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认为:《先秦时代四分五裂的局面与时下全球的“分而治之”十分类似。当时政治思想家提出的“治世良方”也可以为今天提供借鉴:单纯依靠军事或经济实力而不施仁政的国家必将覆灭。》

争夺全球霸权不是比谁更能砸钱?

阎学通教授提醒中国当政者,对全球霸权的争夺,不是比谁更能砸钱,而是要看谁更有政治领导力。言下之意,中国政府以经济利益为单一手段是不可能在世界争霸中取胜的。

此言一出,引起了广泛评论。一方面论者批评阎学通所作的论证不过是幻想而已,因为中国共产党目前是不会也不可能实行古代的仁政,同时也质疑什么是仁政的具体内容。如现在美国奉行的自由、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难道不是一种仁政吗?另一方面也有不少论者指出,中国为何要追求打败美国呢?而今的世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打败了美国中国自己的经济不也就垮了吗?在当今全球化日益深入的世界,提出这种你死我活、有你无我的想法本身不就是冷战思维吗?

不过,除此之外,还可以从其他的角度理解阎学通的呼吁。自八十年代思想开放以来,中国打破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一统天下,各种思潮竞相出台。民族主义、保守主义、自由主义、新左派等均参与讨论中国的现实与未来。然而,讨论归讨论,该封杀还是封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利剑随时可以斩断任何主义的声音。在此种背景下,相对于其他主义,民族主义同官方意识形态有更多的共生性,于是有人希望从功利主义的角度说服当政者,以民族主义取代共产主义。

霸道政策不可能持久?

2000年1月,《明报月刊》发表丁学良教授的文章呼吁中国政府以民族主义回应美国的帝国主义就是一个例子。当时丁学良为共产中国算了一笔细帐,他表示:在中美冲突中,“站在中国的立场权衡,以共产主义对抗民主主义,无胜算的可能;以民族主义抗衡霸权主义,短期内可以减少损失,中期内可以打个平手,长期内可以占上风。”通过夸大美国对中国的遏制,提出美国的侵犯并夸张来自外部的危险,丁学良希望能说服中国政府放弃共产主义投入民族主义的怀抱。

从这一角度观察,阎学通教授呼吁中国共产党采用中国古代仁政的声音也应该是出于同样的苦心孤诣。换句话说,阎学通希望传达的意思是中国目前执行的政策是一种霸道的政策,是不可能强盛和持久的。如要强盛和持久必须放弃现在的专制制度,走向同中国古代仁政相通的普世价值的治国理念。阎教授说得实际上很清楚。他说:实行仁政首先要在国内建立能够感召国外民众的治理模式。这意味着政策的重心应该从优先发展经济转向构建和谐社会,消除目前巨大的贫富差距,用传统美德取代拜金主义,同时消除政治腐败,维护社会公平公正。

有意思的是,严教授的这篇劝说中国当政者放弃专制的雄文发表于美国的《纽约时报》,也许《纽约时报》坚持言论自由原则,即使是此文“以打败美国”为标题也照发不误,也许该报同时也看懂了此文反对专制的深意。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