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救留守儿童?

作者:谭凯鸣

来源:《世纪关怀》(中国发展出版社2011年12月)

来源日期:2011-12-2

本站发布时间:2011-12-2 21:32:31

阅读量:3次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2009年12月19日发布的《世界儿童状况》报告指出,眼下全球约有10亿儿童身陷武装冲突,平均每天有超过2.4万名5岁以下儿童死亡;每年约有5亿至15亿名儿童遭受暴力侵害;约1.5亿名5至14岁儿童沦为童工;在非洲和亚洲一些地区,数以千万计儿童缺乏健康保护、充足营养、教育机会、洁净用水以及医疗设施……

  在非洲,每年有超过460万5岁以下的儿童因疾病、营养和战争而夭折,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有1/4的儿童都在为资本家雇主干活,数百万儿童面临饥荒。在美国,据美国农业部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约有40万儿童从事农业生产,有占美国儿童总数1/4的1670万儿童得不到足够食物,有350万名儿童经常挨饿或营养不良。在英国,据英国内政部统计,2007年至2008年英国40%的性犯罪对象年龄在18岁以下,其中有1/4为10岁以下儿童,超过800起性犯罪案件针对不满4岁的儿童。在俄罗斯,全国流浪儿总数达到70万人,许多孩子以乞讨为生,小偷小摸、卖淫甚至吸毒贩毒,走上了犯罪的道路……在今天的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此起彼伏的战争使曾经美丽的家园变成断壁残垣,让孩子的童年变得“支离破碎”,使鲜花般的生命瞬间灰飞烟灭……成千上万名儿童面临着战争带来的饥荒、疾病、死亡……

  在今天的中国,有7.2亿农民生活在乡村,其中,每年有超过2.3亿的乡村劳动力进入城市和 乡镇就业,成为农民工。因为贫穷。因为“狗日的户口”,在他们身后,留下了5800万留守儿童、4700万“空巢”女人和8000多万老人。据世界银行《2008年世界发展指标》提供的数据显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也是贫富差距拉大最快的国家。占中国总人口17%的农民工用他们粗糙的双手,创造了占全国20%的GDP,造就了所谓的“大国崛起”、“中国速度”和“世界工厂”和“”,而自己却拿着平均每月不到800元的最低标准工资。

  于是,一个非常尴尬的现实摆在我们面前:三十多年前引领中国改革风气之先的亿万农民,非但不是受益者,还因为增产不增收,或在外打工出卖廉价的劳动力,已经沦为社会最贫穷的群体。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在这些远离家乡的农民工身后,还有着相当于一个英国总人口的庞大群体——5800万留守儿童。这一群嗷嗷待哺的孩子,由于父母常年不在身边,车祸、溺水、火灾、触电、性侵害等等伤害事件经常发生,他们遭遇着心理情感危机和严重的生存危机,成为当下中国最容易受伤害的群体。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据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状况报告》显示,全国每年至少有1000万儿童受到各种形式的意外伤害,有1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而死亡、40万儿童致残、3万多5~14岁的少年儿童自杀,还有20多万儿童失踪,这其中,大多数是留守儿童。由于远距离外出离乡打工导致交通不便、经济成本高以及其他原因,导致留守儿童父母很少回来看望自己的孩子。据重庆市一项抽样调查表明,父母一年回家一次的占50.7%,二年回家一次的占17.5%,三年以上未回家的占12.7%。在安徽、广西、云南、贵州、四川等中西部地区,父母数年不回家的现象比比皆是。父母外出直接带来的最大问题,除了造成孩子们的亲情缺失以外,还带来诸多问题。

