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郭宇宽 | 评论(0) | 标签:伪道学

官商之间有甚于画眉者

郭宇宽

中国古代有四大风流韵事,其中之一叫张敞画眉。张敞,汉宣帝时为京兆尹,相当于今天的北京市委书记。有一天有人向汉宣帝举报张敞,说他作风不正,道德品质败坏。为什么呢?因为他给人民群众看见,在家给自己老婆画眉毛。汉宣帝听了很不高兴,就把张敞叫过来说,你作为一个无产阶级高级领导干部,应当作出表率啊,怎么能干这么伤风败俗的事儿呢?张敞回答说:臣闻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者。意思就是夫妻之间做的事儿,比画眉毛过火的事儿多了去了。皇帝一听也是这么回事儿,也就不追究了。

这事儿在今天看来很搞笑:一个男人给自己的老婆画个眉毛,也值得拿到大家面前讨论讨论?但这其实也不难解释,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那时候整个社会假道学横行,大家都有道德洁癖。假道学横行的后果就是:一,整个社会的道德标准很高,但没有人能做到;二,因为大家都做不到,所以就只能靠喊口号来表现自己道德高尚,搞得每个人都很虚伪;三,大家都在盯着别人看,一旦发现蛛丝马迹就揪住不放,以批判别人来证明自己格调很高。

这让我联想起卢俊卿和杰出华商协会。卢俊卿被揭发搞“合影经济”,拉一些退休领导和商人们合影,并收取费用。不难想象,在中国很多商人也都愿意出钱干这事儿,因此卢俊卿受到网络舆论猛烈地批判,被指为官商勾结,恨不得把人家活埋了。其实真正的合影经济也不是卢俊卿发明的,电视台搞个什么年度经济人物评选,找些各路人马捧捧场换些广告赞助,也是一个路数,这对社会也谈不上有多大危害。而实际上,真正的官商勾结,远不是合个影所能相比的。很多的权钱交易,老百姓根本就看不明白,甚至很多记者也搞不懂。官商之间合个影,大家就群情激奋,而许多真正的腐败,大家都看不见,看见了也管不了,甚至都习以为常了。

今天的中国社会,一方面向孙立平讲的那样,正在加速走向溃败,而在另一方面,基于互联网的泛道德主义倾向也越来越严重,凡事都喜欢上纲上线。

王小波在《知识分子的不幸》中讲过这样一个故事。他的某位世伯,文革前是某学校的校长,总喜欢用二十四孝的故事教导学生什么叫百善孝为先。忽一日来了文革,他的学生就把他赶到冰上说:我们打听清楚了,你爸今儿病了,要吃鱼,你不是给我们讲卧冰求鲤吗,脱了衣服,趴下吧,给我们表演一下。这位世伯从此落下病根,健康全毁,以后再听到二十四孝就起鸡皮疙瘩。王小波用这个故事来给知识分子提个醒,点明了假道学的危害,但我认为这个故事对任何人都有启示意义。那些喜欢在网上拿着道德大棒到处打人的人或许也可以从这个故事里听出点什么:说不定什么时候大棒就打在了自己头上。

郭宇宽的最新更新:

民粹主义就是人民的“青春期” / 2011-11-28 08:15 / 评论数(1)微薄式的“自激系统” / 2011-11-19 10:37 / 评论数(1)警惕“广场式审判” / 2011-11-01 12:27 / 评论数(5)宁可错误,不要猥琐 / 2011-10-23 11:04 / 评论数(4)网络暴虐情绪的社会土壤 / 2011-10-12 22:40 / 评论数(4)

美国私立高中搜索引擎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