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是中国农民的命根,历朝历代对土地改革慎之又慎。大陆当局近来开足马力,对土地进行股份制改革,这无异于为强势集团兼并土地大开绿灯,势必造成大规模流民。

国土资源部副部长王世元日前表示,国土部门将鼓励有条件的地方进行农村土地股份制改革,土地上市交易将成为常态。香港媒体评论,王世元的讲话表明,早先提出的土地流转政策进入具体实施阶段,这将给社会稳定埋下一颗巨大的计时炸弹——当年朱镕基搞国企股份制改革,抓大放小,使上千万工人下岗,大量的国有资产流入权贵们的荷包,造就了成千的亿万富翁。如今土地股份制改革,权贵们又将屠刀指向农民,可以预见,这将是中国社会的最后疯狂、最后一场暴富盛宴,但紧接着,当局很可能要面临农民被逼上梁山的后果。

表面上,土地股份化有利于还富于民,让农民以土地抵押进行借贷,但问题是一旦土地成为商品,最终受益者是势大财雄的权贵们,他们可以利用特权或财富,低价购入农民的土地,摇身成为新地主,而那些失去土地的农民则沦为一无所有的游民。农民离开赖以生存的土地,一旦又丢失饭碗,他们何以生存?只能揭竿而起。

纵观中国五千年历史变迁,历朝历代治乱兴替,基本矛盾皆源于土地,无论是隋唐的天下大乱,还是元末、明末的大规模农民起义,土地问题始终困扰着统治者:分田分地夺天下,兼并土地失天下。朱元璋当时打出的旗号就是分田分地,起义军如滚雪球般壮大,最终夺取政权;明末土地兼并极其严重,随便一个王公大臣占有的土地少则几十万亩,多则上百万亩。于是,李自成又提出“均田免赋”口号,迅速赢得贫民和农民的支持,几年间便将貌似强大的明王朝推翻。

最近十多年,内地房地产市场迅速发展,权贵们在各地跑马圈地,兼并土地,已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他们动不动购置几十套楼房,弱势群体则无片瓦遮头。更有甚者,部分地方官员明目张胆地通过公安暴力机器,驱赶农民,强占民田,俨然成为当代的大地主。现在看来,土地股份制改革如果启动,土地自由交易成为合法,中国的土地兼并又将迎来新​​高潮,但不幸的是,当土地落入寡头手中之时,便是神州天下大乱之日。

港媒还历数了当今农民的苦楚。在这个国家,一个农民从生到死都没有多少权利,也没有什么福利,尽管在名义上农民享有一个城市居民1/4的选举权。但他们依然必须接受国家(官吏)严厉的管理,户口壁垒是一种严,准生制度是一种严厉。而现在如日中天的丧葬制度——或者说准死制度更是一种严厉。港媒说,一个农民,在这个国家微若蝼蚁,默默地生默默地死,生得不“伟大”,死得不“光荣”,“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像牲口一样勤劳一生仅仅是讨了一口饭吃。许多农民无法承受医疗费而病死,对农民来说已算正常死亡了。2009年,一个92岁的耄耋老者陶兴尧竟然被官府的强拆逼得自焚,估计是破了吉尼斯记录的……。

现行的农村丧葬改革是很令人恐怖的。谁家人要死了,这家人就陷入深深的双重恐惧之中。相关规定中明确,死亡必须立即报告国家(官吏),被举报则要接受惩罚。因为举报有巨额金钱奖励,邻里亲友之间出卖告密之风大盛……。对火化后重新土葬这种普遍存在的荒诞现实,实在经不起一个正常人的推敲。这不能不使人想起1958年全中国人砸锅炼钢的壮举,这二者何其相似。如果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对骨灰盒进行土葬必须向国家(官吏)行贿赎买土葬权,在加上火葬费用;在此,国家(官吏)从死人身上狠狠敲诈了一大笔钱。而大炼钢铁时国家并没捞到多少好处,损民不利国(官吏)。共同之处是置民众于水火,对人权滥意践踏和剥夺。在中国目前这种丧尽天良的丧葬制度下,中国的掘墓从业者迅速发展壮大。一些地方官吏为了节约掘墓成本,竟然强制缺乏行为能力的中小学学生进行掘墓。

