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权力不受限制的时代,“裸”已经成为官员的一个代名词,有“裸奔”、“裸坐”、“裸聊”、“”,还有“裸说”,也可能全球变暖了,光着身子做事舒服,随意。也可能《红楼梦》看得明白,赤条条来去无牵挂。好一个“裸”字了得。

  北大校长最近的“裸说”着实让人翻了一个跟头。据凤凰网报道:对于现在很多人否定中国的教育,周其凤持不同态度,“我认为美国的教育一塌糊涂,他们的每一任总统都不懂得尊重人,总是把自己的意愿强加于别人,如此看来,他们的教育是一塌糊涂的。”周其凤认为中国的教育很成功,理由是中国这些年都在飞速发展,“我们的国家在进步,靠的就是我们的教育培养的人才。”

  说这话不知根据在哪,就拿美国的校车来说吧,美国的校车不但好,而且总统的车见着校车也得礼让三分,搞不好校车司机还会给总统开罚单。那么中国的校车呢,有的学校有,有的学校没有,有的用马车当校车,校车的学生严重超员,校车事故不断,死人不断,死了一波又一波,家长很悲痛,还说家长情绪基本稳定,难道这就是中国教育好的结果?人都死了,都是一个孩子,死了一个孩子把祖孙三代的希望都搞得破灭了,还说中国教育好?美国教育一埸糊涂?你难道没看见在烈日之下,孩子们苦等领导来视察的场面?在雨水之下,孩子们让自己湿着,也不让领导淋着雨,难道这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

  中国的教育是一种倒挂的教育,小学生讲共产主义,中学生讲社会主义,大学生讲集体主义,研究生评文明寝室,博士生讲心理健康,不随地吐痰,这种教育是好的教育?从小学生写作文,写爷爷、写奶奶、写爸爸、写妈妈、写感人的事,哪一个作文不是撒谎作文?说话撒谎、作文撒谎、自我评语也撒谎,有一个不撒谎的地方没有?一个班级有多少人,多少人就是班干部,小孩子在没有进入社会之前,就知道撒谎必须得到权力的庇护,撒谎才有力量,到了大学,大学生争当班干部,原因就在于当班干部就可以考公务员,就为找到好工作找到一好砝码,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陈伟不也愤而言之说:学生会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吗?北大的教授张维迎不得不仰天长叹,如果没有教育,中国人的道德可以提升好几个层次,也让女同胞愤而使出兰花指:教育你真坏。

  中国的教育是一个什么样的教育?是一个工具性的教育,当学生听老师的话,将来为国家做贡献,这不是一个以人为本的教育,不是一个发挥学生自由个性的教育,结果学生的教育潜能没有得到发挥。就拿一个众所周知的事情来说吧,院士越来越多,领先的成果越来越少。课题当官拿的越来越多,优秀的科研成果越来越少,教师捣蛋的越来越多,搞科研的人越来越少。提供一流大学的学校越来越多,真抓实干的越来越少。招的官员博士越来越多,招的科研素质好的越来越少。整个大学的教育都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教育,这样的教育会是越来越好吗?中国的大学成千上万,只有两个大学校长说不招生不申请课题,其它的大学校长招着生,让下属搞着课题,课题成果据为自己所有,课题经费纳入自己腰包,这样的教育会是一个最好的教育?

  如果说一般大学的教育不如北大的教育,北大的教育世界一流,可一流总得有一个标志吧?标志在哪?是学术自由?不可否认,北大老师学术水平高的有,但少。有的专业的老师学术水平没看出来,学霸倒是看到几个,这主要是指意识形态课。没有学术只有立场倒是领教了不少。不用说别的,现在的北大能和民国时期的北大相比吗?还有学术自由精神吗?没有学术自由的北大还能叫世界一流的北大吗?更为搞笑的是,讲北大还把一个卖肉的北大生当成一个标牌,这是北大的骄傲吗?难道北大要变成猪肉屠宰场?我还没有听说一个著名的大学是一个卖肉的大学。

  北大培养过什么样的人呢?有世界级的世界公认的诺贝尔奖吗?如果没有,哪能说北大的教育是最好的教育呢?美国的教育一塌糊涂,可是那么多的科学家在美国,那么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在美国,那么多的思想家在美国,这也能叫一塌糊涂?北大现在出过民国时期的思想家没有?一个孔庆东倒是被校长捧上天了。

  官员的“裸说”都有各种各样的目的,有的为自己升官说,有的为自己利益说,有的为自我保护说,周校长的说,不管他如何辩解,也是为招好生源,为了北大的所谓的名誉,为了他个人的政绩,只是把学生招到北大之后,学生是否有自由发展的空间和条件,是否在大学过着学术的人生,他就不管了,程咬金杀人还得三斧子,周校长就是一斧子。通过北大校长的言说,仍然可以看到权力受到限制的必要性,既要管住官员的腿,也要管住官员的嘴,否则官员“裸奔”又“裸说”,对社会的危害实在是太大。“裸奔”步子太大才容量扯着蛋,“裸说”不用迈步子,一张嘴就扯着蛋了,“裸说”比“裸奔”厉害,一不小心就搞成个精神原子弹,杀人于无形,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