  一是监护人缺失带来留守儿童严重安全问题。根据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状况报告(2003-2004)》,意外伤害成为我国14岁以下儿童的第一死因。全国每年至少有1000万儿童因为溺水、交通事故、跌落、动物损伤、烧烫伤,直接导致10万儿童死亡、40万儿童致残,这里面主要是留守儿童。广州某地20名小学生,一早踏上了改装的三轮车上学,不幸在学校附近坠桥,车上20个孩子一下子淹死了14个。当地村民说,遇难的孩子中有11个是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多在广州打工,孩子们平时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14条幼小的生命瞬间消逝,让14个家庭面临着巨大的悲痛,而11个远离亲情的留守儿童,他们远在城市像候鸟一样迁徙的父母,是否听到了守望乡村的孩子们揪心的呼喊?2009年11月29日,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播出《广西鞭炮黑作坊童工调查:留守儿童一天只挣一元钱》,通过广西贺州的一起爆炸案,揭开了父母外出打工的5800万农村留守儿童生活现状的冰山一角。11月12日上午8点左右,广西贺州市平桂镇鞭炮厂发生爆炸事故,死伤的13名小学生最小的只有7岁,最大的14岁。其中烧伤面积达90%以上的5人,烧伤面积55%至78%的4人,1名儿童在送往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13名全部是小学在读的留守儿童,其中11名为女生。事故发生后,当地警方迅速以非法危险物品肇事罪和雇用童工罪立案,据了解,事发当时,加工厂老板正在用摩托车装运货物,摩托车发动打火引燃爆竹,酿成了这幕悲剧。同时,还带来大量留守儿童失踪。据凤凰卫视报道,“中国每年约有20多万儿童失踪,目前仍然没有放弃寻找的案件逾60万件”,意味着平均每天失踪550人,这相当于一所600人规模的学校,每小时要失踪23人。央视《新闻调查》披露,广州东莞城中村一年儿童失踪就达400多个,其中一条路两旁就有7个幼儿失踪。而这些失踪的儿童,绝大多数是农村留守儿童和城市农民工流动子女。

  二是一些留守女童被人强奸案件屡见不鲜。据公安部门的统计数据显示,留守儿童已经成为受性侵害的高危人群。据最高人民法院的资料显示,2008年,广东省审理的猥亵、强奸儿童的案件就有300多宗,其中大多是留守儿童。而自2000年以来,仅广东东莞就发生强奸、拐骗拐卖儿童案件243宗。据西部某地检察院统计,2007年—2009年,该院辖区9个基层院共起诉性侵害留守女童案件124件,受害女童多达149人。其中一个县一年就发生7起教师猥亵、强奸留守女童案,受害女童最大的13岁,最小的仅3岁。乡村社会暴露出的诸多留守儿童安全问题,就像骨肉里流淌出的一汩汩血液,逼视着我们的眼睛,拷问着我们的道德与良知——

  案例一:2002年底,安徽省阜南县公安部门曾破获了一起令人震惊的特大强奸、伤害幼女案,犯罪嫌疑人苗少勇从2001年开始先后窜至河北、河南、安徽等地农村,或用少量金钱、水果引诱,或以问路、送信、找人为借口,将6岁~14岁的女童骗至桥下、草丛、庄稼地等僻静处实施强奸。两年时间作案20起,受害女童达20人,其中1名6岁女童惨遭杀害。

  案例二:2006年,广东北部地区某村,父母到深圳打工,留下了姐弟俩在村子里自己生活。虽然爸爸拜托了叔叔、婶婶照顾她们姐弟,实际上叔叔婶婶很少过问他们的生活。有一天放学以后,村里一个同姓的伯伯招呼两姐弟到他们家玩,伯伯让弟弟在客厅里看电视、吃零食,就把13岁的姐姐叫到自己的房间强奸了。村里的另外一个男人,用同样的方法诱骗并且强奸了这个女孩儿。几年后,受害人向当地的派出所报案,经过法医的鉴定,姐姐的处女膜陈旧性破裂。

  案例三:2007年,鄂西北某村一个40多岁的老单身汉,娶回一个寡妇,这个寡妇带来三个女儿,后来女人外出打工,男人在家把妻子带过来的三个女儿全都强奸了,大女儿14岁,小女儿才10岁。女人打工回家,看到床下的安全套才知道三个女儿都受害了,女人抱着三个无辜的女儿痛哭起来,当即向公安派出所报案,犯罪分子虽然得到了惩罚,但对三个小女孩儿的生理和心理带来的伤害无疑是沉重的。

