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人民自由的“代价”

本站语录:12月4-7日

作者: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来源:本站编辑部

来源日期:2011-12-8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8 8:30:32

阅读量:1601次

【本期头条】

一个没有道德的社会,无论你有多大的权力还是多大的财富,也难以生存。没有道德、没有信任,社会到处就会是陷阱。因此,重建道德也就是社会的自救。要不自我毁灭,要不自我拯救,人们所面临的选择并不多。任何社会在社会经济现代化过程中,都要经历道德重建的过程,中国也应当是行动的时候了。

如何重建中国社会道德体系

【语录·观察】

戈尔巴乔夫的主要事业是使国家实现深刻的民主化,正是他废除了新闻检查制度、引入了竞争性的选举制,使从前只停留在纸上的公民权利和自由成为现实。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戈尔巴乔夫给了苏联人民自由,但付出的代价确实太大了。

左凤荣:众说纷纭的戈尔巴乔夫及其改革

维权才是维稳的新出路千万不要把维权的公民当刁民,甚至敌对、对立。你敌对化他,刁民化他,就是激化矛盾的表现.

王利平:省委党校里的维稳课

中国的总的态势,绝没有糟到陈胜吴广揭竿起义的前夜的地步。我还是坚信,中国正在崛起,那些你们激烈批评的一大堆问题,大部分都会随着中国的进一步发展而逐步解决。西方绝不像一些网友想象的那么美好。它们现在面临的困局,比许多人想象的要深刻得多,不可能轻易摆脱。在这两个基本判断之上,我自然认为中国10-20年内前程大好。要去帮西方人带路,真是大可不必。

刘学伟:刘学伟讨论“带路党”的结束语

张木生语录式地解读毛泽东,就已经抵进了“文革”,已经不那么“新民主主义”了,于是,也就无怪乎将军们抖擞地出来“支左”了。“文革”的受难者正在以“文革”的方式和手段反击“右派”,作为个人,悲痛地滑稽,而作为当今这个社会,或许是滑稽地悲痛。

李大苗:侧论张木生

从慈禧李鸿章开始,从苏俄那里领取带路费的带路党多多,行作此聊时,从真实的历史中,竟找不到一个美式带路党。就中国的知识分子而言,自朱自清开始,就对美国有着不得了的气节,同时对苏俄也有着不得了的跪拜。哪怕今天,进来的石油标着“俄国”俩字,朝廷上下就有着热烈的悻叹,洋溢着一种终于找到爹的欣然。

李大苗:闲笔《论带路党》

整个世界没一个地方没有问题。美国、、印度、欧盟都存在问题,但问题是现在中国社会已经越来越缺乏共识,一定程度上讲这是多元社会带来的,但这也让新政策的推进变得很艰难。在一定程度上讲,某些危机不一定是坏事情,如果不是以很多人的利益损失为代价的,这样的危机我觉得可以使社会重新认识自身。每个国家的制度,不管有多大成绩,都有潜在的问题,最关键的是,中国未来的辉煌最终必然要寻求政治上的突破。

李成:用数据分析中国高层政治

【语录·争鸣】

不论出于何因,只要有民众涉嫌挑战“民不可抗官”这一潜规则,就不可避免地要遭受权力的打击报复,这是官民矛盾的本质使然,古如此,今亦如此;在这种社会背景下,破与不破,完全由权力来解释,民众再奢谈,还有多少意义?斗而不破,在笔者看来,即使算不上一个美丽的谎言,也离谎言不远了。

项小凯:笑蜀先生的“四不”错在了哪里

把民主的本质归之于“民权”和“限权”在政治上和认识上有极大的诱惑力,但却根本不得要领,它是一种“鱼还没上钩就想着如何分鱼”的思维。“政治垄断”可以使“民权”和“限权”书面化。政治的奇妙之处就在于,“民权”和“限权”本来可能是目的,但“政治垄断”却使他们工具化了,“民权”和“限权”终究成为“突破政治垄断”的武器,民主政治的“症结”依然是“政治垄断”。

方绍伟: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这种规模宏大、强力灌输的政治学习活动,必然触及了高级知识分子渐变麻木、惶恐的思想深处,趋安避祸,形成了身不由己的漩涡气场,对主流思想的认可和吸纳变为一大部分进步教授生存和发展的本能需求。

陈徒手:北大学生五十年代最爱炫耀什么?

