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装校车与煤车相撞

限定荷载9人的车辆被私自改装,事发时一共搭载了64人

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表示,应以安监总局为牵头单位,成立专门协调机构,负责“全国校车安全工程”。 校车由国家统一购买,路线由当地公安、教育部门和运输公司协定,采取招标方式将运营权交给运输公司。校车在行驶中应享一定特权。(11月18日《 新京报》)

当越来越多的校车超载落入我们的视线,当越来越多的校车惨剧悲痛我们的心灵,校车又成为一个全国性的疼痛词。给校车立法,让校车坚固起来,给校车享有特权的建议声不断扬起,恐怕最终都会竹蓝打水一场空。

校车特权,实质是教育有特权,然而教育有特权吗?

我们欠教育的帐太多,恰恰就是因为教育的地位不高,诚然,现在教育的地位也水涨船高,但绝对没有被升到特权的地步。相反,那些公车,却依然拥有特权。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进口各类汽车81.36万辆,同比增93.3%。有业内人士指出,豪华进口车火热有很多原因,其中公车消费对豪华进口车的青睐最突出。媒体称去年政府采购汽车金额攀升至800亿元,占总采购规模的14%,平均年增速超100亿元。

有实权,才会有特权。近日,网友发布《江西高速投资集团抚州管理中心要求员工背诵公司领导车牌》的帖子,称员工须熟记公司领导车牌号,并纳入考核范围,背不下来将被扣分罚款。当事单位回应确有此事,主要是为领导节省时间。这才是特权,正宗的特权。校车会拥有这种特权吗?

教育是花钱的,对于政府来说,是支出的那部分,而不是进钱的那部分,自然很难让教育特权起来。一个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不足3800元的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率先在全国贫困地区实行15年免费教育——陕西省宁陕县此举一经传开,引起网民盛赞声一篇,可当地政府办公楼却是危房。教育在这个贫困倒是拥有特权,但却不是出自制度,而是来自官员的良心。

17日晚,微博上刮起一股“劫富济贫”之风,缘起甘肃庆阳校车事故。有网友以知名地产商潘石屹口吻,转发某条微博,称该微博转发量每过一万次,自己就将捐献一辆校车。截至发稿,该微博已被转发了10万余次。不过,昨日9时许,潘石屹发布微博,称此为谣言。潘石屹被捐校车,只不过是道出网友的一个美好愿望罢了,且是一个无奈的愿望。校车,不知道还要疼痛多久?

让校车拥有特权,也并非是做不到。据了解,在今年秋季学期开学前,教育部专门召开了中小学校车试点工作启动会,决定在6个地方试点中小学校车运营管理工作。这6个地方分别是浙江德清县、山东威海市和滨州市无棣县、辽宁本溪市桓仁县、黑龙江鸡西市、陕西西安市阎良区。这六个试点地区,将校车购置、运营维护等各项费用列入地方财政预算。这让校车有点特权的味道了。

教育无特权,校车怎么会有特权?教育有特权,学生才有安全。

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