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主派是次选举惨败的深刻原因在于,把普世价值高于公众利益。泛民主派的价值取向偏离香港大多数民众的价值认同。”

2011年香港区议会选举落幕。建制派大获全胜,在412个直接选举议席中,香港最大的政党民建联取得136席,占三分一;最大的劳工团体工联会夺得29议席,当选率达六成;今年才成立的新政党新民党派出12人参选,其中4人胜出。泛民主派惨遭「滑铁卢」,多位明星级议员「堕马」。

今届区议会选举,选民人数为356万人,逾120万名选民投票,投票率较上届提高2.57%,达41.4%。是次区议会选举,由于区议会的职能,区议员当选者的主要因素是候选人要在社区工作上为市民服务,做出贡献,获得认同。

是次选举结果表明,建制派在社区为市民服务得到充分认可。许多名不见经传的在社区默默耕耘的建制派候选人,长时期的服务市民,积聚了大批忠实的支持者,在选举中打败了众多的泛民主派空降社区的大牌政治明星,如汤家骅、李卓人、李永达、陈淑庄、单仲偕、黎广德等。香港市民提升了对区议员的社区服务的要求,提高了对公众利益的重视。

泛民惨败在价值取向上的偏差

泛民主派是次选举惨败的深刻原因在于,把普世价值高于公众利益。泛民主派的价值取向偏离香港大多数民众的价值认同。

公众利益(Public interest)与普世价值(Universal value),是港人较为关注和重视的两个基本价值观。公众利益,指社会上的一些共同福祉或普遍福利,例如:民生、经济发展、公卫福利等。,指超越宗教、国家、民族,只要本于良知与理性皆为所有人或几乎所有人认同的价值、理念,例如:民主权利、自由平等、环境保护。

公众利益与普世价值,在有些条件下是一致的,而在有些条件下是不一致的,甚至有时还可能是对立的。香港是发达的商业社会,港人具备经济理性,当普世价值与港人的公众利益发生矛盾时,多数港人会选择公众利益优先。港人更善于用普世价值为自己争取公众利益。这是人的利己本性使然。

例如,人权和平等是港人普世价值,但当公民党的成员以人权法理为外佣争取居港权辩护时,遭到超过90%的香港市民的反对,香港的公众利益和经济理性占据上风。

再如,环保是港人的普世价值,当公民党以环保的理由,利用司法覆核等手段阻碍本港大型基建的新建、延缓港珠澳大桥的开工,浪费了数十亿元的公帑,直接伤害到香港的公众利益,埋下了公民党是次败选的种子。

又如,法治和民主是港人的普世价值,当公民党与社民连为争取2012年「双普选」的民主,借以符合香港法规,进行「五区总辞」后再进行「五区补选」 ,议会生态没有任何变化,可是香港纳税人要为此额外支付1.5亿元。那时,我已决定,我的票不会再投给我曾经支持的那位议员,我原先是多么期待那位议员能为香港的公民权利发声。

以香港的公众利益为依归

回归前后,香港人开始学习如何有效地应用有限的民主权利,虽然表现的不尽如人意。前几年,建制派议员在监督特区政府、制约官商勾结、基本法第23条立法等问题上,没有很好的维护公众利益,屡被质疑。建制派丢了不少选票后才开始学习如何以香港的公众利益为依归,不当现行体制的附庸和「保皇党」。

现在,轮到泛民主派学习如何以香港的公众利益为依归,而不是一味强调或利用自由、平等、民主等普世价值,用粗暴的言语、粗鲁的行为,侵犯香港的公众利益,谋取一党私利。泛民主派如果真正要坚持民主和法治这一普世价值,就要以香港的公众利益为依归,调整自己的言行规范。

是次区议会选举结果表明:泛民主派中的激进派「社民连」和「人民力量」全线崩溃。 「社民连」派28人参选无一当选,现任4个议席全失;「人民力量」派出62人参选,只保留到一个议席,绝大部分候选人都是低票落选。

选举结果表明:选民对泛民主派的激进路线不满,对粗暴的政治文化不满,因为这不符合广大市民的价值取向,只有用选票说「不」!激进派明星陶君行、麦国风等因此落选。

选举结果还表明:泛民主派要重新定位,民主政治,街头的归街头,议会的归议会,两个地方有不同的游戏规则,但都拒绝暴力。需要进行合法有序的街头抗争,文明理性的议会问政。目前香港多元的政治文化,一两个「长毛」足矣,已可制约「保皇党」;太多的「长毛​​」充斥香港的街头和议会,将颠覆香港人的普世价值,破坏香港的公众利益。好在选民已用选票做出了选择。

(林贡钦,BBC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