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信孚禅修:一生万千


一生万千


在一座禅寺里,负责煮饭烧菜的典座,是非常受到尊重的职务之一。但要把这个职务做好,不仅要将饭菜煮出味道,尤其要爱惜米、菜、油、盐,不可糟蹋。参学很多道场的石霜禅师在沩山禅师那里负责典座,管理米粮。


一天,他正在筛米时,住持沩山禅师来了,对他说:“不可抛散米粒,因为那是施主布施的。”


石霜答道:“一向不抛散。”

沩山就看看四周,从地上拾起一粒米说:“你说不抛散,那么这一粒从哪里里来?”


石霜禅师默默无言,无话回答。


沩山禅师接着说:“莫轻这一粒,因为百千万粒从这一粒生。”


石霜立刻把握机会,问道:“那这一粒从哪里里生出来的?”


沩山禅师却不回答,呵呵大笑地回方丈室去了,到了黄昏,禅师就出现在禅堂说道:“大家听着,米里有虫!”


一粒米能生千万粒,那一粒从哪里里生的?当然从千万粒生的。“一生万法”、“万法归一”,沩山禅师当然知道这么简单的道理,但他要到黄昏后才说“米里有虫”。


这又更深一层的接触到“生而无生”的真理,从万物欣欣向荣里,再能回到不生不灭的真相中,“米里有虫”,还不够深思吗?

 


谁去主持


百丈禅师会下有一位司马头陀,他懂天文、地理、算命、阴阳。有一天,头陀从外面回来,告诉百丈禅师说:“沩山那个地方,是一个一千五百人修行的好道场。”


百丈说:“我可以去吗?”


头陀回答说:“沩山是肉山,和尚是骨人,你老如果前去,恐怕门徒不会超过千人。”


百丈乃指众中的首座华林禅师,问:“他可以去吗?”


头陀:“他!也不相宜。”


百丈又指典座(煮饭的)灵佑问:“他可以去吗?”


头陀说:“他可以去。”


华林对百丈说:“我忝居第一座,尚不能去住,灵佑为什么能去呢?”


百丈回答道:“若能于众中下一转语出奇制胜,当去住持。”就指座前的净瓶说:“不得叫净瓶,你们唤作什么?”


华林说:“不可叫做木 (门闩)。”


百丈不以为然,乃转问灵佑,灵佑什么也不说,便上前一脚踢倒净瓶。


百丈笑着说:“华林首座输给煮饭的人罗!”遂遣灵佑住沩山住持。灵佑禅师在沩山,大阐宗风,后成禅门沩仰宗一派。


禅的体验,不讲地位高低,不谈知识有无,只论证悟深浅。“不得叫净瓶,唤作什么?”这是试题,灵佑一脚,踢倒净瓶,什么不说,这就是最好的答案。


禅,不必解说是什么,扬眉瞬目,语默动静,那都可以表达微妙的真理。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29日, 9:26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