  案例四:2007年,鄂西北某村一个12岁的女孩儿,母亲去世后辍学回家,父亲外出打工,她就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后来她和村里几个女孩儿被骗到外地一个路边餐馆打工,她一去就被软禁,老板逼迫她卖淫,2000元“开苞”之后,又逼着她天天接客,染上了性病,最后连路也不能走了,倒床不起,老板怕出人命才叫人把她送回家乡。当家里人把她送到医院时,这个少女已患上尖锐湿疣,阴道完全糜烂得像一朵烂棉花,人被摧残得也没有个人样了。和她一起受骗出去的五个小女孩儿全部都是留守儿童,最大的只有16岁,最小的年仅12岁。

  案例五:2007年《贵州都市报》报道,2006年3月初以来,贵州威宁县新发乡两名中学男教师伙同妻子多次组织、强迫、引诱23名农村留守女孩儿到六盘水、纳雍等地卖淫,震惊全国。2007年7月,公安部发布A级通缉令全国通缉……

  三是广泛的留守状态还成了蕴育“问题少年”的丰厚土壤,从而既使中国近年来的犯罪浪潮愈加凶猛,也为今后的犯罪提供了庞大的预备军。据广州大学对广东省3大监狱新生代农民工犯罪调查,80%犯罪的农民工曾经是留守儿童。据公安部的调查显示,全国未成年人受侵害及自身犯罪的案例大多数在农村,其中大多数又是留守儿童。《解放日报》2004年8月31日登载,2000-2004年,全国法院判决生效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以14.18%的幅度逐年上升。随着“第一代”农民工年龄老化逐渐回到农村,目前的二亿多“新生代”农民工已经成为城市新产业工人阶层的主体。“老一代”民工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但“农二代”放下书包进工厂、工地,根本不懂种地,如果赶上经济危机,被城市使用后抛弃,他们还会那么听话吗?现实是,他们中不少人宁愿游走在城市的边缘,甚至蹲进监狱,也不肯回到农村。2008年,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份调查显示,80后/90后对“起点不公”的愤懑,将是未来社会冲突的导火索。值得注意的是,从近几年的新闻报道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不少留守儿童对父母常年在外表示“恨他们,自己被遗弃了”,还有很多孩子因无法摆脱压抑和孤独而选择“自杀”,也可以看到足以称为“人道主义灾难”的极端案例。广西某区一名15岁的初中生,父母外出打工,长期随爷爷奶奶生活,他经常旷课、看录相,成绩严重下滑,甚至产生了厌世情绪,认为自己是多余的人,在一篇作文中他追问:“15年来,父母给了我什么?这样活着不如死了算了!”据《燕赵都市报》报道,中国5~14岁的少年儿童每年自杀死亡达3万人,而且这个年龄段自杀人数还呈现上升趋势,这其中大多数是留守儿童。

  ……

  香港中文大学张玉林教授指出:“与西欧和美日等国家在不同年代出现的农村人口劳动力的外流及其引发的诸多社会问题相比,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的中国农村的状况都更加独特:一面是外出者无根飘零,遭遇着黑心老板的压榨、城管队员的驱赶以及城市市民的白眼,一面是留守者们同样的紧张、孤独、痛楚和无助。正如‘后院起火’这一中国式的语汇所包含的意蕴那样,没有哪一个国家的劳动力流动引发了如此迅猛、广泛和深刻的家庭解体,乃至于形成名副其实的人道主义危机。”

  今天,当我们走进仿佛已经变得有些陌生的乡村田野,走进沿海发达地区的“血汗工厂”,走进孩子们的时候,心灵在遭受到一种欲哭无泪的悲伤和前所未有的震撼与隐痛之后,也感受到了前行的路上一种探索的希望。

  谁没拥有过童年?幸福的童年都是相似的,但不幸的童年却又各有各的不同。在走进农民工和留守儿童的生活世界里,我们看到了你想象不到的城市,想象不到的农村,想象不到的孩子,想象不到的苦难,想象不到的罪恶,还有你想象不到的抗争……

  留守儿童是农民的未来,也是中国的未来,民族的未来,是人类进步和发展的希望……天真、无邪、稚气、可爱……人们用最美好的语言赞美儿童。但自改革开放以来,尤其跨入二十一世纪门槛之后,中国就一直面临着这三个问题——

  农民离开家乡外出务工,谁来培养照顾他们的孩子?

  用什么来哺育他们?

  他们将向哪里去?

  对此,我们必须作出回答!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