曾有一个真实的案例,贵州偏远山区的农民也被强制火葬,尸体翻山越岭运到火葬场,仅运费一项就足以使其倾家荡产。对当下这些死去农民来说,他们一生几乎都在饥饿和压迫中度过:1960年代大跃进几乎饿死,1970年代学大寨几乎累死,1980年代后刚开始认识人民币了,国家对教育和医疗完全撒手——那丁点血汗钱够供个大学生,还是够做个手术?!

中国人认为对人最大的诅咒是“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中国人认为对人最大的侮辱是曝尸掘墓。如果说过去半个世纪里中国农民活得不像个人,至少还可以入土为安,死得像个人的话,如今他们连死得像个人都成为奢望。当年,林昭被权力当局以法律的名义杀害之后,刽子手竟然无耻地向林昭的母亲索取5分钱的杀害林昭的子弹费。如今,在世界大多数国家将丧葬与教育医疗住房一起列为公民基本福利的背景下,诺大中国,竟容不下一缕卑微的孤魂栖身。……

对农民的迫害,已成为中国大陆权贵们的最后疯狂、最后一场暴富的盛宴。在以前的农民被自焚、被殴打、被死亡、被专政的案例已经无计其数;就在大陆当局开足马力,对土地进行股份制改革,为强势集团兼并土地大开绿灯的近日,农民被迫于与当局对峙的新闻就频频见诸媒体。比如20111124日上午,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新前街道七里村发生严重征地冲突,当局派出逾千人和护地农民发生激烈冲突,现场一片混乱,对村民进行暴力殴打,导致20多位村民受轻重伤。据悉,当天上午10点左右,当地政府官员带着城管、公安、政府各部门的人及不明身份的人近2000人,现场亦备好多辆120急救车待命,准备拆除村民9月底搭建的护地帐篷及强行进行施工,遭到村民阻止。当时,这帮人冲上去就对着护地村民进行殴打。有村民形容现场惨不忍睹,呼天喊地,一片混乱,有的当场被打得大小便失禁。

在现场的徐姓村民告诉媒体说:“政府来了一千五百人以上,带着头盔、皮棍,将近(24)上午11点多,他们趁村民回家吃饭人少时,第一批冲过来的城管和黑社会,将近六七百人,两地夹击,看见村民不走就打,拳打脚踢,有五、六人打一个,有逃到田里的村民,二十多个人追着打。后面冲上来的是公职人员,谁跨进警戒线谁就被打,打了好几人趴在地上,被打者伤势很严重。”现场的村民看到这场面也吓呆了;徐姓村民说:“那场面很残忍,有村民吓得晕过去,有的吓哭,有一位中年妇女被打,可能体力吃不消,当场大小便失禁。至少有四、五个老人被打,喉咙一掐,提起来扔到路边,把他们吓走。有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被打得住院,最少有十个人住院,有七、八个重伤,轻伤的也很多。”

潘姓村民表示,政府来了一、二千人,过来就打人,只要村民多说两句就被打,很多人受伤住院,有的被打的头破血流。老百姓说政府比黑社会还黑,让农民无法活了。当天,村民潘根顺被打成重伤送进医院,靠氧气维持生命;村民李利、彭荣清、解荷莲、徐启春、徐祥国、李元春、童冬菊、王金梅、邱雪云、潘朋建等人则有不同程度的伤残;……。村民反映,那些不明身份的人是政府一天300元人民币雇来的,当地官员还暗中吩咐医院,不要给住院的村民用药。近日,当地政府还不断抓捕带头维权村民,有许多村民不敢回家。

