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傅一河

来源:作者赐稿

上帝造人十分精致而奇妙,每一个器官必不可少,而又妙不可言。“身体发肤,始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身体承担的责任实在太重大了。有毛病看医,拜佛,请神送鬼。因为身体不仅属于你,更属于一个家、一个家族。列祖列宗在天上看着呢。

人一张嘴,吃饭功能正常,说话功能却极不正常。想说的不能说,不想说的逼着你说,说得最多的冠冕堂皇的是假话。一个国学大师自言“真话不全说,假话全不说”。几人能这样?

不说假话不能生存;不说假话不能出人头地;不说假话成不了大事。这不是基因问题,更不是人种不行。祖宗曾经辉煌过,稳居世界一流时,其他还是蛮荒地。为什么后来落后挨打,根子在哪里?

时势造人,形势胜人。环境问题,制度问题,一定是领导集团来承担责任,而不能责怪百姓素质低。我不赞同鲁迅弃医从文的根源是民众不觉悟,心里有病,“国民性”并不是“中国病”的根源。我也不赞同毛泽东“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我以为,严重的问题就是他也做了皇帝,胜过皇帝,将皇帝整人的把戏发挥到了极致。

领导人搞假,假到“扎扎实实搞形式,认认真真走过场”,以为神圣而不羞耻,揣着明白装糊涂。譬如,我有选举权。手中一张选票,上面写着N个代表,不管认识不认识,反正要划圈圈……这是政治任务。所以中国多的是申纪兰、倪萍那样的代表。

这是中国最大的做假。这个假做好了,就以为合法了,就以为是“N个代表”,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而中国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为什么不向整个社会公布,不让每个公民知晓与监督。这一条不真,反腐真得起来吗?反腐真不起来,民怨民愤积,“群体性事件”爆发,越来越多,越来越激烈了。

我曾经百思不解,中国汉语词典怎么会出现“指鹿为马”?文武百官,学高八斗,才富五车,即使没有吃过猪肉也见过猪儿跑的啥,怎么一个个连马都分不清了。后来我才感受到才理解了,权力者掌握着人的思想。权力说假话的时候,天下人就没有真话了。连宪法都不能保护说真话的权利了。谁说真话谁就没有好下场。即使权力者当初说过的真话,也要封闭起来,不准人再提了。事过境迁,真话没用了。

以前看电影,国民党反动派政权要灭亡了,还在吹嘘取战场上取得了节节胜利。政府的宣传要反过来听,反过来信。

今天有人说真话,被“跨省抓捕”,“被失踪”,被做以“偷税漏税罪”。如果不是说真话,还有这些问题吗?官员不做假,政绩出不来,乌纱帽保不住;员工不做假,不听领导的话,饭碗要除脱。谁有独立人格,气节尊严?去上访,试一试?

我读到一本书,一个老革命家教导他的从政的孙子:“我活了七八十年,从来没看见过一个好人,也没看见一个坏人。我只看见过软弱的,狠角儿的,阴险的……深刻!政治家的水平。官场有言:“不怕上错床,只怕跟错人。”“说得的不能做,做得的不能说”。职场有语:“领导的表情就是我的心情;领导的想法就是我的做法;领导的要求就是我的追求,领导的小秘就是我的秘密。”一切惟权力是瞻,权力必然要吃人。

中国官员的数量世界之最,是世界上最大的说假话的群体。这个说假话的群体有文化吗?有“核心价值观”吗?会受到世界的尊敬吗?会真的使国家强大起来吗?

如果,几千万官员不说假话了,会干正事了,那一年节省“”就有几千个亿,就不会花费军费一样多的钱来维持稳定,老百姓就不用上那么多税,被收那么多费;公民就不会遭受到错误政策及邪恶势力的伤害和侵犯了,勤劳善良的中国公民就有权利,就真正站起来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