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茉莉花革命”引发的镇压潮

2月19日,博讯网上公布了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地点为北京 、南京、上海、西安、成都、长沙、武汉等12个大城市的广场,这一消息使中国当局如临大敌,先是屏蔽和封锁网络信息,其后开始了大规模的抓捕行动。

据”人权观察”组织在5月间对外发布,中国当局从2月中旬起对异议、维权人士及行动者展开十多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打压行动。有200余人先后遭到强迫失踪、逮捕、软禁、监视、传唤及暴力威胁。至少39名律师、维权人士和博主被刑事拘留。七人被以危害国家安全罪正式逮捕,18人被强迫失踪。

这其中包括四川成都作家冉云飞、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唐荆陵 、刘士辉、李天天;维权人士陈卫、丁茅、佘万宝、李宇、陈西、黄燕明、糜崇标、廖双元、华春辉;青年公民行动者魏强、刘德军等人;

目前多人被以”保外就医”、”监视居住”等理由获释,但四川维权人士陈卫依然处在监禁中,被控罪名为”涉嫌颠覆国家政权”。

Activist artist Ai Weiwei speaks to journalists gathered outside his home in Beijing, China, Thursday, June 23, 2011. Ai, the most high-profile target of a sweeping crackdown on activists in China, has returned home late Wednesday after nearly three months in detention. The official Xinhua News Agency said Ai confessed to tax evasion, accusations his family had long denied and which activists had denounced as a false premise for detaining him. (Foto:Ng Han Guan/AP/dapd)Bildunterschrift: 艾未未获释后与家门外的记者见面

艾未未:九死一生的81天

在中国2011年人权大事记中,艾未未被秘密关押为最令人震撼的个案。近年致力于关注公共事件的艾未未曾参与”5.12四川地震遇难学生调查”、”杨佳案”、”上海11.15大火调查等”

2011年1月11日,艾未未在上海的工作室遭闪电强拆;

2011年4月3日,中国艺术家艾未未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被警方带走;4月7日中国外交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外交部发言人洪磊表示,艾未未涉嫌经济犯罪,公安机关目前正在调查,中国是法治国家,公安部门将依法办事,他同时警告其他国家无权干涉。

从4月3日艾未未被”秘密关押”起,中国当局严禁媒体和网络上出现关于艾未未的信息。在中国门户网站的微博上”艾未未”成为严禁 的”敏感词”。艾未未”被失踪”后,多个国家如美国、法国、德国、英国政府及国际人权组织等呼吁中国政府释放艾未未。

6月22日,中国当局以”取保候审”之名释放艾未未,但要求其在一年内不得接受媒体采访出离开北京。其后,他的母亲及姐姐对媒体表示,他在81天里,受到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严密监视和”洗脑”等另外一种酷刑

11月1日,北京当局对艾未未进一步施压加力,向其出具了1522万元的天价税务处罚;11月17日,又指艾未未”涉嫌色情”;目前的艾未未依然处在警察对其住宅和出行的监控中。

:依然身处”密不透风的监狱”

山东盲人维权律师因揭露临沂当局的”计生黑幕”和为弱势群体维权系狱四年零三个月,2010年9月9日获释后,山东当局雇佣30余名看守将他一家与外界隔绝,陈光诚在狱中遭受酷刑患有严重的肠道疾病也不得救治。

2011年2月,陈光诚录制的视频经由特殊渠道传出,随后陈光诚因偶然机会与外界通话被看守发现,遂遭遇暴打。

一年间,先后有近三百位中国公民行动者、维权人士等前往临沂探访陈光诚,几乎所有探访者都遭遇当地看守和警方的暴力对待。迄今为止也没有任何探访者能够见到陈光诚。美国国会曾通过陈光诚特别法案,敦促中国政府给予陈光诚一家应有的自由和权利;包括美国、瑞士、瑞典等国家也正在响应国际追责呼吁,考虑对参与迫害陈光诚的中共当局官员限制入境等。

王荔蕻:做真正的公民成为当局判罪理由

现年56岁的王荔蕻因为长期致力帮助弱势群体维权,特别是在”福建三网友案”中,与中国其他几百位网友一起前往福建围观,此举也启动了中国网民之后的一系列围观行动。

今年3月21日,王荔蕻被正式刑事拘留,理由是”寻衅滋事”,4月22 日,王荔蕻被正式逮捕,罪名为”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9月9日,王荔蕻被以”寻衅滋事”罪名判刑9个月。10月20日上午,北京第二中级法院驳回维权人士王荔蕻的上诉,维持原判。

在王荔蕻被庭审时,也中国当局持续的高压时期,依然有几百位网民前往围观,被称为”公民接力”行动。

西藏:燃烧的火焰

自2008年”3.14事件以来”,中共当局在藏区实行持续的高压政策,藏族僧尼近年来发起多起自焚抗议,自今年3月份以来,仅在阿坝地区就发起11起自焚事件。12月1日,位于美国的”国际声援西藏运动”对外公布,一名西藏昌都原嘎玛寺的喇嘛丹增平措自焚,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现年46岁的丹增平措是首位在西藏自焚的喇嘛。

