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中国著名作家阎连科在个人微博上发出题为《致总书记和总理的一封告急信》,信中直诉其所住小区遭遇强拆的状况。“告急信”一出,再次引发民众热议,不少民众“力挺阎连科”。

10月31日,一篇题为《(微博)遭强拆——中国之富 拆迁之痛》的文章在网络上迅速传播,成为民众议论的热点。文章讲述了其居住的丰台区花乡世界名园小区的拆迁故事,卷入这次冲突的居民大多是中产阶层和上层社会——律师、少将、医生、金融家、退休政府官员、司局级干部及处级干部,他们从未想过这种反覆无常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阎连科在“告急信”中写道,三年前,他在北京丰台区花乡世界名园小区购得一处住房。今年7月,他正式接到通知说因北京万寿路道路南延工程,包括他在内的39户人家被要求拆迁。当时,拆迁办公室告知,每户人家一律是赔偿50万元,听话的奖励70万。”当地居民拒绝这种“一刀切”的做法,因此双方意见分歧和发生冲突。今年8月,拆迁办不再提及奖励一事,又把按户赔偿的标准改为160万。

为此,阎明确在信中质问拆迁方,要求对方出具该拆迁项目的相关文件,想知道修路在小区内到底征了多少地,有多少户人家真正应该拆迁?有关的赔偿规定和标准,以及为什么按户赔偿,而非以平方面积定价等。他得到的答案是“上边定的”、“保密”等。

11月24日,丰台区花乡政府突然发出文件通知,以“对象人不详”、“住址不详”为由,宣布该小区属非法建筑,定于11月30日 8时强制拆除。

在信中,阎连科描绘了他亲眼所见的强拆现场,11月30日上午,被拆的居民几乎家家都挂了“用生命和鲜血保卫家园!”的抗议横幅,他们情绪激动失控,完全做好了誓死的准备:“房在我在、房亡我亡”。

12月2日,世界名园小区的陈姓业主遭到了当局暴力强拆。他气愤地表示,这是无法无天的黑社会暴力强拆,“我们要依法抗争,要人格、要人权”,今天所有业主到丰台区政府抗议,区长不敢出来接见,明天我们将会到中南海或天安门广场抗议,不行动的话,就让这些地痞流氓看扁了。”

陈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说:“2日凌晨4点多钟,大家还在睡觉,政府带着三四百个穿着黑衣服的特警,然后破门、破窗,冲进几十个人把我强行绑架、拘禁,把房屋推掉后,才让你出来,期间,不让你说话,不让你打电话。”

而在1日,丰台区政府的官员还和所有业主谈话,对之前的做法,官员表示道歉,并称会向上反映业主的诉求。陈先生表示,昨天(1日)谈的很好,大家就放松警惕,没想到今天就把房屋拔了。

据《广州日报》报导,世界名园小区深藏在繁华都市的一处绿地内,里面都是独栋的房屋,被自家的绿树和草地围绕,很是惬意。这里有一百多户居民,其中32户面临拆迁。今年7月9日,业主突然接到一纸公告,限令业主们在7月30日之前搬离。

7月18日一大早,一百多人跑来将小区的院墙推倒,一位居民拿起相机拍照取证,新买的一万多元的相机被砸碎,人也被殴打。

阎连科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这种按户不按面积计算的补偿方式,让人觉得不可思议。“50万元,限期搬走还有奖励。国家补偿,怎么还有奖励?后来涨到一百六十万元,这个数字是哪里来的,我根本不知道。我希望对一个居民应有起码的尊重。”

据悉,5年前,这里的房屋每平方米3000多元人民币,现在同地段的商品房要每平方米二三万元人民币。和开发商签订的购房协议上写道:房屋为永久产权,开发商负责办理房产证,土地为大产权,使用年限为40年,且40年后续约不需交纳任何费用。

业主们经过四个多月的维权,要求当地政府进行信息公开,但这些通熟法律的业主仍败下阵来。陈先生表示,当地政府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和业主坐下来好好谈过,就像赶乞丐的一样,“我们通过司法途径跟他们讲理,他们却不讲理”。

阎连科在“告急信”表示,“没有人知道在强拆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也没有一个地方干部去和他们接洽疏通,似乎流血伤亡事件,随时都会在这场‘猫与老鼠’的游戏中发生,不是今天,就是明天。”

阎连科最后说,他写这封信的目的是“希望这件事情可以在理性、人道的轨道上大致依法,早日结束;希望透过这件事情,今后可以少些此类荒谬的拆迁恶剧,多一些“让人民活得更有尊严”,让人(公民)更有知情权、安全感和幸福感,让这样的社会寒心事件少一些,再少一些。

民众“关于真实的自我教育”跟贴表示,“阎老师,真不知说些什么好,相信将这一恶现状笔之于众,您亦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那个每个人都看不到,但能时时刻刻感受到的机器面前,大学教师、知名作家的头衔尚且如此虚弱,何况各方面更加无力的众人呢。”

(来源: 大纪元2011年12月02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