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澧 | 亨廷顿神算,斯大林人祸

作者:吴澧 | 评论(7) | 标签:亨廷顿, 苏联, 文明冲突

今年是苏联解体二十周年。1991年12月26日,在各加盟共和国纷纷宣布独立后,最高苏维埃(相当于我国人大)宣布自我撤销,苏联正式解体。在世人的惊愕中,一个庞大帝国轰然崩蹋。

虽是倒在世人惊愕之中,却也不是无人料到。已故哈佛政治学教授塞缪尔·亨廷顿,在苏联垮台前八年,出版了一本书,《美国政治:先天的不和谐》(American Politics: The Promise of Disharmony)。亨廷顿在书中预言:苏联的改革,必然导致国家解体。

亨廷顿认为中国是民族国家,不管怎么改革,中国都是中国。但苏联不同,他认为苏联是多民族国家,被斯大林用强力扭成一团。一旦形势改变,这样的强力不再存在或不再起作用,苏联就会解体。

虽然作了这个预言,但亨廷顿这本书其实是谈美国的,他是在与美国对比时,讲了上面的话。美国当然不是民族国家,美国甚至不是一个各民族有相对固定居住区域的多民族国家。美国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自由理想,走到一起来了。所以亨廷顿说美国不是一个和谐社会,也不可能成为和谐社会。因为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美国政治永远在吵吵闹闹,政府每一项政策都有一万种批评意见。但亨廷顿相信美国也是稳定的,因为人们普遍服膺美国的建国理想。在书的开头,他举了六十年代学生运动的例子。欧洲的反叛学生援引马克思,美国学生抨击社会的理论依据却是美国宪法。

从这一角度看,尽管现在美国晚间电视新闻一上来总是各地“占领”运动的现状,“占领”者们也很难改变美国政治的基本格局。

苏联垮台后,亨廷顿在1996年出版的《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World Order)一书中,具体分析了这个“强力扭成”的问题。他认为斯大林野心太大。东正教文明的俄罗斯,或许可以控制同为斯拉夫人、同样信仰东正教的保加利亚;但要控制信仰天主教的波兰,虽然同为斯拉夫人,已经很困难;至于二战中并吞波罗的海三国(其中两国为新教国家)、战后控制人口主体为新教徒的东德,则是纯属捞过“界”——越过了文明圈的边界,自己制造不稳定因素,为将来的解体埋下根子。

历史正是这么走过来的。1989年6月,波兰团结工会在首次选举中大获全胜;8月,波兰成立团结工会政府。同年5月,匈牙利开放了本国与奥地利的边界;大量东德“游客”经匈牙利逃往西方,11月9日夜,柏林墙开放,东德和西德的民众聚在墙边彻夜狂欢。东欧卫星国纷纷脱离苏联轨道后,波罗的海三国中的立陶宛和拉脱维亚分别在1990年3月和5月宣布独立(题头图:苏军坦克在拉脱维亚首府里加街头,1991年8月);同时,另一国爱沙尼亚的最高法院宣布苏联并吞非法(后于1991年8月正式独立)。苏联解体开始。

设想站在斯大林的角度,亨廷顿的分析似乎毫无道理。控制东德,或许手伸得长了;但波兰和波罗的海三国,曾是沙皇俄国的属地。沙皇占得,斯大林为何占不得?

一个基于历史的回答,可以是这样的。彼得大帝西化改革百年之后,亚历山大一世带着战胜拿破仑的微笑进入巴黎,俄国的国际威望达到顶峰。为维护欧洲和平,基督教三大分支的俗世护法奥地利哈布斯堡皇朝(天主教)、普鲁士国王(新教)和俄国沙皇(东正教)结成“神圣同盟”(holy alliance)。 在国际政治史上,这一护教联盟通常被认作是联合国的远祖。因为同盟的存在,只要波兰的天主教徒和爱沙尼亚的新教徒不受迫害,他们的外界同宗并不反对沙俄占领波兰或爱沙尼亚。但斯大林对教徒的迫害使得他与天主教廷关系僵持,二战后又与最大的新教国家美国长期对抗,这就使得莫斯科很难在东欧卫星国和波罗的海三国赢得民心的认同。

或许是痛定思痛吧,普京当上总统后,亲自到纽约,邀请十月革命后逃离苏联的东正教团返回俄国,帮助他重建俄罗斯核心价值观。纽约大主教怀疑地问:俄国现在还有信徒吗?普京答道:有,您眼前就有一位。

(本文已刊于11月24日《南方周末》)

吴澧的最新更新:

行善累佳人,创慈出赢家 / 2011-11-30 08:00 / 评论数(14)叫声老同志,学点新知识 / 2011-11-20 09:31 / 评论数(37)气卑怨洋人,命硬认好土 / 2011-11-10 01:11 / 评论数(45)穷得坦荡荡,学到真好好 / 2011-10-30 10:37 / 评论数(28)欲占华尔街,先乱西雅图 / 2011-10-20 06:12 / 评论数(9)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14日, 9:23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