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佩昌:缅甸,从坏孩子转眼变成好学生

   南亚边陲小国缅甸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1990年昂山素季带领全国民主联盟赢得大选胜利,但选举结果被军政府作废。其后她被军政府断断续续软禁于其寓所中长达15年。从此,缅甸进入了完全军管的黑暗岁月。缅甸军政府的所作所为,在国内受诟病,国际上受孤立,可以用臭不可闻来形容。

  最近,这个一度被国际社会严重孤立的缅甸正在摆脱以往的尴尬境地。继推出新宪法后,今年3月30日,缅甸军政府宣布向民选政府移交权力,吴登盛作为新总统正式宣誓就职,将军们逐步退隐后台,文官政府则开始以诸多醒目事件凸显自己的角色。鉴于缅甸军政府与中国曾有的特殊关系,缅甸在变革之时需要测试中国的容忍底线。9月30日,缅甸总统吴登盛宣布,本届政府任期内搁置伊洛瓦底江密松水电站大坝项目。该项目主要由国有中国电力投资集团负责,去年已在缅北克钦邦开工,为缅甸政府计划沿伊洛瓦底江兴建七座梯次电站的首座。缅甸在宣布搁置上述项目后,未见到中方的强硬反应,于是胆子更大、步子迈得更快了。在2010年11月13日释放长期监禁的昂山素季后,今年还释放了其他政治犯并进行政治对话、解除网络封锁、公开国民议会过程,允许自由报道民主力量和反对党的活动、允许外国媒体在缅甸设立记者站等。

  令人吃惊的改变还在后面:11月30日,美国国务卿希拉里抵达缅甸首都内比都,开启对缅甸的历史性访问。12月1日,希拉里前往缅甸原首都仰光,以私人晚宴形式与缅甸全国民主联盟领导人昂山素季见面。12月2日,希拉里与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会谈后一起面见媒体。12月3日,缅甸官方媒体称,缅甸总统吴登盛已签署允许民众举行和平示威法令。新法令要求抗议者至少提前5天提出申请,如果申请被拒可以提出上诉。示威地点须避开政府机构、大使馆、学校及医院。此项法令于11月24日获得缅甸议会批准,吴登盛签字后法律将正式生效。缅甸国内发生的一系列变化使外界目不暇接。一个坏孩子转眼变成了好学生。

  从缅甸领导人的上述动作来观察,可以看出,在全球民主化的大潮下,缅甸主动选择了主动而不是被动变革之路,算是真正领悟了与时俱进的真谛。这就是,与其在国内受抗议,在国际上受鄙视,还不如痛改前非重新做人。只要是做好事,永远都不晚。这一点,恐怕在一定程度上从越南的革新开放获得了灵感和正面启示。虽然越南还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但其改革措施相当激进,其政治体制改革的主要内容为:一、司法独立,中央及各级党委不干涉司法审判工作,认同司法独立是普世原则;二、禁止政府官员兼职国会代表;三、最高法院可审理党政高级领导的腐败案件,越共中央完全不干预审判工作;四、实行《阳光法案》国会代表和政府官员必须申报个人财产。随着政治改革的深入,竟然宣布重新组建“越南民主党”并获得了注册登记。从改革的效果来看,越南什么也没有失去,也未造成社会动乱。相反,越南社会稳定,经济走向了繁荣之路。

  缅甸之所以主动寻求变革,也是吸取了阿拉伯独裁者的惨痛教训。从突尼斯到埃及和利比亚,及时退位的本阿里家人依然团聚在一起,穆巴拉克也得到了公正的审判,只有执迷不悟的卡扎菲死于非命,全家骨肉分离,教训不可谓不深刻。最近,民主化浪潮蔓延到了俄罗斯。12月10日,数万名俄罗斯人聚集在莫斯科等地,抗议上周举行的议会下院(杜马)选举涉嫌舞弊。不少示威者喊出普京下台的口号,要求重新举行选举。这是20年来俄罗斯爆发的最大规模民众示威活动。当天,示威活动还蔓延俄罗斯西到圣彼得堡、东至海参崴的广大地区。据微博消息,远在美洲的古巴也举行了抗议活动。看来,这一波民主化浪潮势不可挡,而且有越演越烈的趋势。

  尽管全球抗议浪潮来势汹涌,但缅甸局势却相对平静。反对党领袖昂山素季甚至表态,不希望在缅甸出现类似阿拉伯世界激进的抗议活动。由此可见,缅甸虽然曾经是一个令人厌恶的国家,但其顺应时代潮流、接受普世价值的精神可喜可贺。同时也说明,无论如何,拥抱民主都是最好的选择,非此别无它途。既然缅甸已经成功变革,其他国家也应主动跟进,因为,主动实行民主现在还不晚,掌握政治改革的主动权总比被动变革要强得多。就这个意义而言,应该放下身段好好向缅甸学习。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12日, 12:32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