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伟江 | 坚守的风信子:《律师文摘十年》

2011年12月04日 09:00:15

  

坚守的风信子
     

  其实,在律师业之外,是没有多少人知悉《律师文摘》,她是非常小众和专业化的刊物,如同一棵盆栽,她只绽放在一个雅致的办公室之中。这个盆栽,他的园丁是孙国栋。
   
   国栋是一个能坚守的人,所以,律师文摘经过多次更名,流离,他始终没有放弃。而国栋的每年律师年会,是全国法学、律师圈的一个交流平台。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品种多样的法律人,千奇百怪的言论。在这个平台上,可以认识很多人。
   
   说实话,经常无缘无故地去北京参加这种务虚会,是有些可笑的。好在人生很多时候,不全是理性主导的,我去参加年会,主要是感性的。当是时,基本上,看了年会,就会大致知道,法律界的最近的热点有哪些?
   
   在年会中,出现最多的,有老祖宗张思之,还有法律界的天下谁人不识君的贺老师;有张老二代传人浦志强,也有北京的一些怪杰律师,如魏汝久。我以前说要打通京广线,是指,律师界的民间活动,要使北京/上海/广东的律师互相熟悉,从而,可以互相合作。律师文摘的平台,起到了这个作用。
   
   我因北京李和平律师,做了郭泉案,又因郭泉案的辩护词,北京魏汝久律师又把我推荐给李庄及其家人,从而做了李庄案。在没有微博平台之前,律师文摘的年会几乎就是京沪粤律师少有的交流平台。这个盆栽虽然小,但是,有她,民间的法学界,真可谓一室生春。即便现在有了微博,人和人仍需要面对面交流,才会消除偏见,互相合作。相信北海案后,北海律师团的成员,将会真正达到同心若金。
   
   这十年的文摘年会,我可以说,参加了大部分,随着人数的增多,律师文摘年会的多元化在增强,同时,敏感度也在增加,有一次都变更了会址,大概因为其中有一个后来获诺贝尔奖的,我亲眼见到另外一个著名教授,看到诺奖的人在座,而迅速离开,彷佛其是瘟疫。
   
   十年来的律师文摘年会,是见证法学、律师界民间社会空间的扩大的十年。她的舞台虽小,但是,她是能开花结果的盆栽,她的果实会被播种在其他广阔的野土中,一不小心,尽风吹雨打,仍顽强生存。她的芬芳,会让人衣袖带香,留恋不已。
   
   即便号称主流媒体的报纸,也有自己的局限。律师文摘,国栋尽一己之力,局限自然更大。但,如同独立电影人一样,他的投入产出比,已经远远超过商业大片。随着启蒙的深入,律师文摘能走多远,很难逆料。不过,无论如何,这棵盆栽,不是也有春天的野百合,更似一个精心呵护的风信子。
   
   风信子,据说来自希腊神话中的美少年Hyacinthus,近世传到中国,俗名为五彩水仙。风信子虽出自西方,但,一样在世界各地鲜艳地盛开。律师文摘所推广的法治理念,虽会有反复曲折,只要有坚守,这五彩水仙的种子,有一天,会印染为中国司法殿堂的的主色调。
 
   

上一篇: 一顿乱煮后的夹生饭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32)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3日, 10:00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