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荆楚网”署名许薇的评论称:“‘少女援交’惊现于上海滩,是个值得警惕的讯号。”“风行于日本、台湾等地的女中小学生‘援助交际’,今朝登陆上海,规模之大,‘链条’之成熟,卷入的人员之多,都令人震惊,从而成为时下中国社会转型加剧、风气急速堕落的标志性事件。‘援助交际’,乃指以‘性’相援,这个提法本身就彰显着麻木和无耻,说明主动施与陌生男人‘性’在某些少女眼里,已成为‘无所谓’之事,不仅不以为耻,甚至会因其能置换来金钱而沾沾自喜,视为一种‘本事’。 性的开放性、泛滥化给未成年人带来的价值观混乱、耻感沦丧,可见一斑。” 

  北京《检察日报》署名玫瑰金的评论称:“这些女中学生对于钱色交易没有羞耻感。其中一些女孩家境并不差,出卖青春只是因为爱慕虚荣,喜欢购物、享乐,而手头缺少零花钱。”“当她们只是为了一个名牌包,或者一些零花钱而与陌生男人肉体交易时,内心没有任何羞愧。人们痛心疾首:她们的道德感哪里去了?我们的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中国妇女解放从19世纪末即开始呼吁,反对歧视妇女,使妇女获得应有的社会地位和权利,实现男女权利完全平等。在上世纪中期以后,中国女性也曾扬眉吐气,号称半边天,可为什么到了现在,又重入这逼仄的境地?连花季女孩都不再珍视自己,随随便便就以身体换钱。”

《明报》署名高健的评论称:“新闻报道多数内容是描述卖淫者情况,但对那些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的男性描述甚少。对于这宗案件,我不想将之归咎于‘资本主义国家腐朽思想的侵蚀’,更不愿谈论什么‘家庭对道德教育的不足、学校对思想工作的缺位’。笔者认为,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些未成年女生,而在于那些掏钱的男人。” “这些人主观上被金钱和男子中心主义牢牢控制。一方面,他们觉得金钱万能,只要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另一方面,在他们眼中,女性及其身体只不过是供他们享受的商品,买春与买一瓶酒、一条烟毫无二致。”“想到此,你是否也会觉得,单方面地斥责涉案女生贪慕虚荣,显得那么苍白无力,甚至有些讽刺、虚伪呢?”

 北京《环球时报》署名蒋丰的评论称:“我们不能将所有的道德板子都打到这些未成年少女的屁股上,某种意义上,她们何尝又不是这个成人社会的受害者。时下,中国正处于一个价值溃散的时期,新的价值远未建立起来。追求财富、名气、地位成为一股席卷全社会的潮流。在电视、网络、杂志等各式媒体上,都在宣示着无比奢华的时尚华贵生活”。 “一股浮躁的商业戾气充斥着中国社会,所向无敌,其背后所蕴藏着的价值观潜移默化地侵蚀着未成年少女。在此语境下,不只是幼稚未脱的少女,成年女性中,更是不乏当‘小三’、 ‘二奶’者。‘性’似乎已经成为一种可以重复出售的商品,且具有商品化特性。新时代的‘笑贫不笑娼’屡次上演,所谓的道德似乎已经成了无关紧要的东西,约束力过于羸弱,物欲的满足胜过了一切。据报道,中国即将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奢侈品消费国,可见中国人的攀比虚荣之心之高涨,远超越了道德自律与价值自省。”

以上是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特约记者张文中在香港为您报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