据悉,七里村共有村民3500多人,是黄岩蜜橘主产区,桔林和土地面积总和有2700亩左右。201056月间,在农民不知情下,当地政府以每亩5.6万元低价强征七里村北院线以东2000亩左右、北院线以西500亩左右(包括基本农田)的土地,而地方政府却以每亩425万卖给杭州绿城房地产开发公司搞房地产开发。

该村赖以生存的土地被政府贱卖,导致农民生活失去保障。为此,村民曾多次进京上访,都被地方政府截访。为保护土地,全村村民搭帐蓬日夜轮流坚守保护自己的土地。徐姓村民表示,当地政府以低廉的价格征收土地搞开发,有些土地没有审批手续。他说:“开发商说已支付村民养老和医疗保险,一个人将近9万元给了政府,但政府没有给村民,村民认为钱被官员贪污,为了保护土地,村民守在那里不让推土机动工。”

而七里村村民到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查询涉案地块的土地审批文件,发现涉案地块,系政府用化整为零分9个批次、拆分审批、避开国务院等政策而获得。另外,涉案地块均已超过四年没有具体实施;201111日,涉案地块被国土局以每亩400多万元的价格出让给杭州绿城房地产公司搞商业开发。徐姓村民表示:“现在政府向村民下黑手,真的很无奈,共产党搞得百姓民不聊生。”今年1124日之前,有50多位村民到北京上访回来,有七、八个带头的村民被关在当地黑宾馆里,至今未放。

就在农民被当局残酷迫害的同时,大陆的城市居民也同样凄惨。20111125日,成都市温江区的天府社区一家农户被三四百名警察围困,把男女老少连拉带打地拖出屋外,有谁抗议立即就被抓走。70多岁的老妇人被殴打得当场昏迷,其女康凰英拨打急救电话后,为现场母亲拍照存证时,就被几个警察按倒在地,警察还将手伸进内衣乱摸,并撕碎外衣和内衣口袋抢走了相机。房屋被挖掘车推倒,家私物品被掩埋在废墟当中。温江区康凰英对记者表示,她今天上午回娘家,上午8点过后,刚走到温江天府社区青泰小区附近的娘家时,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只见来自区政府各级官员、各派出所警察、协警、城管等部门三四百人围住她家房屋,警察进屋去把她的几个亲人连拉带拖的朝屋外拽。康凰英说,她70多岁的老母亲也被粗暴的连拉带打的弄出来打倒在地,由于母亲有心脏病,当场昏迷;一时间哭声、喊叫声响成一片,带着抗议情绪的几个亲人被说成妨碍公务,强行被抓走四人,她的二哥二婶不知去向。

由于母亲昏迷,她打了急救电话,马上又掏出相机拍照,这时冲上来几个警察抢相机,她迅速藏进内衣口袋里,几个警察把她一个弱女子按倒在地,手伸进内衣乱摸,同时撕碎外衣和内衣口袋抢走了相机,这时只听见“轰轰”声,她家二百多平方米的房屋被挖掘车推倒了,家私物品被损坏,全部掩埋在废墟当中。有目击者表示,他们也被警察禁止拍照和驱赶,远远的看见他家八口人,无论大人小孩、男女老少,像捉小鸡一样朝屋外扔,然后踏平房屋,强占地皮,特别是殴打老人和抢相机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是政府的行为。

康凰英说,他们事先也听说要拆她家房屋建制药厂,他们也主动去找过有关部门,都没有明确答覆,只说要作部份人员的安置,而其它拥有产权但户口不在本地的亲人不作安置,也根本不按房屋的等价和相等的面积作赔偿。在当天暴力拆迁前,没有任何人来商谈拆迁事宜,也没有出示过任何拆迁告示和相关文书。

为什么当局敢如此残酷地迫害中国大陆普通老百姓?说到底就一个字:钱!

为了钱,他们不仅不顾自己的党法和党规,甚至连基本的人性都没有!

