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华声大视界 | 评论(1) | 标签:时事观点

  ¤华声大视界,给你不一样的视野http://dsj.voc.com.cn/

  虽然有过一些小插曲,但正如人们早就预料到的,普京将卷土重来,明年再次参选总统。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24日表示,他提议由现任总理普京参加明年的总统选举。普京则表示,如他当选总统,梅德韦杰夫将出任总理。

  两人的表态让之前的猜测尘埃落定,“梅德韦杰夫叫板普京”的意外并没有发生。如此一来,普京很有可能再执掌俄罗斯政局12年,这未必说得上是俄罗斯民主的倒退,但让一个人长期占据最高权位,无疑是违反民主精神的。

  俄罗斯民主走到这一步,原因何在?普京会成为新的独裁者吗?

  普京或再执掌俄罗斯政局12年

  误解一:普京打击寡头

  事实:普京打击的不是寡头,是胆敢和他作对的富人

  苏联以及后来的俄罗斯在市场化过程中,塑造了一批大富翁,这些富翁形成了俄罗斯的“寡头阶层”。这些寡头有钱、并且和权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普京上台后,先后“修理”了列佐夫斯基、古辛斯基、霍多尔科夫斯基三位寡头,前两位流亡国外,后一位至今还在牢里。但把普京此举解读为“普京打击寡头”就大错特错了。

  实际上,这三位都是“因言获罪”,他们或利用自己的媒体工具、或自己跳出来大肆抨击普京,把普京“惹毛了”,所以普京才“痛下杀手”。而那些“听话”的寡头,不但安然无恙,而且在普京治下有些人的财富还在增长。

  误解二:普京大搞国有化

  事实:普京在市场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中国国内普遍流传着这样的说法:“普京上台后,回收国有企业,通过司法手段或市场手段,将战略行业特别是能源领域的大型企业重新国有化,以公有制为主体。”事实真是这样吗?结论完全相反!

  普京上台以后肯定叶利钦时代实行的私有化方向,他明确表示:他对90年代改革的目标和任务没有疑问,反对重新分配财产,反对重新国有化。他说:“今天根本谈不到、也不应该谈重新分配俄罗斯财产的问题,如果我们允许重新分配财产,遇到的问题和造成的损失可能比过去搞私有化时还要大。”在普京任上,私有化可谓搞得轰轰烈烈,私有化的数量和程度都大踏步前进。2002年,美国和欧盟就承认了俄罗斯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中国至今还未获承认)。在市场化的大潮下,2008年俄罗斯的10亿美元富豪人数已经从叶利钦时代的9名激增到101名。

  误解三:普京怀念苏联

  事实:普京对苏联以否定为主,倒是对叶利钦崇敬有加

  国内的一些学者靠捕风捉影、混淆视听塑造了一个“怀念苏联、赞赏斯大林”的普京形象,这完全是颠倒黑白。

  普京上台后不久,就视俄共为眼中钉,在俄杜马(议会)一手策划对议会多数党俄共的突然袭击,联合议会各非共党派以议会政变的形式,一举撤消俄共议长、副议长及10个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剥夺了俄共在叶利钦时代一直在议会拥有的领导地位。普京这样评价斯大林:“对于我国复杂的、有时是十分矛盾的历史而言,斯大林时代是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应当了解这段历史和记住教训。专制和不受监督必然导致犯罪。斯大林时代就发生了诸多罪行:政治镇压、许多民族的人受到驱逐。这一评价是原则性的。”在另一些言论中,普京虽然反对将斯大林与希特勒相提并论,但是却说斯大林是暴君、罪犯。普京在接受加拿大记者采访时说:“人们还没有忘记在苏维埃时期发生的悲剧性事件,许多人的伤口还在流血,还记得斯大林的劳改营的全部恐怖。”

  与原则性的否定苏联和斯大林相反,对叶利钦,普京无论口头上还是行动上都崇敬有加。

  误解四:普京施行“可控民主”和“主权民主”

  事实:普京对民主的理解并无特色

  俄罗斯的现行宪法制定于1993年,宪法的内容原则上与西方国家的宪法一致,但是赋予了总统很大的权力。普京当选后更是相方设法巩固自己的地位,成了一位实权总统。于是一些人就说普京搞的是“可控民主”或“主权民主”。

  然而事实上,2000年普京在总统大选后就宣布继续忠于俄罗斯宪法的人民主权原则、共和制原则、普选制原则、三权分立原则、地方自治原则、多党制原则和意识形态多元化原则。2004年,普京再次当选俄罗斯总统后向全国发表致辞说:“我向你们保证,我国人民所有的民主成果将得到保障,而且我们不会停留在已有的成果上,我们将巩固多党制。我们将巩固公民社会,竭力保证媒体言论自由。”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保留了西方民主的主要特征。

 普京任上彻底改变议会上院(联邦委员会)的成员组成,由原来的不经选举就由89个行政主体一把手组成,改成由各主体选举产生,这一修改显然比原来更加民主。从制度层面看,普京任期内对叶利钦时代的民主主要是继承,也有超越,而基本不存在什么“倒退”。如果说普京的权力要比叶利钦更大的话,那也是由于普京的声望太高,导致他想做的都能做,而不是说制度赋予了他更多权力。普京和梅德韦杰夫都公开表示俄罗斯并不会搞什么不同概念的民主。

  误解五:普京有“克格勃情结”

  事实:普京并不以克格勃经历为荣,他靠“民主急先锋”上位

  国内一些文章努力塑造普京的“克格勃情结”,甚至不惜造谣说普京下令恢复了克格勃鼻祖捷尔任斯基的雕像。

  普京的确有克格勃经历,但是普京本人并不以这个经历为荣。1990年,普京从民主德国回到列宁格勒后不久就向克格勃打了辞职报告。1991年8月20日,在“8·19事件”后的第二天,普京第二次打报告,坚决要求从克格勃辞职。对于普京来说,“克格勃经历”是负担而不是荣誉。俄罗斯“民主教父”索布恰克曾说:“首先,普京不是‘克格勃的人’,他是我的学生;其次,普京曾从事对外情报工作,是在保卫国家利益。他没有什么可为自己的工作感到羞愧的”,以此来帮助普京走出心理阴影。

  事实上,在苏联解体与俄罗斯转轨过程中,普京是一个“民主急先锋”的角色,在1990年代初,他是民主派的宠儿,普京也正因此走上仕途。

  有民主理想的普京何以违反民主精神

  “统一俄罗斯党”占据俄杜马多数席位

  首先,1993年的宪法修改赋予总统太大的权力。

  1993年,叶利钦利用自己在苏联解体中积累起来的声望,以及民众对乱哄哄的总统——议会斗争的厌烦,在民众支持下修改了宪法,赋予总统极大的权力,议会的权力则被削弱。

  所以在叶利钦时代,俄罗斯的总统就是集

Categorie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