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PM2.5监测不应被官方垄断


新快报记者

张凯阳


特邀议员


王则楚 广东省政府参事


 白云区政协委员


彭澎

 广东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本期议题


环保部近日公布《环境空气质量标准》
(二次征求意见稿),将值纳入了标准中,实施日期为2016年。广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柳近日称,广州PM2.5监测工作已进行,不会坐等2016年才开始监控、公布数据。


议员建言


监测
PM2.5,既不存在技术问题,也不存在成本问题,问题在于政绩和利益。既然官方不愿主动公布或不肯告知具体公布监测数值的时间,那么就无权阻挡民间的我为祖国测空气活动。如果政府认为民间监测有问题,那就请及时公布监测数值。


公布
PM2.5不能只由政府说了算


新快报:
我想用三句话来表明广州针对PM2.5数值公布的态度:不管测或不测,工作已在进行;不管报或不报,浓度已在测量;不管评或不评,环境已在好转。广州市环保局副局长杨柳承诺,广州肯定会在2016年前公布PM2.5监测数值。对此,各位怎么看?


信力建:环保是现代社会很重要的观念,是所有人的事情,关乎所有人的利益,任何人都有知情权,不是官方可以垄断公布与否的。况且,这是官方力所能及的


事情却不去做,在这里夸夸其谈有什么用呢?目前最主要的是通过什么方式去减少环境污染,该重视的不是什么时候检测,而是应该尽早出台相关措施,从源头上解


决引起环境污染的原因。


市民应该一致要求公布,寻找污染源,促请政府迁移和改善。广东一直说要做排头兵,就应该在关乎民生问题上带好头,不是坐等中央法令。环保问题,更应该作为幸福广东的重要指标,与国际接轨,不是跟最落后的去相比,这样才有进步。


彭澎:应该说国人对
PM2.5的了解和国内城市准备采用PM2.5标准都是受北京环保部门与美国驻华大使馆各自测量标准不同产生的争议和影响所致。也

就是说,
PM2.5是逼出来的。在这样一个背景下,说不会等到2016年并不是积极的态度,因为连一个外交使团都做得,专业部门还要等这么多年。或者说,

技术不是问题,政绩才是问题!


一旦按
PM2.5标准测量,我们的好天气将少了许多。与其他没有采用这一标准的城市相比岂不吃亏?据说,明年广州民间将采用PM2.5测量天气质量。连民间都能测,为什么官方测不了?在广州,不仅有科研部门在测,美国领事馆也在测并在网上公布!


另外,是否实施和什么时候实施
PM2.5标准,不能全由政府部门说了算,要由人民群众说了算;如果技术专家认为可行,时间表应该由人大责成环保部门拿出具体方案,不能是“2016年前肯定这样的很不肯定的说法。


王则楚:空气的质量资料不应该成为什么秘密,不应该成为不可以公布的信息。尤其是在保护环境已经成为全球的共识的今天,更不应该成为不能公布的秘密。


既然
不管报或不报,浓度已在测量,而且不管评或不评,环境已在好转,为什么还要等到2016年才公布PM2.5监测数值?早公布,可以给群众一个

深入了解空气的机会,让群众对空气污染防范有个准备。不会等到
2016年,这是个积极、主动的态度。


表功数据对老百姓没有任何意义


新快报:据介绍,今年头
11个月,广州的灰霾天数只有34天,11月也只出现了一天灰霾天气。今年前11个月广州空气质量优良率为98.8%。而北京

也在日前公布称已完成
蓝天目标,其中一级天气72天,比举办奥运会的2008年全年多11天,创历史最好水平。数据与市民感知之前存在极大的差距,对

此,各位怎么看?


