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泛民」,真的重要吗?

是否「泛民」,真的重要吗?

区议会「泛民」大败后,在传媒上看得最多的,不是各民主党派检讨得失、痛定思痛,而是诿过于「内奸」。民主党与公民党决定组成联盟,意欲拉拢社民连,却将人民力量定义为激进派甚至建制派,势要将之踢出「泛民」阵营。梁国雄对被招纳有异议,而被排挤的黄毓民也是例牌的高姿态抗议,看来这个新泛民联盟出师已不利。

现在的争拗对我这个多年支持民主的人来说,是很痛心的。痛心的不只是看到泛民中人「鬼打鬼」,而是声言矢志为香港争取民主的竟是这般质素的人物。这些争执让我想到夺权前的共产党的肃反、镇反运动,为巩固领导核心,不惜向党内同志大开杀戒。现在民主派中人为定义谁才是「泛民」、谁才是在争取民主,是否无异于共匪所为?

我认为,所有争执都必须停止了。

既然彼此都是为香港的民主前途而战的,就无须分你我与大小。既然路线不同,你希望在建制议会内争取,而我希望在街头上抗争,就各做各的好了。民主就应该是求同存异的,勉强结合并无好处。我不要求各民主派人为攫取最多的议席,而放弃理念、拉杂成军「统战」为一个大党,因为这只会是民主派版本的民建联而已。

我相信大部分香港人都是爱民主的,但爱的程度总有分别。若然有人觉得民主党、公民党的方式未够进取,那便选择支持作风激进的人民力量与社民连。民主就是给予市民有选择权,这是正常不过的事。所以黄毓民说他以及人民力量拉阔民主派的政治光谱,某程度上来说他是对的。

泛民在区议会中大败,一方面由于地区工作乏善足陈,另方面在于缺乏通力合作,让市民感觉「泛民好嘈好乱」,连我这个长期支持者也受不了。可知道选战不同于政治理念,理念可以有分野,但战斗时就要同仇敌忾。若然泛民各党派不坐下来谈策略、不搞配票,甚至互搞狙击,结果只会令亲者痛、仇者快。

是否「泛民」,真的重要吗?一点都不重要。只要不是亲中、亲建制或乡事派,而政党理念是争取双普选、废除功能组别,在我心目中都是「泛民」,并无红黄绿紫色之分。各派的路线可有不同,争取的群众也可有别,但目标必须清晰一致、行动也要高度配合,唯有这样,才有力量对付亲共保皇的建制敌人,为香港迎来真正的自治与民主。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co.uk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