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回小红妹:
        从价值取向上说,“社会主义”这四个字大致可以确定下来。但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些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有关竞争、自由、活力和动力的机制性的东西,我认为必须要逐渐融合到社会主义的基础理念中来,或应天然的内涵在社会主义制度机制之中。
        我的基本主张是“一结合一避免”——共产党领导或执政的制度优势与市场竞争性资源配置优势的有机结合;避免共产党领导和执政制度的弊端和市场经济负面效应的放大;从而实现“双超越”——超越传统社会主义和西方资本主义。这是一个很高的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既没有先验和经验的模式也没有现成的操作经验,只能依靠实践创新和制度创新,所以我认为“摸着石头过河”是包含有价值理性内涵的实践理性,不是一种过渡形态的工具理性。
        从我的个性偏好来说,较之形形色色的各种主义,我比较倾向于以“自由”为核心价值的“自由社会主义”;自由社会主义兼有自由和社会主义两种不同的价值,也比较符合追求实现人的全面自由解放的马克思主义的理想取向,是一种有可能超越资本主义的“形式自由”实现“实质自由”的社会改良主张。并且从历史发展经验来说,资本主义也经历了“自由资本主义”到“垄断资本主义”“福利资本主义”、“绿色资本主义”等等;社会主义也有可能经历“自由社会主义”实质就是“新民主主义”(这只是“自由社会主义”的政治用语)、“科学社会主义”、“公益社会主义”、“共富社会主义”等等。
        我认为,中国是一个超大型国家,地域发展的不平衡性和个性特征,不适于用一种核心价值来限定或描述。中国东西南北目前的各种发展形态,用单一价值的社会主义来概括都可能有失偏颇。况且这各种发展和实践创新和制度创新正在进行时。
        如果非要概括一种什么“社会主义”来,我觉得用“中国社会主义”(China-socialism)来表达我的立场和理想主张,可能比较符合我目前的认知状态。

用户:初阳 发表于:2011-12-8 19:00:39支持(0) 反对(4)

[8]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陈红太教授:
常来选网的多数学者,他们的学术观点,小红妹觉得,貌似都分别可以用一个标志词概括啊。
例如(小红妹的感觉啊,未必准确啊):方绍伟教授的“公地悲剧”、张木生先生和王占阳教授的“重归新民主主义”、一些先生的“民主社会主义”、华炳啸教授的“宪政社会主义”、刘学伟先生的“加权民主”……。就连小红妹,也有一个“自由社会主义”呢。
可是她感觉,您的学术思想,貌似还没有一个标志词啊。您能不能总结出一个来?

用户:小红妹 发表于:2011-12-8 16:53:34支持(0) 反对(3)

[7]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断一党、两党、多党都是政治垄断
—纯粹的混淆概念。
一党垄断,在这里跟多党垄断相提并论的话,那只能是指日本的10年前的状态和新加坡的状态,因为他们的所谓垄断,跟多党制是一样的基础:选举产生。
只不过历史原因或旧的家族政治体系还在维持,才在特定时期出现“一党垄断”而已。
而我们的一党,根本就是专断,不是垄断了。
难道有中国大陆的任何人能出来组织正当竞选吗?
看看文革时期的多少“反动组织”的死刑,就明白中国社会的本质了。

用户:迷途汉 发表于:2011-12-8 13:25:35支持(21) 反对(0)

[6]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1.”人类社会学的真功夫就是一滴水见太阳,从个案分析中发现一般性规律。”
这是马克思主义之法。应该反过来:从太阳见一滴水。用一般性规律去表述个案。例如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
2.”中国目前的现代化问题,不是一个逻辑或形而上的问题,更不是本本可以解决的问题,也不是仅仅经验性的问题,实质是个实践性的问题。最近我又提出还是一个信仰的问题。只有从实践探索和创新的层面才能解决中国快速现代化和迅速崛起积聚的众多问题。”
双轨制或称”社会主义管理资本主义”,简称“共产党闹中华道统”。只不过,双方不肯放弃对马列主义的纠缠。如果放弃“马克思政见”便可以分析出双轨制中的中华道统真缔。
所谓实践创新,就是格守中华帝制。这是行不通的。
由此总结,书面民主之争议就是执政党的领导魅力争论。只不过两位顶着学者的桂冠讲不出人话而已。

用户:冯梦云 发表于:2011-12-8 12:52:21支持(9) 反对(0)

[5]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以2008年3月下午与妻游颐和园写下的“春风”句回“芳草碧连天”的“”句:
      你轻轻的来,留下一阵爆竹,一片烟花。阳光灿烂,大地舒展,空气湿润,树木温柔。你轻轻的来,留下满山绿色,满园桃花……
      你去了哪里?望水面的微波,看摇曳的柳枝,听林间的萧瑟,寻飘忽的鸟鸣。夕阳娇艳,楼群披金,远山蒙昧,云撒霞光。春风,你在我的镜头里,你在我的诗句里……

用户:初阳 发表于:2011-12-8 12:27:57支持(0) 反对(3)

[4]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我在老方那里的留言也谈到希望他进一步解释关于政治垄断问题,不然或多误读。可惜编辑不放行。
我的意思是,老方判断一党、两党、多党都是政治垄断,那么既然都是垄断,美国的问题从本质上也是中国的问题,这显然不符合事实。所以老方有进一步界定什么是政治垄断的必要,不然这个概念就无意义。
正如有网友指出的,党本身也是有很大差异的。是的,世界上的政党有多种性质,有选举的、有革命的等等,因政党的性质不同所以也就不完全存在某个党或者某几个党垄断的问题。

用户:漂泊者 发表于:2011-12-8 12:25:21支持(6) 反对(0)

[3]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就理论而言,两教授都有成章之言。
但方对政治垄断体现在一党垄断还是多党垄断就有失知微见著。至少党与党还有本质的差别。两种垄断形式也许一样但实质不同。
陈对中国政治特色的论点很多是所处的位置原因吧!

用户:湖烟 发表于:2011-12-8 11:13:40支持(8) 反对(1)

[2]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

陈红太一类“学者”的榆木疙瘩脑袋,不适于做学术研究,只配写宣讲材料。

用户:8212361 发表于:2011-12-8 11:11:10支持(23) 反对(0)

[1] 回复:陈红太:回应方教授关于《民主难、中国民主更难》一文的判断和逻辑

对人民负责任的民主进程在哪里

在台湾人民的生活里,

在大陆人民的文化里,

在延安时期『新华日报』的社论里,

在代表大会的目标里。

民主进程在哪里?

在报纸上,

在口号里,

在官主的脚底下,

在学者的文章里。

民主进程在哪里?

在台湾人民的生活里,

在大陆人民的心坎里。

用户:芳草碧连天 发表于:2011-12-8 10:03:52支持(39) 反对(0)

加载中…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