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之 | 评何清涟女士兼谈韩寒三答

   
总体上,我认同文章内容,但我恰恰不能同意何清涟女士对韩寒的异议部分(严格说来,我并非韩寒的粉丝,只是他常常能引起我的共鸣)。以任何手段结束一D专制?如果这样,就不可能排除更阴狠手辣的角色登台的可能性。我乐于看到国力衰弱(在我看来主要是政府衰弱)的局面,以今日之觉醒水平,这会有利于自由和权利逐渐回归民众。当然,我也很清醒地意识到,包括自己在内的国民将要承担的代价和痛苦,在我看来,这也是为自由付出的代价。“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如韩寒所说,你描绘的前景再美丽,我也不会相信。我相信“手段是种子,结果是树。”

 

   
至于阿拉伯之春的前景,我乐观其成。而何女士所说,仅仅几百条生命的代价,我不敢苟同。耳边回响起一位西方电视评论人的话,“埃及以前没有革命,革命不会很快停止;埃及以前没有民主,民主不会很快到来。”这就是几千年文明累积的理性和智慧。勇气和牺牲精神固然可贵,但有勇而无谋可能不会比怯懦更好。

 

   
我总是看到这个民族投下的阴影,但我对人并不悲观,只要政府逐渐弱下去,人民就会逐渐强起来,自由和权利会与理性和智慧同时回归。

 

   
同时我也再次认为自己和其他普通中国人应当增强信心,我们个人的思考、理性和智慧不一定就输给名人。显然何女士也认为底层民众所诉求公平公正是财富分配,如果是这样,那根本就是不应当支持的诉求,因为比之平均分配财富,保护私有财产才是公正。而且,综观中国历史,中国人从来不需要什么人施舍,我们需要的就是自由。真的想分配他人财富的,可能不是底层民众,而是边缘化@的文人。

 

 @边缘化,意为很想主流却阴差阳错而被错放边缘,与边缘人无关。

 

Democratic 政治离中国有多远?——兼评韩寒《谈革命》、《说民主》与《要自由》

 

http://heqinglian01.blog.sohu.com/200236184.html


http://heqinglian01.blog.sohu.com/200236361.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31日, 12:26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