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则徐 | 危险的赵白鸽“红会非慈善论”

危险的赵白鸽“红会非慈善论”

 

顾则徐

 

 

新近上任的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女士在参加本月企业家论坛期间,就她的上任会给红十字会带来什么、红十字会该怎样走出“全民信任危机”等问题,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的专访和一些记者的提问。这是赵白鸽女士上任以来第一次直面公众阐述自己的想法,提出了一个“红会非慈善论”。赵白鸽女士说:“红十字会不是慈善机构,而是人道组织。”我以为,赵白鸽女士的这一论调是非常危险的。

 

中国红十字会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在其章程中有规定。《中国红十字会章程》第三条规定:“中国红十字会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统一的红十字组织,是从事人道主义工作的社会救助团体。中国红十字总会具有社会团体法人资格,地方各级红十字会、行业红十字会依法取得社会团体法人资格。”从字面上看,赵白鸽女士的“红会非慈善论”似乎并无错误,但是请问:什么叫人道主义工作?什么叫社会救助?其内在的涵义之一难道不是慈善?没有了慈善,难道有什么人道主义?没有了慈善,还会有社会救助?灾难、战争中的救援、救助、救护,其内在的精神难道不是慈善?

 

赵白鸽女士的“红会非慈善论”,要害在于把人道主义跟慈善割裂开来。就精神层面而言,慈善根源于人性之善,是由人性中善的一面引发的行为,它是人的同情、怜悯和信仰。慈善是人类古老的思想和行为。孟子认为:“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人皆有不忍人之心。”慈善作为一种精神,恰恰是人道主义的内在本质之一。人道主义作为一种思想主张,源于古希腊,发扬于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由人本主义而具体化为自由、平等、博爱,博爱即慈善。红十字运动的兴起,精神基础是博爱,也即慈善。没有慈善,红十字运动就没有了自己的精神基础和灵魂。

 

那么,赵白鸽女士为什么会有“红会非慈善论”呢?这首先不是赵白鸽女士个人的原因,而是跟我国几十年来的精神灾难有关系,是这种灾难在赵白鸽女士身上的自然显现。几十年前,中国社会的精神被阶级论所统治,中国的民族精神被彻底扭曲,人性论被批判,人的一切思想和行为都被作了阶级分析,慈善被否定。在现有的《辞源》、《辞海》、《现代汉语辞典》、《中国大百科全书》中都没有慈善家词条,慈善事业被看做是“带有浓重的宗教和迷信”,被简单定性为是“做好事求善报”。慈善与人道主义被对立了起来。

 

在阶级论统治中国人精神的同时,人道主义自然也被批判,人道主义被定性为了必须要给予否定的资产阶级思想和主张。长期主张和宣扬阶级观点的文艺批评权威周扬在晚年有了觉醒,仅仅只是有限度地宣扬了一下人道主义,结果被气死。既然如此,在中国大陆为什么还会有红十字会存在呢?这不过是无奈而已。因为,红十字是世界性的组织和运动,中国不能没有这样名义的组织进行对应,不然,中国政府的大量国际活动就无法开展。所谓人道主义,更主要只是一个名义,精神则被忘记。《中国红十字会章程》第四条规定:中国红十字会“接受国务院管理。地方各级红十字会接受同级人民政府管理。”赵白鸽女士是享受很高行政级别待遇的。

 

赵白鸽女士说:“一个有着107年历史的红十字会,怎么会在一个小姑娘郭美美的冲击下产生这么大的问题?我很震撼,也在深思。”但是,我从赵白鸽女士的“红会非慈善论”里,不仅没有看到希望,而是看到进一步的危险。不知道红会的慈善本质,红会怎么能真正扭转“大的问题”?

 

 

 

2011-11-15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10日, 10: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