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植荣:中国出钱美国出兵打阿富汗伊拉克

 中国出钱美国出兵打阿富汗伊拉克
9·11”十周年:反恐路漫漫
作者:刘植荣

2001911日,美国四架国内航班几乎同时被劫持,其中的两架撞击了纽约曼哈顿世界贸易中心,一架撞击了首都华盛顿的五角大楼,第四架在宾西法尼亚州坠毁,坠毁的这架飞机被认为是袭击国会大厦或白宫。

“9·11”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近3000人遇难,是珍珠港事件后,美国遭受的又一次重大袭击。人们从这次袭击中,看到了美国人民的坚强、团结和对生命的敬畏。事件发生后,纽约各大医院门口义务献血的人排成长龙。政府向每个受害者家庭承诺“不会放过任何一样物品,寻找遗体残骸和遗物的工作一直持续到200272日,共检查了180万吨残骸、1358辆汽车、65000件个人用品和超过4257件的人体遗骸。时至今日,纽约首席法医办公室仍在进行确认遇难者身份的工作。

“9·11”事件让美国把反恐推上国家安全战略的最高地位。2001年通过了《爱国者法案》,并成立了国土安全部。2002年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首次正式提出可向恐怖分子和敌对国家发动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

美国与46个国家结成反恐联盟,从推翻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权,到把伊拉克总统萨达姆赶下台,再到击毙本·拉登,直至20111218日从伊拉克撤军完毕,美国十年反恐应该说是有所收获,但很难说是胜利,因为美国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数千美军命丧他乡,数万美军伤残。小布什从克林顿总统手里接过的是每年有财政盈余的政府,十年反恐经费超过2万亿美元,相当于打了两次越南战争。现在美国联邦公债总额已超过15万亿美元,天文数字般的债务包袱是美国经济萧条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任何一场战争,都可以说是一场“世界大战”,会把很多国家牵扯其中。中国在美国发动的反恐战争中,也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正如美国一名国际问题专家所讲:是中国与美国共同打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国出钱,美国出兵,因为两场战争美国所需的战争经费,恰好是中国购买的一万多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中国不借给美国钱,美国根本无力同时打两场战争。这和当年苏联出钱出武器,中国出兵打朝鲜战争一样。

2002年造成202人死亡的印尼巴厘岛爆炸案,2004年造成326名人质死亡的俄罗斯别斯兰人质事件,2005年造成700多人伤亡的英国伦敦连环恐怖爆炸案,2009年造成70人伤亡的印尼雅加达爆炸事件,十年来世界各地接二连三的恐怖事件表明,恐怖活动正呈袭击全球化、组织分散化、手段多样化、目标广泛化的趋势发展。

基地组织早已“化整为零”分散到世界各个角落。这种分散的恐怖组织的危险性比一个本·拉登领导的恐怖组织更大,因为他们与平民百姓生活在一起,很难辨别,可随时发动袭击。再有,分散的恐怖组织也传播着“恐怖火种”,在全球各地招募新的恐怖人员加入他们的网络,使恐怖组织规模更庞大。

美国开展的这次轰轰烈烈的反恐战争,根本就没有明确的目标,如果说阿富汗与基地有联系,那伊拉克被证实与本·拉登毫不相干。事实上,也很难形成一个被广泛接受的“恐怖组织”定义,一国认为的恐怖组织,另一国可能就认为是民族解放组织。例如,在1995年车臣人质事件期间,俄罗斯要求国际刑警组织通缉车臣“恐怖分子”遭到拒绝。国际刑警组织认为,俄罗斯所说的“恐怖分子”属于民族独立活动人士,是正义的行动。就是基地组织,在前苏联入侵阿富汗期间,也曾是抗击入侵苏军的“义勇军”,甚至还得到美国的援助,为阿富汗人民摆脱苏军占领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说,美国领导的反恐战争虽然促进了各国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双边或多边合作,但由于价值观的不同,反恐很难形成统一的目标。

很多人把恐怖活动的根源归咎于宗教或文明冲突,认为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不可调和,是造成伊斯兰极端恐怖分子屡屡向西方目标发动袭击的根本原因。

其实,任何被社会接受的宗教都宣扬“善”,除了我们熟悉的佛教教育人要“存善心、做善人、行善举”外,基督教也认为“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犹太教也强调“所有教律都是为了促进和平”。

伊斯兰教也是教导人们行善的宗教。“伊斯兰”本意就是“和平”,伊斯兰教的宗旨就是“良好的个人、良好的家庭、良好的社会、良好的国家、善良的民族、善良的人类”。中世纪著名波斯诗人萨迪曾写道:“亚当子孙皆兄弟,都是神的子民。”教导大家要摒弃一切宗教信仰的差异,人与人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宗教与宗教之间要友爱互助。

美国自从建国那天起,也没把穆斯林作为敌人。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在签署1796年《的黎波里条约》时讲到:“美国从本质上讲,对穆斯林的法律、信仰或安宁无任何敌意。”

可见,说恐怖活动源于宗教或文明冲突是没有任何根据的,恐怖与伊斯兰教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不能因恐怖分子恰好是穆斯林,就说伊斯兰教是恐怖宗教。

恐怖活动的真正根源在于经济发展不均衡、机会不均等、社会不公平,一些族群感到自己被剥削、被压迫、被奴役了,而正常的表达诉求又得不到重视,才用极端的手段表达这种不满。只要这些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恐怖活动就不会消亡。但不管怎样,恐怖组织只能扮演社会边缘角色,因为它只破坏、不建设,不会形成大气候。(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irong )


苏联解体二十周年再思考:执政党利益必须与人民利益相统一
美国彻查居民海外资产,隐报谎报要坐牢
“养老金入市”是个馊主意
房价与地价,谁推高了谁?
住房空置率之谜亟需解开
国外怎样处置住房空置:罚款、征用或推倒
作家税负是工薪阶层的6倍 
文化繁荣须为作家增收减负
房价下跌拉开序幕
看看外国物价如何涨:过去20年多数国家CPI年均涨幅2%
股市就是大赌场 
美国家庭收入15万吃救济:“救世主”这顶高帽咱戴不起

刘植荣《85%的人应该涨工资》亚马逊图书销售排行榜第19名
稳定物价是货币政策的主打曲
政府发债的本质就是征税
从撒玛利亚好人法看国外如何应对施救顾虑和见死不救
楼顶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的法律解读
“华尔街”vs“美恩街”
从“占领华尔街”反思股市
“占领华尔街”的启示
国外慈善怎样管?
对慈善的反思
到非洲搞“希望工程”有必要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31日, 12:28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