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署名李平的評論稱:“的確,廣東省委強力介入烏坎徵地問題,緩和了官民對立情緒,避免了流血衝突的擴大及軍警鎮壓,應記一功。但是,當局採用的手法是人治而非法治,其承諾隨時因官員的調遷或態度轉變而失效,境外記者撤離後,官員是否履行承諾不無疑問,而且,烏坎問題只是暫時被壓制,並未解決” 。“要從根本上緩和官民矛盾,要從根本上保障村民的利益,只能訴諸民主、法治的機制,不能寄望於高官良心發現當一回包青天。村民委員會作為村民自治組織,其法律、政治地位必須得到尊重、保障,地方官員必須放棄對村委會選舉的操縱;而要讓官員尊重民意,尊重村民的政治權利、經濟權利,更有待民主選舉、民主監督機制的形成” 。

香港《明報》的社論稱:“烏坎事件有其獨特之處,以目前內地仍以防堵打壓對付維權民眾,相信‘烏坎經驗’不會成為普遍借鑑模式。” “官方把這些事件,視為‘經濟社會轉型期矛盾高發的必然表現’,這個斷症,偏離了事態本質。歸納各地類似事件,基層官員貪污腐敗才是根本原因。所以,若內地當局不自欺欺人,則這類事件,將之界定為‘基層幹部貪污腐敗魚肉人民的必然表現’,才符合事實。”“地方的問題錯綜複雜,也不可能一下子解決,只有推動政治體制改革、發展真正民主、厲行法治、加強輿論監督,才可以逐漸扭轉這種局面。否則,以內地處於壓力煲吱吱作響的狀態,經濟崛起了,可否持續發展?是一個使全體中國人都忐忑不安的問題。”

香港《蘋果日報》署名張華的評論稱:“今次中共處理烏坎村事件,改用懷柔策略,絕非忽發慈悲,而是村內有10多名外國通訊社及美國、英國、香港的記者,他們目擊村民的抗爭,將村內情況告訴全世界,令烏坎村變成國際焦點。中共以武力鎮壓新疆及西藏騷亂,已飽受抨擊,若連村民和平、合理的抗爭,在外國記者眾目睽睽之下,竟敢使用極端手段鎮壓,必遭國際社會更嚴厲的批評,北京的國際形象必將再受重挫。”“正因有境外記者,他們才有所顧忌,無法關門打狗的血洗烏坎村!”

香港《信報》署名練乙錚的評論稱:“烏坎村的自治組織成立於本月初;其時,村幹部、公安怯於群眾運動聲勢,一個不剩落荒而逃,文件等物品都來不及收拾” ,“它的民主選舉是在整個中國大陸60餘年一黨專政、黨勢大盛如日中天的情況下出現的,對中共而言,說是晴天霹靂也不為過。” “革命者得天下之後腐化墮落,最後成為革命對象,中國的二十六史,從湯武革命起,大抵就是如此周而復始。及至中共,一個以農民運動起家的皇朝,再一次從搞土地改革墮落到搞土地掠奪,從根基底部動搖了自己政權的歷史合法性。烏坎事件一葉知秋,向大家提示:中國歷史似乎並未走出毛澤東滿懷自信以為已經走出的‘歷史周期律’。”

新加坡《聯合早報》的社論稱:“明年对于中国而言是一个充满了挑战的年份,中共十八大将进行领导班子的大更替,时机点尤其敏感,社会上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涟漪效应。外部环境也不见得轻松,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持续延烧,美国经济复苏乏力等的影响已经开始波及东亚,依赖出口的中国已然感受到压力。这些内外因素都意味着中共必须尽快摸索出一条治理新路,以便能集中精力克服发展路途上的困难。”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