怪他也怪我更怪,整个中国社会,必将正气全无,怪事不断:荒唐事、丑陋事、淫秽事、群魔乱舞…… 理性想想这些怪的演变趋势,它们是否会导致资本的大挪移,让中华五千年传承的道德观、价值观真的止于我们这一代呢?

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co.uk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