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政治之可贵,乃是政党及政治人物以其承诺和表现来争取选民的认同,表现不好的就被换掉。因此民主的前提乃是必须懂得背叛的选民。当有了这种懂得背叛的选民,政党或政治人物才会尽心尽责地去替人民造福祉,如果选民都成了「含泪投票」的投票部队,他们和古代的家臣、家奴又有何异?”

民主政治成功的基础是懂得适时背叛的选民,当执政党效率无法满足民心,就是该利用投票让他们下台的时候。

近年来,台湾有个最反智的口号,那就是「含泪投票」。以前A党在危急时,他们旗下的党工、媒体及学者专家都在高喊这个口号。现在轮到B党危急了,也开始如法炮制起这个口号。

「含泪投票」这个口号乃是极端反智的政治行为:「含泪投票」真正在说的是,他或他们很差。但请看在台湾蓝绿对立的这种立场上,虽然差,但票还是要投给他或他们。台湾的政治人物平常讲话都会说些什么超越蓝绿的漂亮空话,但实质上却是在利用及剥削人们的这种蓝绿情绪。政治的说一套做一套、不诚实由此可见。这也是吃定选民、绑架选民的一种技俩。台湾的不长进就在这个口号中。

选民有着错综复杂的认同,从最大的集体认同,到其他较小的政党认同、阶级族群认同、地域认同,这都是次级认同,而「含泪投票」这种说法即是企图用次级认同来凌驾于集体利益的认同。若一个政治人物或政党不管怎么表现,都会得到「含泪投票」的支持,他或他们怎么可能进步? 「含泪投票」之可恶,乃是这个口号完全违背了现代民主的基本前提。

民主政治之可贵,乃是政党及政治人物以其承诺和表现来争取选民的认同,表现不好的就被换掉。因此民主的前提乃是必须懂得背叛的选民。选民不是政党或政治人物的家臣家奴。当有了这种懂得背叛的选民,政党或政治人物才会尽心尽责地去替人民造福祉,如果选民都成了「含泪投票」的投票部队,他们和古代的家臣、家奴又有何异?这也是我只要一听到有人在讲「含泪投票」的歪理时就恶心的原因。因为「含泪投票」的话里,暗藏了对选民的最大蔑视。

也正因此,新加坡最近大选,执政党在象征层次上大败,其实很值得台湾参考。近代新加坡自建国以来,以能力、效率取胜,政党及强人认同已取代了国家认同。但到了今天,时代已变,新加坡的资金及人力开放,已影响到人民的利益。国家未来的认同开始恢复,政党及对强人的认同已逐渐萎缩,新加坡年成长率十四.五%已无法落实到民心上。

用台湾的标准而言,这次选举可说是新加坡选民忘恩负义的大反弹。而我相信,新加坡选民没有含泪投票,反而是忘恩负义,必将改变新加坡的未来方向。一个社会的发展,就是需要选民懂得忘恩负义。如此始能扭转统治者所强加到人民头上的选择。

新加坡有十四.五%的成长率,而选民并不接受。新加坡人真的很忘恩负义,但这反而可能为新加坡开创出新的契机。但我们台湾没有人家的效率与能力,却只是在玩着「含泪投票」这种反智的游戏。这是严重的倒退。台湾现在需要的是懂得忘恩负义的选民,最不需要的就是「含泪投票」!

,作家、诗人、政论家和新闻工作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