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伊朗与西方国家的矛盾正在升级。自2011年11月29日英国驻伊朗大使馆遭到抗议者冲击后,欧美反应强烈。12月1日,欧盟外长会议决定对伊朗实施新一轮制裁。在新一轮制裁中,进一步冻结了143个伊朗在欧盟的实体资产。当天,美国参议院以100票赞成、0票反对通过新的对伊制裁措施。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西方国家联手行动,是“扼杀”伊朗经济命脉的最有效办法。有迹象表明,伊朗并没有示弱,且高调与西方对抗。
伊朗的底气何在?答案是除了中国大陆官方的撑腰外,还有就是它手中握有一张王牌——石油资源。人们注意到,就在欧盟外长会议讨论对伊制裁时,由于希腊长期依赖伊朗石油,明确反对对伊采取措施,因而欧盟未能就向伊朗施加石油禁运达成协议。本来是欧美与伊朗的博弈,可是有的西方媒体却把他们制裁伊朗与中国联系起来。美国《华尔街日报》日前发表的文章称,外国金融机构将不得与伊朗央行往来,否则将被隔绝于美国金融体系之外,理论上这将影响到中国——伊朗石油和美国国债的最大买家。
中国大陆官方过去支持了四轮联合国安理会对伊朗的制裁,而当欧美目前对伊进行新的制裁时,中国大陆官方却一直保持沉默,至今未看到中国大陆官方官方发表任何看法。显而易见,在日益激化的西方与伊朗的矛盾中,令中国大陆官方不可避免地卷入进去。
其实,中国大陆官方在这场较量中受到来自双方的压力:一方面,中国大陆如果在制裁伊朗上执意与西方作对,将落个外交上更加孤立的境地;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已经超越欧盟成为伊朗的最大贸易国,尤其在石油交易中,大陆官方不会轻易放弃伊朗这个重要的贸易伙伴。在这种情况下,西方能否有效制裁伊朗,大陆官方模棱两可的态度势必成为他们争取的对象。近几年来,为了制裁伊朗,美国把中东地区的一些国家,例如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等石油出口国团结起来,向大陆官方保证,如果中国大陆支持西方对伊朗实施制裁,这些中东国家将弥补中国大陆官方石油进口的损失。一个突出的例证是,2011年5月,由维基解密的美国外交密电显示,美国联合沙特阿拉伯增加对中国大陆的石油供应,以牺牲伊朗为代价。此举旨在伤及伊朗,并希望赢得中国大陆对制裁伊朗的支持。而大陆官方一直担心,若中方因伊朗问题而与西方合作过密,伊朗可能切断对中国大陆的石油供应。但由于沙特阿拉伯过去几年增加了对中国大陆的石油供应,大陆官方连续四次支持了联合国对伊的制裁措施。
中国大陆这些举动引起西方的好感。但这一次大陆官方没有在“制裁伊朗”上与西方共舞,说明中国大陆官方在对伊政策上已开始转向。回过头来看,虽然过去中国大陆官方数次支持对伊制裁,但得到的回报却是屈指可数的。表面上大陆官方好像受益,其实受益最大的是西方。如果长期制裁伊朗,中国大陆官方有可能损失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
换句话说,中国大陆丢失伊朗,就意味着丢失石油。现在,除了沙特阿拉伯、安哥拉、、俄罗斯和委内瑞拉等为中国大陆提供石油外,中国大陆官方还能依靠谁?况且在向中国大陆出口石油的国家中,伊朗仅次于沙特阿拉伯、安哥拉,排名第三位。2010年,中国大陆官方从伊朗进口石油2314 .7万吨,2011年上半年,从伊进口石油同比增加50%,达到1350万吨。虽然伊朗不是中国大陆进口石油的唯一渠道,但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
石油经济学家菲利浦•弗莱杰最近在一份名为《世界准备好应对伊朗石油停产了吗?》的报告中阐述了这个问题。他警告说,中国大陆是伊朗石油的大买家,来自伊朗的出口中断,在全球可能引发一场石油竞购战,油价也会飙升,中国大陆受到的影响将是不可估量的。
大陆官媒评论说,由此可见,西方制裁伊朗,中国没有必要随之起舞,正确的做法是当一个认真的旁观者。如果中国继续跟随西方国家对伊朗进行制裁,那么中国将有可能付出沉重代价。想想看,如果伊朗怀恨在心和我们解除石油贸易关系,那么我们就正好中了西方国家的计谋,届时,中国不仅丢掉了盟友,而且将失掉一个重要的石油供应渠道。
然而,这种论调如果能蛊惑人的话,也就仅仅是“唯利是图”四个字解释罢了。这种唯利是图,早已经在利比亚被碰得头破血流。因为“唯利是图”的宗旨,中国大陆才被“围堵”;因为“唯利是图”,中国大陆才被谴责为“伊核”“朝核”的幕后黑手,也因为“唯利是图”,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才江河日下,群体事件每年十几万起,官民对峙也来越激烈。
