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发表声明,呼吁关注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和妻子刘霞

在2011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夕,中国的不同政见者胡佳通过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声明。虽然被释放后,胡佳一直被软禁,他仍勇敢地发出声音,这是对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也是对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发出的呼吁。

在2011年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前夕,中国的不同政见者通过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声明。虽然被释放后,胡佳一直被软禁,他仍勇敢地发出声音,这是对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也是对国际社会和中国人民发出的呼吁。声明中,胡佳表示,他最有力地支持仍在监狱中的刘被软禁至今的妻子刘霞。胡佳还强烈要求公正地对待言论审查制度的受害者和那些言论自由被剥夺的人们。

女士们、先生们:

我在北京向各位致意。

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人权是世界自由、正义与和平的基础。它又是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奖日。这是属于全体人类和为人类争取和平者的荣耀之日。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日子对人类尊严有这种双重肯定的意义。

首先,请允许我以个人的真实经历做一个与诺贝尔和平奖有关的简单回顾。12月08日,是上届诺贝尔奖获得者刘晓波先生被捕三周年纪念日。这是北京今冬最冷的一天,我本要前往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的上访者们聚集地带,准备为他们提供抵御寒冷和饥饿的帮助。但是中国北京的政治警察们封锁了我的出路,阻挡我前往上访村。为什么?我无法理解专制体制的思维方式,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警察把人道主义也当作他们的敌人,那更何况更高标准的人权呢。

8月9日,我在前往医院治疗时,在政治警察的跟踪监视下前往刘晓波的家探望刘霞。被刘霞家门外被负责软禁她的保安粗暴拦截。我要求对方提供阻拦我访友和限制刘霞自由的法律依据,很快负责管辖刘霞的警察们赶到,将我扣押六小时。这就是自由公民看望自由公民的后果。9月,警方给我提出了三条底线之一就有绝对阻止我再前往刘晓波的家探望刘霞。而作为亲历者,在这里我愿意向全世界任何政府机构、人权组织和新闻媒体提供证词,证明刘霞确实处于被非法拘禁的状态,过着没有自由的生活。甚至刘晓波的兄弟都无法与刘霞联系。中国的外交部关于刘霞的陈述皆属谎言。在中国,当一个人成为政治犯时,往往意味着他/她的父母、配偶和孩子也同时成为政治犯。应当对北京这些人权压制事件负直接责任的,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和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因为他们主导司法权和北京的地方行政权力。这些都被滥用于剥夺公民的政治权利和民主权利。

再向前追溯,2008年12月10日,中国政治警察一个月内第七次到监狱试图说服我,他们重申代表外交部、公安部和中共北京市委的意思,让我公开发表声明,拒绝萨哈罗夫人权奖的授予,拒绝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作为“回报”,我可以在两个月之内以保外就医的形式获得“自由”,同时将得到所获奖金额两倍的金钱“补偿”。在监狱中常常手铐脚镣加身的我,多么渴望拥有自由,回到父母、妻子和不到一岁的女儿身边。但这一切都不能以尊严为代价。我清楚,获奖和被提名的公民不是胡佳,而是这个国家所有争取政治权利并受到压制的公民们。人格无可交易,原则不能打破,道义没有退让的余地。这段过程可以反映出萨哈罗夫奖和诺贝尔和平奖给中国政府的道义压力,不论当局以什么方式表示轻蔑和反对,但他们实际上已经输了,他们很担忧这些奖项成为化开冻土的暖流。

2008年10月10日早晨,我突然从远离北京的天津潮白监狱,被押解到北京南部的北京市监狱。我母亲和妻子、孩子每月探视的距离缩短了三分之二,减轻了老人和孩子的劳累。一年后我才知道,原来这是由于我受到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而那一天获奖者将揭晓。在这里,我想让全世界知道,诺贝尔和平奖的被提名或获奖,给中国监狱中或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异见人士肯定会带来一定程度的保护,改善他们恶劣的生存条件。否则他们的境遇会更糟糕。在这里,我们可以期待刘晓波将来给大家讲述狱中与诺贝尔奖有关的经历。

刘晓波因为参与起草《零八宪章》而入狱。三年来《零八宪章》有一万三千签署者,这相对于中国人口,只占十万分之一。这源于中国统治者给社会制造的恐怖以及在互联网络上封锁。我今年出狱不久也签署了《零八宪章》,而我妻子曾金燕是第一批签名人之一。签署时,我的感觉又回到了奥运会之前我们针对许多人权个案的签名行动。那时我们与晓波常常配合。但没有想到,温和理性的《零八宪章》,居然引发了对参与者刘晓波的牢狱报复。这其实不是针对他本人,而是要用他付出的牢狱代价来恐吓其他坚持倡导民主宪政的中国公民们。宪章中描绘了部分公民心中理想中国社会的蓝图,我们只是在重申普世价值。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有权提出他心目中的社会理想,而不应受到任何来自中国党卫政治警察的压力。我相信,零八宪章中所强调的那些普世价值,十年之内都会写进中国的宪法。并且依此实施宪政。

去年的12月10日,世界面对着空椅子,见证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中国大陆公民刘晓波先生。和平奖往往能成为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一个大洲的共同骄傲。它终于来到了中国大陆,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悠久的专制帝国。感谢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选择中国异见人士。对于海内外若隐若现的争议,让我们回到自由至上的原则,事实是中国的每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公民都是无罪的,都应该立即无条件地获得自由,恢复名誉。如果你认为自己信仰正义和民主,那么我们就有道义责任为刘晓波和刘霞争取在中国这块土地上自由生活和表达的权利。我们的对手是专制者的暴力机器,我们要抵抗和变革的是专制制度,而不是被这个体制压制的异见人士、维权者。当局不仅从我们的恐惧中获益,而且从我们彼此的漠视和攻讦中获益。在专制者眼中,我们都是异见者,都是一样要被它压制的对象。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人,所谓英雄,那只是一个平凡的人做了非凡的事而已。英雄往往是不断战胜自己的恐惧,坚持去争取自由的人。当我们准备批评别人时,请让我们先成为自己符合内心英雄的标准。面对暴政,我们的恐惧来自于我们一盘散沙的状态,而一盘散沙的状态更加剧着个体的恐惧。搁置理念和行为方式的分歧,接纳人性的弱点,当我们相互凝聚包容时,就形成对专制者的制衡和压力。在寒冷的政治冬季,让我们相互雪中送炭。

当诺贝尔和平奖的网站在中国都被封锁,中国人可以感到共产党的“北京墙”要阻隔什么。现在的中国,如同曾经种族隔离制度下的南非,且这里才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战场。这里有刘晓波,这里也有盲人陈光诚、艺术家艾未未、维权律师高智晟……更多的是那些在网络上、在现实中为公民权利奋战的亿万中国公民。中国的民主化,是世界议题,中国的民主化是对世界和平至关重要的保障。也唯有中国理性渐进的民主化,
能让这个饱经战争和自相残杀的国家和平转型。

今天我们庆祝阿拉伯之春,同时我们更期待并准备着北京之春。再次感谢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选择中国。感谢世界对中国人争取自由的支持。

胡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10日, 10:01 上午
编辑: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