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孟达:当假设变成神话

(2011-12-24)

早报导读

● 严孟达

漫步

  一个星期前地铁系统的接二连三瘫痪几小时大事件之后,SMRT就正式进入“多事之秋”,过去一周几乎是无一日安宁,甚至还发生了所谓的“信号系统故障”,让人联想到中国的动车“追尾”事件,有谁不怕?地铁公司SMRT的道歉已显得多余,有道歉没道歉都不重要了。国人对地铁系统的信心已降低到破产边缘,以前人们是“有急事坐MRT最可靠,不怕塞车准时到”,现在却是“有急事不要坐MRT,不怕塞车怕死车”。人们的信心危机,是对SMRT的最大打击。

  总理李显龙宣布成立一个调查委员会在先,陆路交通管理局和SMRT也宣布成立各自的调查小组在后,兵分三路,从内到外,从上到下,对地铁系统的运作,从技术维修到管理,作彻底的检讨、调查。

  民间照旧众说纷纭,对一些技术性的说法,什么“供电轨的支撑架松脱”,什么“集电靴接不上电”等等技术语言,民众未必有完整的概念,但是说SMRT过去只顾赚钱,不在设施的维修上作投资;或是搭客量增多,地铁负荷过大,就很容易引起社会大众的共鸣。如陆交局数据显示地铁与巴士每日搭客趟次的增长比较,SMRT常年报告书中最亮眼的一个数字便是其税后盈利已经从2003年的7220万元,逐年增加到2011年的1亿6110万元,陆交局和SMRT的数据为人们的想象提供了佐证。

  地铁系统的问题不能单从数据来分析那么简单,否则的话,也犯不着成立一个委员会加两个调查小组。三方的调查工作不能拖延太久,因地铁系统故障的问题一日不能根本解决,国人心里就一日不踏实。

  这个已经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危机,让我联想到的一个更大的值得审视的问题是,政治领导人曾经不只一次表示过,“新加坡可舒适地容纳650万人口”,政府没有说清楚的是,650万虽然不是目标,但是人口一旦达到650万,也无妨。政府留有伏笔的表态,让不少人以为新加坡未来的人口目标就是650万,尤其是过去几年移民政策的放松,人口已突破500万,似乎证明新加坡是往650万这个人口数字迈进。

  地铁拥挤成了今年5月间的一个大选课题,现在地铁系统上的技术故障更突显了搭客量的猛增带来系统上的压力。500万人口已使到我们的地铁感受到难以承受的重,技术层面的问题有待地铁当局去查个水落石出,但政府在这个危机过后也许应该全面检讨过去在人口目标下的种种假设。像新加坡这样一个人口密集度特高的城市国家,战争且不说,任何重大危机的发生对社会的冲击力也会起着乘数效应,也会波及国家其他层面。

  从未经历过严重天灾人祸的新加坡人,在地铁瘫痪事件中的反应难免有慌乱,但大体上可以说是“中规中矩”,该砸破地铁车厢窗口的砸破车厢窗口,不该砸破的也没有人砸我砸;新加坡人做惯顺民,过惯安逸,至少还不会乘机博乱,乱打乱砸,从这个角度来看,公众的反应其实是够冷静了。但地铁若多来一次大瘫痪,受困的公众恐怕就不会那么乖了,砸窗的就不只一个人,这也是一个值得警惕的问题,因为公众由于恐慌、愤怒而采取激烈的行动可能影响更多人的安全。

  所以,一个委员会两个小组之外,政府事后也许还应该多设一个委员会研究涉及公众安全事件,公众如何应变的问题。很显然的,过去那些照“剧本”演练的民防演习有很大的不足之处。新加坡人没见过真的,所以参与演习就没有当真。把地震当常态的日本人对地震发生时的应变演练,很认真去做,地震一旦发生时,老人、小孩都知道该怎么做,人们即使逃出屋子,在慌乱中还记得先关掉家中的煤气供应。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