美国使馆在2011年4月8日发布的《2010年人权报告西藏篇》,指在”3.14事件”后,藏人的言论、宗教、集会、行动等自由遭到中国当局更严重的打 压,其中非法枪决、刑求、逮捕、收押、软禁等,都是中国官方持续镇压西藏的手段。据中国官方媒体报道,在2008年3月至4月间,西藏共有4434人被拘 留。而国际组织估计遭拘捕的人士超过5600人。很多囚犯被判处劳改或以其他方式囚禁,不经司法审核。

内蒙:民族、人权问题继西藏新疆之后被国际关注

中国内蒙自今年5月份以来,蒙古族牧民莫日根因为维护草场被当地矿产公司的汽车碾压致死,从而引发了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早前蒙古异议人士哈达在被释放后一直下落不明,其妻子和儿子也被当局抓捕;另有作家高玉莲持续遭受迫害,一系列的事件引发国际社会对内蒙古民族问题和人权问题的关注。

11月21日至22日,”蒙汉民族与民主问题研讨会”将在德国科隆近郊的勒沃库森举行。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表示希望在内蒙建立”文化特区”。保护草原应该成为特区的核心。

新疆:绝望中的挣扎

7月18日,新疆和田市一处派出所遭到袭击。”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周二表示,有20人在冲突中死亡。中国官方媒体称这起事件为暴徒袭警,流亡维吾尔人组织则指出,冲突的原因是当局之前对抗议活动的武力镇压。

7月30日晚11时和31日下午4时,新疆喀什连续发生两起爆炸和袭击事件,据法新社最新报道称,两起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已经上升至19人,数十人受伤。中国官方则称,袭击者大约有14人,其中5人被击毙,5人被捕。

7月31日下午,新疆自治区常委紧急召开常(扩大)会议,党委书记张春贤主持会议,会议部署严打”暴力犯罪”,以维持全疆大局稳定。新疆喀什政府8月1日也发布了通辑令,高额悬赏追捕”嫌疑人”。

 世维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认为出现目前的多起袭击事件,是由当局一直以来的系统性镇压造成的:”这种镇压导致维吾尔人根本无法利用任何和平的形式,来进行抗争,表达各种意见,这是一种’绝望中的挣扎’,维吾尔人的抗争遭到长期的镇压,其后演变为采取不该采取的手段,这也是中国的政策将他们直接推向这一步。

言论这个最基本的人权在中国缺失空间

5月12日,《南方都市报》发表纪念”5.12地震”的社论”躺在时间的河流上怀念他们”,因为文中提及艾未未和豆腐渣工程,该文章主笔宋志标被解约;9月份,原《山西晚报》记者李建军因为发表揭露山西公安系统腐败的文章遭报复;

据纽约保护记者委员会于12月8日发布报告称,截至12月1日全球有179名记者、编辑和摄影记者被判入狱,为15年以来被抓人数最多的一年。其中中国有24人,24人中有很多为自由记者;

“7.23动车事件”后,中宣部如同其他公共事件的表现一样,连对媒体下达禁令,要求只做正面歌颂式报道和不许反思性报道;

在当局对记者和媒体打压的同时,更加封锁公民的网上言论,在中国最大的微博平台–新浪微博,目前雇佣一千多名微博管理员,对”敏感信息”进行屏蔽和删除。

中国的”防火长城”政府网阻隔网民登陆海外网站,被称为”防火长城之父”的中国邮电大学方滨兴,5月份时到武汉大学进行演讲活动遭网友扔鸡蛋和鞋子以示抗议。

纸面上的民主,步履维艰的独立参选人

中国在今年涌现出一大批独立参选人,德国之声早在5月份起就曾报道江西刘萍、魏忠平、上海作家夏商、成都评论人李承鹏、湖北选举专家姚立法等人,先后被中国当局打压的经历。

江西独立参选人刘萍曾愤怒表达:”这不是人大代表选举,而是党代表选举。”,香港的出版人鲍朴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也表示,当局对独立参选人的打压,反映了中国的”人民民主”远 没有实现。德国《法兰克福评论报》驻京记者也在北京实地采访了独立参选人,该报认为,选举就是中国纸面上的民主。

另外在2011年,德国之声还曾关注中国土地维权、和宗教被打压、法制的现状等, 有人权团体认为相比较以往,2011年中国人权并没有进步,反而呈现倒退的态势。目前旅美民主人士杨建利也正在和联合国及国际组织联系,认为中国并没有履行人权责任和义务,呼吁取消中国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理事资格。

综合报道:吴雨

责编:苗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