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 | 北大可辱,蔡元培不能辱

北大可辱,蔡元培不能辱

 

顾则徐

 

 

据东方早报报道,对最近又蜂起的要求将蔡元培先生坟墓迁到北京大学的呼声,蔡元培孙女蔡磊砢于11月24日在香港作出了回应,表示蔡家人认为蔡先生墓应留在香港。我以为,这是蔡元培先生后人极其明智的选择。将蔡元培先生坟墓迁到今日之北大,是对蔡元培先生极大侮辱。

 

作为一个机构,北大是可辱的。今日之北大,不过是京师大学堂的拙劣翻版。京师大学堂是北大前身,今日之北大与京师大学堂同是由官僚从表及里把持着的官学机构,京师大学堂是原版,今日之北大不过就是一个翻版。但这翻版是不如原版的,一是地位无法比,梁启超草拟的章程规定“各省学堂皆归大学堂统辖”,等于就是高等教育部,而今日之北大不过是越来越众多的副部级大学中的一所;二是学问修养无法比,京师大学堂第一任“校长”是吏部尚书孙家鼐,孙家鼐不仅是光绪的帝师,而且也被老外认为是“所有中国官员中最有教养、最具绅士风度的人之一”,而今日的北大只能写出既不逻辑又不感性的“化学是你,化学是我”。

 

中国有三大教育家蔡元培、陶行知、晏阳初,三人中蔡元培先生主要活动于高等教育领域。在高等教育领域,就民国时候北大的校长而言,今天人们熟悉的名字还有严复、章士钊、蒋梦麟、胡适、汤用彤,都是跟蔡元培先生一样经得起历史检验的学问大家,但仅仅从教育角度说,蔡元培先生的历史性成就是首要的。从京师大学堂改变为今天人们心目中的“北大”,乃是蔡元培先生之功,可以说没有蔡元培就没有“北大”。因此,在中国的高等教育领域,蔡元培先生是一个符号,是中国高等教育的颠峰象征。

 

从教育改变中国的深度和广度来说,无论是陶行知还是晏阳初,都是难以跟蔡元培先生比较的。北大之所以有“北大”,乃是在于领导、奠基和开创了新文化,不管之后历史如何曲折演变,但全部的文化都建立在蔡元培先生的“北大”根基之上。新文化的三位最主要代表人物陈独秀、胡适、鲁迅,都得益于蔡元培先生的慧眼和气度。近乎过着流浪生活的媒体人陈独秀自以为没有文凭,无以服众,登门寻访的蔡元培先生却认为他的小学学问是翘楚,有着社会影响力和开拓精神,为他伪造履历,请他担任北大最重要的文科学长一职。陈独秀推荐远在美国、毫无地位的青年胡适,蔡元培先生马上让胡适成为了北大最年轻的教授。毫无名气的鲁迅不仅被蔡元培延聘到教育部工作以保证稳定的收入,而且又请到北大兼职授课。虽然蔡元培先生一生不赞成共产革命,但没有蔡元培先生就没有中共的开创。章士钊推荐毫无地位的李大钊,蔡元培先生让李大钊担任了图书馆长,李大钊不仅由此成为中国现代意义的图书馆学奠基人,更是与陈独秀走到一起,创建了中共。

 

蔡元培先生说:“大学为研究高尚学问之地。”但今日之北大则是高楼日多、学问日少,是个教育名义的企业。蔡元培先生说:“入法科者,非为做官;入商科者,非为致富。”但今日之北大却是以出了多少官员和富豪为荣耀,而不是以学问为荣耀。蔡元培先生要求对学生“教之以公民道德”,“何谓公民道德?曰法兰西之革命也,所标榜者,曰自由、平等、博爱。道德之要旨,尽于是矣。”但今日之北大,却是喧嚣着要向金氏祖孙王朝学习的“三骂”道德。至于蔡元培先生教育思想的灵魂“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今日之北大更是难以望其项背。这样的北大,如果把蔡元培先生迁葬进去,万一批准,不过就是造个豪华工程,再加上一个豪华典礼,却于蔡元培先生的思想和人格,进行了极大侮辱。所以,让蔡元培先生平静地躺在香港,乃是最好的纪念和尊重。

 

 

2011-11-26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10日, 10: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