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庙 | 一点儿也不简单的农村现状

作者:老虎庙 | 评论(2) | 标签:资源, 单车, 煤窑

在一处山沟沟的入口处,我听到了汩汩淌水声,循迹去看,就见到了我在纪录片《西去长安:沟峪滩的日子》里记录到的“祸水”。用我四十一年前打隧道的经验,我知道这水绝非平常。通常它出自洞穴,而非天然流淌。再看那水,灰色、浑浊,依山而下跌跌撞撞着,直到落入平地,就自然在岩壁上留下了白灰似的残迹。当我重新抬头去看那山时,绿就不是绿了,虽然已经冬季,但那枯黄草茎的暗绿却早早被包裹了脏色。我就知道了,那山的深里定然有暗窑存在。拿当地人话说叫“黑口子”,是农民对黑煤窑的别称。

黑煤窑的非法开采活动已经整治多年。农民说“现在可是不能干了。”可是传说中的“非法窑”依旧耳闻。只是变了个身份,合法的窑转包给私人,还有藏在自己后院的私挖洞口等等,你说那是不是黑口子呢?

也因此,私挖滥采、生态灾害、苦难矿工的事情不见消隐,反倒更具免疫力,更具隐蔽性。

山西的煤炭发展大致经历了这么个阶段:先是政府号召“大矿大开,小矿小开,有水快流”(1982-1990)。是私人小煤窑最最活跃的时期;后来达到鼎盛(1990-1998),鼎盛期的山西小煤窑一时间失控,政府审批的合法煤矿约120个,而私矿则达150多座,这也是矿难频发的阶段;后来到了1998年,矿难已经到了登峰造极,北京的安全领导小组不得不四处出击,八方堵漏。中央政府终于采取了惯用的“严打”措施:严查重罚、双管齐下、四位一体、关小建大。全面推进煤矿探矿权、采矿权有偿转让,实施资源整合、采煤方法改革,以及严厉打击违法私开矿行为等。

政策的前瞻性何在?宏观的指导性又何在?这是在经历了无数次血的代价之后,我们不得不提出质疑的关键。

政策的不公开不透明,新法实施的“隐秘性”“自圆其说的‘试探试探’”,其贯穿始终的只为所谓“社会影响问题”、“不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的问题”、“政策的改革永远是‘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

晋中地区的沟峪滩原先是国营洪西煤矿所在地。在日本人统治时期就被盯上而疯狂开采。现在煤矿没了,依附这个“大矿”而生存的附近农民们一时间没了着落。按照最简单的思维,家里养上几辆装载机或是重型运输大卡来做营生。可是放在占中国煤炭产量1/4的整个一个山西来看,买得起机器的毕竟还在少数。怎么办?

历时半个多月,我走过了太行、吕梁以及所经阳泉、汾阳、介休、灵石、霍州和临汾等地,我仿佛看到了中国北方农耕区农村非常普遍的相似情形:放弃千古传统的农业,年轻者赴城打工挣钱。而与此同时,煤矿整顿的“严打”措施导致关停并转之同时,资源开发前后所制定的大政方略又被自己拆散成支离破碎。也因此那个“政策变化像小孩儿的屁股”的早年噩梦被屡屡重演。

简单的强调城镇化改造,简单的号召农民到城里去挣钱,简单的资源前和资源后政策的多变性。这就是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简单的我们农村的现状。

【观看视频地址】http://24hour.blogbus.com/logs/179978994.html

老虎庙的最新更新:

华陵:2011年末留给中国的问号…… / 2011-12-03 00:35 / 评论数(2)西去长安:骑行者刘成义(02) / 2011-11-28 08:43 / 评论数(2)我是山东人 / 2011-11-26 16:11 / 评论数(1)谁来修缮贤良祠 / 2011-11-23 22:43 / 评论数(3)西行长安之:南拒马河(01)[附小纪录片] / 2011-11-19 06:28 / 评论数(5)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8日, 4:31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