蒋经国的威权政治是建立在三民主义的体系上,以私有制为基础,随着经济的发展,私有经济的壮大,对于自己的财产的保护要求限制政府权力,从而产生了内部对于民主化的强烈诉求,加之迁台后的国民政府属于外来政权,统治基础不牢,这种诉求就更加强烈,因此蒋经国能够说服党内大佬,开始民主化。

独行者:毛岸英不同于蒋经国

政治体制改革的方向本来就是宪政民主化,至于改革的方式方法可以有不同的选择,由于政治体制改革被绑架,政治体制改革呈现出复杂性和不可预测性。改革已经不再是不改等死,改革找死的老问题,而是增加了改革或是革命的新问题,何况中国本来就有穷人活不下去就革命的老传统。告别革命,继续改革,明确方向,这又成了国人绕不开的话题。

木然:政治体制改革正在被绑架

【专题·外援】

不要责备中国人、其实是“中国人民”了,他们真的是“天下最好的人民”——几十年节衣缩食,默默承受着“外援”的重负,却既不知情、又鲜有怨言。今次“普通民众对国际援助不理解也是有原因的”,但绝不是“弱国心态”和“封闭心态”,个中原因,世人皆知,怎可妄加指责?!

高人:也说“外援”

按照现代政治伦理,国家本为公器,我们的爱国就要“与时俱进”,爱人民才是应该爱的源头。而我们的各级官员也不是家丁和国君,他们在现代政治伦理秩序中是公仆,人民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和执政基础,当我们的孩子们无校车可座,尤其是在发生特大校车事故时,却大张旗鼓地去支援一个比我们富得多的国家,这是如何也说不过去的事情。

菁菁远山:吴建民的“国情怀”与国民的“弱势心态”

中国毕竟是一个大国,你在世界上的信誉是什么?如果人家说你是一个很有同情心的国家、占领道义制高点的国家、关爱其他国家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人家才会喜欢你。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如果你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国家,大家都不愿意跟你来往。国家跟人一样,你一个自私的人,大家都防着你。

吴建民:热议捐赠马其顿校车反映弱国

【专题·选票】

看到台湾的高级政治人物拼尽全力取悦选民,让人民充分了解他们将会做什么、怎么做,他们的优势和缺陷,相信选了他们中的一人将会带来美好的未来,我们才深刻体会到所谓的公仆意味着什么,而人民作为主人的地位也才真正当之无愧。

丁咚:作为选民,很羡慕台湾同胞

俄罗斯人民通过杜马选举,向当权者展示了选票的力量:你可以荣光地居于高位,享受统御万方的快感,但如果背离人民的利益,那么我们依靠手中的选票,随时可以将一个春风得意的政治强人变得灰头土脸。你的确拥有势力,可以玩弄权术高居台上,但我们也可以动用选票,让你不那么称心如意。

丁咚:选票为什么重要?

如果没有乔木对选举的参与,不敢想象过程的一波三折,选举当天的草木皆兵,封箱开票过程在努力做到透明和公正。无论乔木、吴青这样非官方的候选人是否当选,他们的所作所为在推动着北外民主的发展,在为北外的学生争取着利益。

给你笑一个:北外候选人分析

俄罗斯是这样一个民族:它不是先有强大的政党,才有强势的政党领袖,而是有了强势的领袖,才能制造出强大的政党;它的政党的声望来自领袖,而领袖的声望却不依赖政党。

姜草子:普金时代已接近尾声

【本期封底】

世界最终是靠实力说话的,实力首先是军事实力。战争离我们并不远,西方缺的只是一个“理由”。如果中国国内一旦出现动荡,那时西方就会对中国下手。而我们目前的问题是国内相当一部分人,包括一些知识分子,对自己国家已获巨大成功的政治体制和民族文化缺少自信和自觉,明明自己走的路是对的,而且已看到了前面的曙光,却一直怀疑自己还不够“普世”。心理上“缴枪”了,真正的危险就会悄然而至!

张文木: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