最近,大陆网民列举了近代中国最悲催的5件事:一,好不容易建立新中国,结果新中国饿死的比抗日战争牺牲还多。二,内战死了几百万同胞,结果发现其实国民党不比共产党差。三,发现当初所谓四大家族其实有还没有现在党国的处级干部有钱。四,请神容易送神难。五,反美反西方几十年,结果带领我们反美的人后代移民美国。1949年时他们就是这样许诺,我保证你们世世代代过上安稳富足的生活。结果,不到20年,就死了几千万了,还美其名曰“文化大革命”。现在,两三代人的努力去购买一套商品房,就是为了赎回那些原本属于我们的财产:土地从私有变成了公有,然后公有的土地拍卖了,让私人再去赎回来,我们正在用两三代人的牺牲,去偿还62年前被忽悠而欠下的债!

人们还想起就在不久前,海内外一些中文媒体大肆喧哗,大讲中国人现在要到美国抄底,好像中国人的钱包满得不得了,要把西方世界的龙头老大兜底包下来的。其实,当时美国的地产倒真是值得抄底的;次贷危机导致金融危机,银行放贷无法偿还,被收回的抵押住房流入市场,造成房价下跌,标价1美元到5万美元的别墅随处可见。当时,美国住房价钱已普遍降低了至少二、三成;跟中国的房地产比较,以个人收入和投资房产的租金收入作参照,美国的房价反而要低。如果考虑到在美国置产是真的购买一块房产,是很划算的,因为这房产从地球的表面到地心的土地,以及上面的建筑和下面的矿产永远都是你的;而中国大陆的房产,人们以更高的价格只能买70年的使用权。而美国的农田,更是值得投资,那时美国的私人农场、牧场、空地、和未开发的大片山林土地,价格都大幅度下降。如果买属于农村的土地和住房的话,更有许多美国农业部针对农民的优惠待遇可供选择。

当时,有人还真的捡到了便宜,这又反过来促进更多的人加入“淘金”的行列。逗趣的人说,好像中国人在美国搞起了一个新的“宰老美、分田地”运动了。美国房地产跌价,法拍房增加,房地产产权转手,从某个角度看,还真有点像“分田地”的过程。不过,这里没有“打土豪”的内容,只是有房产和土地的所有权转让,所有权从一批人的手中转移到另外一批人的手中。而中国发生的野蛮拆迁、强制驱离的现象,则是另一种产权转移的过程,只是它比“打土豪、分田地”要技高一筹,不是先假装分田地、再用合作社的方式收回,而是直接的巧取豪夺。与中国大陆旧日的“分田地”和今日的“拆迁”都有所不同的,是美国土地所有权转移的方式。美国房地产跌价、法拍房增加、房地产产权转手,过程中没有野蛮抢夺,而是遵循合法、公平、和合理的所有权再分配的过程。美国房地产跌价,法拍房增加,房地产产权转手,其实也是一个社会财富重新分配的过程。是什么样的人失去了房产、土地和财富,而又是什么样的人在信贷紧缩的年代低价买到了这些房产、土地、和资产呢?如果抛开美国民主党政府过去这些年社会福利政策的遗患,和抵押贷款银行过度放松银根的因素,而从消费者个人的特质来看,会发现一些有意义的观察。失去了财富的有这样的人:施骗局、造大业者如马多夫之流,财产被没收拍卖;金融高危产品的炮制、推广、和受益者,那些华尔街的券商,财富迅速流失;信用不好、欠债不还的人们,被收回了资产;爱炫耀图虚名、过度借贷者,提前耗尽了自己的财富,现在一贫如洗等。而这些流失了的财富,在今天看来,往往转移到了这样的人手中:兢兢业业做事、老老实实做人,不为高薪和暴富行业所诱惑的人;信用良好、欠债还钱、奉行诚实不欺的人;不图虚名,量入为出,懂得约束自己物质欲望的人;等等。它告诫人们:诚实善良的人积德行善,自然会见证富贵从德而生;偏离宇宙的特性,人无德或失德,财富终究不得、或得而复失、消散殆尽。这个道理,在当今社会,尤其应该引起世人之戒。

