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撞后的改装校车

经过改装的校车严重超载

11月16日晚,甘肃庆阳教育局长卢化栋表示,事故前教育部门曾勒令事故幼儿园对校车超载进行整改,但幼儿园未听从指令。卢化栋称发生事故幼儿园属于民办私立幼儿园,大部分孩子来自农村,目前,对民办学前教育只有监管,尚没有教育投入。据悉校车超载现象久已存在。(11月17日《中国新闻网》)

年轻的生命在瞬间消失,却是在天天依赖的“校车”中,校车再次和惨案碰撞在一起,重新唤起对安全校车的呼唤,事故出现之后,我们发现,一如既往的思路,相关责任人停职,对校车安全进行排查,这样的“事后补救”我们一点都不陌生。排查,再排查;处罚,再处罚,能将校车惨案从此划上一个句号吗?在我看来,却是很难。

11月16日,西安经济开发区交警截获一辆超载校车,发现核载39人挤进57名小学生。目前交警已将该车辆行驶证、司机驾驶证和车辆暂扣。校方称因为自己学校的校车出了问题,所以才临时借了这辆车来接送学生。校车超载可见是多么普遍。

校车超载,难道是偶然的?校车超载危险,难道不知道?知道,一切都知道,但他们更知道的是,不超载,就没有利润,还不如不办学校。

从某种意义上说,学生坐校车,是应有的权利,不管是否民办学校的学生。然而,我们听到的是,只有监管,没有教育投入。监管是有的,但再好的监管也抵不到没有投入的教育。

校车惨案的反思为何就没有投入方面的反思?给学生坚固的校车究竟有多难?我们缺钱吗?我们并不缺钱,且不说,国家很富裕,富人太多,且不说“三公”消费永远是个“天文数字”,钱不是问题,问题就在决心上。现在校车惨案又出现了,却没有人说,以后加大投入,给学生安全的校车。当然,网络上是有人说的,可不能算数,能算数的职能部门却是没有说。也就意味着以后,不太可能会在校车上增加投入。

许多喜欢拿美国的校车来说,人家的校车是特权车,是最为坚固的车,大奔撞校车,损坏的是大奔,而校车却是安然无恙。如此情形,在我们看来,是天方夜谭,在我们这儿能出现吗?

别痴心于我们的校车会有多坚固。我们只希望,在校车这个问题上,监管部门多些检查,政府也多些投入,给予一定的补贴,至少能够让校车不再超载,至少能够让校车的司机能够安心开好车。这一点困难吗?

有多少孩子的生命才换来安全的校车?这样的疑问投射在每一次校车惨案上,又多了一层沉重。校舍安全,校车安全,教育的安全,何时才能让我们高枕无忧?

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