信力建:官方公布的空气指数,向来都备受争议。北京官方的测量和美大使馆的测量形成的巨大反差,就是最能反映这种欺上瞒下的现状的。但是,监测和公布数据也只是第一步而已,这一步走得莫名其妙的艰难。


彭澎:据我的观感,两个城市的天气在举办奥运会、亚运会之后都好了一些,北京今年以来反弹大了一点。但我可以明确地说,两个城市的天气质量都没有官方


公布的那么好!确实,与亚运会之前比,广州天气好多了。但与发达国家的城市相比,与一些偏远的没有发展工业的城市相比,广州天气质量则差很多。即使见到蓝


天的时候,也不是很透彻,尤其在郊外和高处看,天边总是有一层薄雾或薄霭。


我认同官方将现在天气与过去比有进步,但也要提醒各方,与我们爱比的美国洛杉矶相比,我们的天气仍要差许多。不能只与过去比,不能只与差的城市比,甚至也不能只与北京比!


王则楚:这些表功的数据,对老百姓是毫无意义的。值得注意的是,空气质量好,老百姓的呼吸系统的发病就少,反之则多。例如。可以从老百姓得病(呼吸系


统方面的病)多了还是少了,来考核我们政府的环境工作。病少了,医疗费用就少,这也是考核的依据。如果,一方面空气质量好了,一方面呼吸道疾病又多了,医


疗费用又多了。这样的空气质量
创历史最好水平,除了自我安慰之外,有什么意义呢?


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政绩和利益问题


新快报:据有关资料显示,广东其实自
2000年就开始了对PM2.5的监测,广州的环保部门也曾明确表示,在PM2.5监测的仪器设备购置安装、数据质量控制、专业人员培训等工作上,广州已经完成了能力建设。既然如此,为何不公布监测数值?


信力建:监测
PM2.5,既不存在技术问题,也不存在成本问题,问题可能在于不敢率先公布当出头鸟。官方是以乌纱帽为本,而不是以人为本。否则,既然有能力监测为什么不监测?


彭澎:技术、成本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投入不会太多。关键是采用
PM2.5,天气质量评价体系要变,如什么是蓝天,什么是优良天气,这种标准是由国家部门出,还是地方就可以出。要不要参照发达国家的评价标准?


然后,就涉及到政绩问题,又涉及到如何加大治理力度问题,相应的减排、处罚的对象就更多了,政府工作量加大,难度加大。政府愿不愿意呢?如果为了人民群众的健康着想,应尽快采用
PM2.5标准,并逐步让天气质量得到真正提高。


王则楚:为何不公布监测数值?这里可以有各种原因,但讲到底,关键是公布不公布的决定权属于谁?不说远的,就说劳动环境的空气质量监测,我们有没有向我们的工人公布呢?如果公布了,甚至能够根据申请而公布,怎么会出现
开胸验肺这样的荒唐事情?


公布不公布
PM2.5数值说到底,不是技术问题、成本问题而是利益问题。例如,我们会看到,随着汽车保有量的增加,PM2.5数值就会增加,要降低
PM2.5数值,我们就会提出减少汽车保有量,这将影响汽车产业的发展。广州要做中国的底特律的想法,也就必须加上纯电动绿色动力这样的限

制词。更不要说涉及
政绩,涉及国际影响了。


官方不应阻挡
我为祖国测空气


新快报:网友发起
我为祖国测空气活动。对此,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发布的数据是要代表广州大气状况,还需环保主管部门的授权。广东省气象

局首席专家吴兑也表示,国家并没有明确禁止对于空气质量或
PM2.5的民间检测,但气象数据是禁止民间测的。对此,各位怎么看?


信力建:我觉得这句话本身就有逻辑问题,法不禁止即许可。官方不公布数据又禁止民间监测,是完全没有道理的。气象数据是生活条件的反映,什么时候成为


机密了?如果官方有能力监测,那就请尽快公布数据,坦白告诉纳税人们生活情况是怎样的。如果官方没有能力监测,就让民间来弥补官方的责任缺失。


彭澎:如果气象数据禁止民间监测,那么民间总可以强烈要求官方机构检测并公布有关数据吧。或者官方机构要向民间或民意机构如人大明确表示为什么不检测

PM2.5PM2.5是否涉及国家机密,是否中国与发达国家有差别不适合采用这个标准。更根本上,是否中国老百姓只能享受比发达国家更差的天气质量?老

百姓是否只能受当地政府的
蓝天优良天气忽悠?

 


(来源:新快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29日, 9:26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