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檀 | 股指不涨与造富有关

股指不涨与造富有关

 

2011-12-17 南方人物周刊

 

   
股市十年轮回,不变的是股指,变的是上市公司数量与圈钱者的脸。

 

   
十年前,沪指2300点左右,十年后还是2300点左右苦战。2001年6月14日,沪指在2245.43点见顶,在之前和随后的4年间这一高度都未被超越;2011年10月24日,沪指最低探至2307.15点,在随后的11月底和现在的12月,2300点一线始终岌岌可危,2011年12月12日,收盘于2291.55点,比十年前的高点高出46.12点。

 

   
变的是上市公司与富翁数量,A股市场只有1073家上市公司;十年后,A股上市公司已超2300家
(包括暂停上市者);期间,2004年,中小板开闸;2009年,创业板开板。2011年,一年间上市公司或超250家,几乎每个交易日都有一只新股上市,每家上市公司都有富翁诞生,创业板甚至成为富翁流水生产线。

 

   
遵照市场逻辑,没有人应该对上市数量说三道四;但证券市场成为圈钱市,上市公司占据社会资源转变为个人财富,任何一个守法公民都有权利说三道四。

 

   
在目前为止,中国证券市场的内幕交易、忽视投资者利益的顽疾没有得到根本改变。以至于新一任证监会主席郭树清上任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整治内幕交易,而他所遇到的阻力甚至比前任更大,因为既得利益群体更大庞大。

 

   
郭树清的整治内幕交易如果不想成为茶杯里的风暴,就必须抓住牛鼻子。改变圈钱市,要改变的是权贵市场与信托市场的格局。证监会的整治风暴要想取得突破,必须牢牢控制住市场权贵们的贪欲。

 

   
证监会在这方面有所动作,在拍了基金经理等苍蝇之后,动手打老虎。

 

   
打老虎表现在以下案例。第一,12月1日,中国证监会发布35号公告称,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吴建敏涉嫌违规持有所审核上市公司股票,决定对吴建敏并购重组委委员职务予以解聘,这是证监会有史以来首次解聘并购重组审核委员会委员,说明证监会的大刀挥向重要的内部人士。第二,12月9日,《中国证券报》报道,证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披露了云南绿大地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违法违规案的细节。调查发现,绿大地涉嫌欺诈发行,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伪造国家机关公文、有效证明文件和有关单据、凭证,隐匿、销毁会计资料等多项违法犯罪行为。绿大地案例说明,证监会与地方保护主义的博弈进入深水区。

 

   
博弈圈钱的权贵不易。权贵由上市公司大股东、保荐人、发行人、地方政府、审批部门等一系列既得利益者,证监会既要与地方保护主义者也即地方政府部门做对,也要与保荐人等内部人的私欲斗争,这是艰难的任务,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

 

   
对于郭树清而言,要避免周小川在证券市场的失利,先要学习借力打力,借助于投资者与监管部门内部的正义力量,斩断单打独斗的个人英雄的悲剧故事。在整治内幕交易方面,所有的受损投资者业已达成共识,这是一股势力极大的正义力量,整合这股力量,清查内幕交易背后的具体操纵手段等,对日后的战役具有极强的借鉴意义。我们必须建立如下信念,肃清市场秩序并非某个英雄的选择,而是所有希望中国市场健康发展的公民的共同选择。

 

   
另一方面,要建立案例机制,通过一个个案例为后来的制度建设立下根基。当绿大地、ST银广夏处置告的结果,有必要累积成为未来处置的成文案例,使后续的处理有充分的事实与逻辑依据。中国的文化、法律不能成为没有积累的断头公案,让每一个改革者在一块白纸上重头改革,成本实在太大。

 

   
在地方政府不配合的情况下,及时、充分运用法律赋予证监会的准司法权,冻结内幕交易者的财产,增加经济处罚的力度,起码让偷窃者在经济上付出沉重的代价。经济案例以经济处罚,以挽救社会公平,这是成熟社会的惯例,不必锒铛入狱,正义照样得到伸张。

 

   
最后,并非最不重要的是,对于内部的权力者要建立责权利相关的机制,发审委掌握拟上市公司生杀大权,却不必对公司业绩变脸负责,这是不可思议的责权利不平等;询价机构绝大部分报价属于无效报价,同样属于可怕的失职行为;证监会的制度允许这样的现象存在,是对权利力寻租的有意放纵。因此,郭树清上台之后,厘清制度建立责权利对等机制,针对掌权者建立责任追溯机制,迫在眉睫。

 

   
与其他市场一样,中国证券市场面临的首要难题是设租、寻租,是权贵者将社会资源私有化,是欠缺机会公平,对于任何一个市场改革派而言,承认这一前提,并且最大限度地铲除设租寻租土壤,是事关改革成败的关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24日, 10:50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