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6日,“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听证会,探讨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年后,中国狱中政治犯的现状及政改前景。

Photo: RFA

12月6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举行听证会,探讨中国狱中政治犯的现状及政改前景(记者何平摄)

下载视频文件

m1207-jzp2.jpg

图片:听证会现场(RFA记者何平摄)

出席星期二听证会的组织包括“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女童之声”、“劳改基金会”、“女权无疆界”和“对华援助协会”等。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新泽西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托弗•史密斯指出,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至今仍被中国政府关押,他的妻子也同样处于监视居住状态,而中国类似刘晓波、、高智晟等持不同政见人士的遭遇绝不是个案,只是当局持续打压状况的冰山一角。

加利福尼亚大学学者林培瑞在证词中,赞扬刘晓波是一位从普世价值角度审视人生的作家,也正是他所持有的这一标准为当局所惧怕:

“刘晓波看到中国今天的问题在于政治体制本身而绝非在于人民。他坚持认为普通人,包括指控并把他投入监狱的人并不是他个人的敌人。他的最终目标,就是通过和平方式改变现行政治体制。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当局关押刘晓波正是担心其自身统治的安危。虽然刘晓波至今仍然身在狱中,但我想,他现在的心境要比中国的统治者安宁得多。”

中国著名异见作家刘晓波于2009年12月25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目前尚在辽宁锦州监狱服刑。由他参与起草的中国政治性纲领文件《零八宪章》,提出了在民主宪政架构下取消一党垄断执政特权的主张。

星期二的听证会上,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主席弗雷泽表示,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后,中国当局对政治异见人士的监控正日趋强化:

“针对刘晓波事件及所有国际性的活动,国际笔会依照世界人权公约的准则给予了高度关注。我作为国际笔会成员今年夏天有幸访华,所有11位应邀前往美国驻华使馆座谈的中国作家,途中均受到中国警方威胁无法成行。而我们试图访问刘晓波妻子的举动也受到当局阻拦。这种政治性的打压状况尤其在中国今年年初 ‘茉莉花革命’之后,更为恶化。”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裁格什曼在证词中指出,随着经济资源的充实,中国模式下的专制体制给中国国内的民主化发展方向造成了不确定的影响:

“有关中国对全球民主化潮流影响的共识,是中国正对世界政治实施一种反民主化的影响。这不单影响到朝鲜、古巴,也影响到世界其他地区。中国政府正通过经营国家资本主义的方式建立一套与欧美不同的强权体制。虽然近年网络信息和维权运动更为活跃,但日趋严厉的政治压迫显示中国的民主政治转型并没有成为现实。”
前“六四事件”学生领袖、“女童之声”创建人柴玲在证词中回顾了她与刘晓波交往。柴玲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今年的人权状况它不光是对政治犯肆意打压、追捕,而且通过失踪的方式,反映了整个中共领导人的这种极度的恐惧。我觉得中国实际上政治改革几乎是没有,但在精神改革方面在中国开始大大兴起。我还是觉得有希望。”

就中国民主化的发展,“劳改基金会”执行主任吴弘达认为这还将是一个长期的探索过程。他在会后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的民主化有很长一段路。对于民主来说总是乐观的。你可以看到最近几年的国内情况有很大变化。共产党也可以当资本家了,在国外大量地搞孔子学院。但是总体来说七千万的党员还是控制着新闻、控制着军事、控制着政府。这恐怕还是很大的问题。”

宗教权益组织“对华援助协会”的负责人傅希秋牧师当天在作证中强调了目前中国维权和宗教信仰方面面临的困境。他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整个的人权、法治和宗教自由的状况严重的恶化,刘晓波的空椅子的一年之后仍然存在,当然是一个现实的事实,同时我也想特别强调因为宗教自由也是《零八宪章》里面的一个重要的内容。我们相信如果没有宗教和良心的自由,就没有集会的自由,没有言论的自由,也没有结社的自由等等这些《零八宪章》和刘晓波先生所倡导的。”

美国“女权无疆界”负责人利特尔约翰在会上呼吁中国政府担负维护人权的国际义务,并敦促美国行政部门在处理中国人权问题上避免出现双重标准。美国国会“汤姆•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共同主席、佛吉尼亚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也出席了星期二的会议。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