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藤嘉一 | 日本不会成为下一个欧盟

最近我在日本与中国之间穿梭,从东亚视角观察欧洲债务危机,认为这确实是世界上罕见的大危机。长期以来,欧盟一直是世界上最民主、自由、繁荣的地区之一,甚至可以说是半个西方世界。“脱亚入欧”曾经是日本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最近几年,欧盟内部的政治融合和欧元的发行更是使欧盟成为世界各国的楷模,甚至成为离“历史的终结”最近的地方。这样良好的局面居然很有可能被一场债务危机打倒,恐怕此刻全世界的心态都非常错综复杂。

不过,经济与感情无关,用中国的老话说,欧洲的问题不是偶然的。自欧元形成以来,在这个理想主义者建立的平台上,经济较为落后的南欧和东欧国家一直利用德国、法国等国的信用大量借钱,却没有用这些贷款建立可以还钱的产业体系,只好再借钱来还钱,很快,国债就超过GDP,以至于还不了国债。其实,不能还债属于正常,能还债反而不正常。由于欧元区国家没有权力随便印制欧元来还债,所以最后的解决方案肯定是退出欧元区,然后印一堆买不到东西的德拉克马、里拉、比索、埃居等废纸货币来解决问题。这对于拥有主权的国家来说是合法的,历史上的一切国债都会以这种方式收场。

但问题是,作为欧洲国家,这样做会产生恶劣的政治后果。根据规定,欧盟国家不一定要用欧元,但用了欧元就不能退出,否则立即开除,现在所有南欧国家都很可能在一两年之内被开除。大部分东欧国家虽然还没有采用欧元,但他们加入欧盟本来就是为了能像南欧国家一样享受繁荣,希腊的破产必然降低欧盟对他们的吸引力。这些边缘国家的民主历史一般都不长,离开了欧盟的控制,面对严峻的政治和经济挑战,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最近,希腊和土耳其的总理差不多同时“清洗”了军方的高级将领,这在民主国家中是很少见的。匈牙利总理奥班?维克托(Orbán Viktor)更加令人诧异,他把绝对的权力交给一个未经选举产生的所谓财政委员会,完全背离了民主政治的原则。

虽然“欧洲人”在过去几百年来都是一个光荣的称呼,但欧洲也没有阻止这里走出希特勒和斯大林。所以,如果债务危机的趋势继续恶化下去,边缘国家肯定会变得更加专制、更加动荡,从而威胁到整个欧洲的繁荣和稳定,而和平与安全的丧失必然会影响欧盟经济的发展,逐渐消磨其经济活力,最终给整个欧洲带来萧条和衰退。可是,经济状况较好的西欧国家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方式来救助边缘国家,边缘国家越来越高涨的民族主义也不利于他们接受国际救援。无论如何,对于欧盟这个理想主义的同盟来说,鲜花和黄金的日子已经结束了,下一步面临的将是艰难时事的考验。

在关于欧债危机的国内外舆论中,中国一直作为潜在的救世主而被提到——虽然到目前为止中国什么也没做。我认识的不少中国朋友,都对欧洲危机表示出了“幸灾乐祸”的态度,认为从价值观、生活方式、金融制度、对西藏问题的态度等种种方面来看,欧盟的今天完全是“活该”的,中国政府应该维持现在的立场,不给予任何支持。对此观点本身,我无法评论,但日本人反正不会袖手旁观。虽然日本国内政坛确实谈不上有序高效,但日本政治家、高级财政官员、财团和银行界支援欧洲的姿态显而易见。据报道,日本一直在尽力购买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并承诺继续“大手笔”购买,而中国是否已经买了还无法证实。

作为日本国民,我可以理解日本政府的援欧策略。战后几十年来,日本选择把“脱亚入欧”的政策贯彻到底,和西欧、北欧共同走了一条依赖美国、但又独立于美国的民主社会主义道路。政治上容纳左派、经济上国民共进、外交上主张对话、社会上提高福利、宗教上走向世俗、教育上彻底反省,日本处处能跟欧洲产生共同语言,而与美国截然不同,日本所面临的主要问题也和欧洲相似。现在欧元区面临解体,难免要引发日本朝野对欧洲模式进行全面检讨和反省。那么,国债占GDP比例比希腊等国还高、老龄化和少子化问题比欧洲还严重的日本,会成为下一个欧元区吗?日本会衰落吗?日本会解体吗?