最近,中国大陆百姓在开始追究当局的“忽悠人民”的行动。比如中国“平反土改”发起人谭松年在网上发表公开信,呼吁当局面对土改的历史错误,还地主及其后代公道。广东佛山人谭松年几年前就发起组织了“平反土改”的活动。他爷爷是地主,父亲从小就因为是地主的儿子而被欺辱。1960年代出生的谭松年,出生时家里不再有“地”,也不再是“主”,但他仍要背“地主”的骂名,饱受欺凌。相信这“地主”的帽子不仅仅是谭松年和他家人的噩梦,也是几百万中国民众的心病。

不过,谭发起“平反土改”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把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回来。

这个主意真的挺好,相信大部份人们都乐见其成。可惜的是,当年的私有土地,现在过了60年,作为后代都不知道其疆界在哪儿了。海外有人发起起诉、索赔,可如果自己都不知道祖先的财产在哪儿,去要赔偿和讨债,恐怕难以进行。

但这个行动告诫大陆当局:要顺应宇宙真善美的特性。社会要和谐,得先要社会成员──百姓民众心情舒畅,才能同心同德地共建和谐社会。90多年历史中,从战争年代到执政后的和平时期,在党内党外、在社会和国家的政治生活中,不知多少自己人被迫害、被非正常死亡,多少家庭受株连伤害!一党业成万骨枯万户萧疏鬼唱歌,作为共产革命的领导党、执政党所犯错误,不仅仅是自己的伟业遇到挫折的问题,而是千千万万人民付出惨重生命代价的严重问题!任何尚有人性、良心和良知的人,都不能不想到这一点。

当今大陆的领导核心,都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理应了解和仍然记得共产党执政以来历次政治运动的整人、杀人、饿死人以及株连伤害人的种种史迹。几十年来政经迫害的幸存者和他们的家人,岂能轻易忘记所受的伤害?!就是邓小平,不也因其长子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残而耿耿于怀?!

当权者或认为,对付以理性、和平方式提出合理诉求的受害者,也可以采用对付硕果仅存的党内元老和民主老人李锐、胡绩伟等的呼吁政改那样,等他们自然淘汰。经过党对历史真相的继续遮蔽和对民众的不断洗脑,使后生一代(即使是受害者的后人)对历史都不了解或甚至不感兴趣,只知道,甚至一直都是伟光正,那么,这些历史欠债就可躲过去,责任问题就可以绕过去。而最重要的,就是一党专制继续下去。

然而,温家宝说过,世界上一切事物不是亘古不变的。如果一贯自诩伟大光荣正确,那么就必须光明正大──就是襟怀要坦白、行为要正派。人也好、党也罢,犯了错,必须认、更需改。人民群众尤其是知识分子,大多是理性的,是顾大局的。但民众的理性和谅解却不等于党就可以若无其事。几年前,某图书馆一个老读者座谈会上,一位长者突然偏离了主题,愤愤不平地说:党中央总书记,他会分裂党?!”语惊四座!可见,对历史,民众包括党员心中,其实都有一本帐。将来的历史记载必定会功罪分明、笔笔清楚。

历史并非只由统治者来写。祈望有人性、良心和良知,具政治道德、智慧、勇气和魄力的当权者,能真正本着以人民为本以人的尊严和生命为本的精神,认真地反思、梳理,对历史上的错误尤其对人民的欠债──包括政治上的和经济上的,诚恳表态并重新做出合理的善后,则功德无量!尽管不少受害者早已人亡家破,但相信仍有不少受害者及受到影响的家庭仍幸存,并在生活方面有各种各样的困窘和精神伤痛。这些家庭虽不一定都有经济困难,但越是“盛世”,这些人们却越是悲怆!

刘少奇说过: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公道自在人心,历史并非只由统治者自己写。自己造成而又一直捂著、拖着的问题,终究是既躲不开也绕不过的。须知,孽债,总是要还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