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30日 22:50:03

  伤别离
   真正的分别
   是一言不发
   转身就走。
   我说的是死亡
   那一年夏天
   兄长说走就走
   任凭我哭天抢地
   他也不会醒来。
   我说的是时间
   一年多的光阴啊
   再也回不来了
   即使我的皱纹再深
   也留不住她。
   别哭
   下半夜,我睡不着了
   所以开始做梦
   首先我梦见了原因
   一个人翻山越岭
   遇到的全是陌生人。
   不过很快我梦到了火车站
   父亲一脸泪水,为我送行
   我跑过去拥抱他
   拍着后背说,别哭,别哭
   过几天我就回来了。
   当然,我每次都能梦见母亲
   这么多年过去了
   她还像小姑娘一样
   躲在父亲的背后
   一句话也不说。
   在梦里,我总是远行
   总是离开父母。
   可是一旦离开父母
   我就遇到了警察。
   大街上贴着通缉令
   上面有我的照片
   那是过去
   不是现在。
   我过去是黑色的
   后来我变白了
   我先过上了老年生活
   现在才遭遇青春。
   所以我对着警察笑啊笑
   他们过来盘问我
   可是没有认出我
   我张开双臂拥抱他们
   拍着后背说,别哭,别哭
   他们却连连后退
   一脸的惭愧。
   但是孩子们认出了我
   在窄小的城门口
   每个孩子都是六岁的样子
   她们穿着绿色的百褶裙
   脸上堆着怨恨。
   我跑过去拥抱她们
   拍着后背说,别哭,别哭
   她们说梦见了赞美诗
   如果有一台钢琴
   孩子们就不哭了。
   当她们说话的时候
   远方出现了
   而更远的地方
   站着一位抽象的人
   他穿戴着生活
   迎面向我走来
   和我一样的面孔
   一样的性格
   我想,他可能是我的父亲。
   吃饭的意义
   从早上开始
   我就看见漫天的虚无。
   吃饭有什么意义
   这个问题拖到深夜
   依然没有答案。
   连续几天不吃饭
   人会死吗?
   母亲说,死亡多好啊
   父亲知道自己病重之后
   就不再吃饭,坚决不吃饭
   他担心自己久卧病床
   给别人添麻烦
   不吃东西
   就可以死得更快。
   这听上去
   是一个不错的计划
   为了死亡
   我的父亲最后的工作
   就是禁食。
   现在我开始模仿父亲
   从早上,到深夜
   我不吃饭,坚决不吃饭。
   虚无堆满了桌子
   吃饭有什么意义
   我的牙齿本来是白色的
   后来变成黄色
   远远看过去
   像一颗颗腐败的玉米。
   灰尘奏鸣曲
   首先是地板
   地板是深红色的
   任何细节落在上面
   都会刺痛我的眼睛。
   我的人生使命
   就是每天清理灰尘
   多少年过去之后
   她们积累成一部历史
   每颗灰尘都变成我的邻居
   每个邻居都有一串糟糕的故事。
   我对她们的了解
   不如她们对我的了解
   我因此积劳成疾
   因此反复工作。
   这就是时间
   也是空间
   因为我存在
   灰尘从地上跳起来
   成为空气的一部分
   无论我呼吸,还是不呼吸
   她们都存在。
   我别无选择
   这是我的地板
   这是我的家乡
   无论我睡觉,还是醒来
   灰尘们都存在
   因为她们是历史,我的历史。
   多么快
   多么快!祷告的钟声已经敲响
   时间就要过去。
   让我努力,把夜色留在河边
   把歌声融进你的身体。
   工作
   今生今世,我惟一的工作
   就是和你相遇。
   用尽毕生心血
   挽留你。
   恐惧
   时光迅速流逝
   大地更换容颜。
   我全部的恐惧啊
   就是担心你离开。
   为什么
   为什么直到现在
   我才爱上你。
   风随着意思吹
   为什么我不能跟着你飞行。
   但是
   多少人在我身体里穿过
   多少黑暗,一层层把我包围。
   但是我的爱情独一无二
   但是我的梦想,决不模仿别人。
   献词
   你太美
   不属于人间
   只能栖息在
   神的身边。
   我的梦想
   人的工作是左右腾挪
   天使的工作是上上下下。
   看看吧,我的身体太重
   拖住了我那古老的梦想。
   窗口
   所以我放弃了行动
   任凭想象力游走。
   呵,当我只剩下想象
   我终于认识了死亡。
   死亡只是一扇窗口
   它就在我的想象力之内。
   当我开始,她就结束
   当我结束,她就开始。
   我的作文成了尘土
   我注定只能
   在中文里歌唱。
   这是神的美意
   是

Categories :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