答案是:都不会。与高度多元化、连共同语言都没有的欧洲不同,日本仅仅是一个国家,而且是民主国家中最集权的单一制国家。事实上,这次欧债危机并不是所有欧洲国家的危机,多数西欧国家的国内经济依然在健康运行中,尤其是德国,几乎正处于有史以来最繁荣的时代。值得他们担忧的,是政治动荡带来的安全风险。日本的不同地区之间则绝对不存在非常大的发展差距,即使有过差距,也早就因为政府的政策而抹平了。

从金融战争的角度说,日本虽然曾在很长的时期里一直是全球第二经济大国,但日本从来没有谋求过挑战美元的货币霸权。虽然日元也是可以自由兑换的,但在日本之外并没有太多可以使用日元的地方。这虽然不是什么成就,但至少保证了日本在货币战争中不会失去什么。更何况日本几乎所有的国债都是欠日本国民的,即使政府违约不还,也属于主权国家的内部事务,与外国无关。这就像安全问题一样,日本因为几十年来一直面对着强大而难以了解的对手,所以根本没有像欧洲一样安全过,不会在金融危机导致的动荡里失去这种安全。

比上述原因更重要的,是日本保留了可以创造财富的工业体系。日本有8千万左右勤劳而优秀的劳动者,可以在国内制造从圆珠笔到巨型机械的任何东西,其中大部分商品在国际上销售得不错。相比之下,并不是全球的每家商店都销售英国、甚至美国生产的产品。制造业帮助日本获取稳定不断的美元(或者某一天的人民币),使政府总有办法获取还钱的收入。所以,无论日本的国债到了什么比例,只要它还是欠日本人自己的,那么问题最终还是能解决。事实上,这就是日本与某些欧洲国家最大的不同之处。

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句话对工业化国家颇有意义。上个世纪80年代,东西方两大集团的先进国家都是工业国,但后来,东方国家输掉了冷战,在贫困中自暴自弃,毁掉了工业体系,什么也造不了;西方国家打赢了冷战,却在富贵中迷失,过度地追求金融业的利润,任凭自己的工业被转到其他地方,导致了今日的危机。有趣的是,西方保留工业最多、最全的,恰恰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三个战败国,、德国和法国(法国在1940年战败)。日本和德国都面临着被战胜国拆除整个工业的危险,法国则是直接被拆除了一部分,所以这三个国家都极度珍惜自己的工厂,不会轻易地关闭。可以说,、法国和德国选择的道路其实应该叫做“民主工业社会主义”。

 

最后,我还是想说一下我对中国援欧的看法。中国实际上一直在以买国债为手段拯救美国的经济,而欧盟超过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说完全不救其实并不符合资本主义的基本规律。但是要救的话,中国不妨改变一下一贯主张的“给予外国的援助不附带任何政治条件”的政策,比如以恢复工业化、限制银行业、投资基础设施为要求,有条件地给予希腊等国以一定的贷款援助。这样做有可能产生四个好处:一,拯救了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二,在历史上第一次输出了自己的价值观和治理模式;三,倘若在政策公开和信息透明的前提下,中国老百姓能够认同政府实施的援欧模式,也能够提高共产党在人民心目中的正当性和合法性;四,这一点更重要,即援助本身也是一种贷款,只有这样改革之后,受援国才有可能具有还钱的能力。

此文刊登于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第三眼”2011年11月9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11日, 8: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