卡扎菲被击毙后,伊朗和叙利亚危机相继浮上台面。叙利亚正面临着类似利比亚政权垮台前的危局。而伊朗核危机发展到空前危险的阶段。
2011年11月18日国际原子能总署有史以来首次公开证实伊朗正在发展核武器,触发国际社会对伊新一轮制裁。同时伊朗袭击英国大使馆后,欧盟多国(包括英国)与伊朗中断外交关系。国际社会对伊朗动武的呼声再度高涨。
伊朗核武和朝鲜核武问题是当今世界上并列的两个最大安全隐患。伊朗核武是中东安全和稳定的核心问题之一。伊朗是哈马斯、真主党等恐怖组织和叙利亚的幕后支持者,并声称要将以色列从地球上抹去,一旦其获得核武器将很可能会疯狂地孤注一掷,也可能把核武器转移到其他恐怖份子手里,贻害无穷。所以美国、欧盟和以色列都竭尽所能要阻止伊朗获得核武,以色列甚至要对伊朗核设施进行先发制人攻击,将祸害消灭在萌芽状态。
正是基于伊朗获得核武和以伊冲突的危险性的认知,在埃及革命中,美国的关注点与其说是穆巴拉克的命运,倒不如说是以色列与伊朗的反应和穆巴拉克之后政权对平衡以伊的作用。从突尼斯茉莉花革命一直到目前叙利亚的危机,美国与欧盟一天都没有放松对伊朗的压力和警告。伊朗与朝鲜一样,明里从不停止抵赖发展核武,但暗中抓紧浓缩铀与核武的研发。联合国至少已有4次就伊朗进行浓缩铀发出制裁决议,国际上对伊朗发展核武“狼来了”的呼声不断。这次国际原子能总署的报告和决议用可靠证据显示伊朗已经进行过核武设计项目,正在秘密制造核弹头。一些专家认为,伊朗已获得制造核弹的所有部件,组装成完整武器只差临门一脚,因此中东局势空前严重。
伊朗核武危机为何能发展到今天如此严重的状态?为何联合国和西方和西方各国的严厉的经济和金融制裁基本无效?连美国前防长盖茨也认为,美国除动武外,欠缺有效对策。伊朗局势扑朔迷离。伊朗危机背后的玄机何在?
从根本上说,正是中国大陆官方一手导演了伊朗核武危机。中国大陆官方表面上强调伊朗履行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义务并和国际原子能总署合作,也反对伊朗取得核武,实际上想尽办法扶植和保护伊朗躲过国际制裁,导致伊朗核武从无到有,面对国际制裁有惊无险。
首先,中国大陆官方利用巴基斯坦和朝鲜向伊朗转移了关键的核武技术。从1960年代中期开始,中国大陆官方已向巴基斯坦转移核武技术。在1979年前,伊朗巴列维王朝曾从美国得到了建造核电站的核技术。但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伊朗与美国交恶,核电站计划就停顿了。从这时起,中国大陆官方就利用巴基斯坦将核武技术转移给伊朗。当事人巴基斯坦“原子弹之父”阿卜杜勒‧卡迪尔汗后来发表声明承认了这一点。巴伊还共同组成专门技术小组研发核武和导弹技术。另外,韩国媒体曾报导,数百名朝鲜科学家和工程人员在伊朗核武器以及导弹设施中工作过,也有伊朗人被发现在朝鲜核武器试验场地。这说明,伊朗曲线得到过巴基斯坦和朝鲜的帮助。但顺藤摸瓜,核扩散的总根源毫无疑问的是中国大陆。
其次,中国大陆官方在联合国多项决议对伊朗铀浓缩活动进行经济制裁时非但不配合,反而乘机跟伊朗大规模发展贸易。大陆官方曾与伊朗签署160亿美元的能源合作协议,伊朗成为中国大陆第三大原油进口国。大陆官方还向伊朗输送了大量常规武器,成为伊朗第二大常规武器供应国。这样,伊朗获得了必须的资金和武器,国际社会对伊朗的制裁被大陆官方破坏殆尽。
再次,大陆官方不但通过接见伊朗官员和外交部公开发言为伊朗张目,而且利用联合国为伊朗提供保护伞,甚至与伊朗共同对付联合国制裁。2006 年美英法德联合提案要求制裁伊朗时,大陆官方与俄罗斯极力反对,逼迫最后美英法德提案在安理会通过时减弱制裁条件,达到让伊朗顺利过关,损失达到最小的目的。2006年5月,在西方国家的制裁提案送达伊朗之后不久,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立即与伊朗副外长在北京商讨应对措施。在中国大陆的帮助下,联合国的经济制裁屡遭软化,而且使伊朗始终避免了联合国的军事制裁。
中国大陆官方的撑腰使伊朗气焰嚣张,利令智昏。伊朗胆敢公然违反国际公约、挑战联合国和西方强国而无所顾忌,能够几乎完成核武器。
大陆官方培养和扶植伊朗和朝鲜这类小邪恶成为核国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必要时牵制美国力量。在目前大陆官方受到空前孤立和遭到美国和绝大多数亚洲国家联合“围堵”时,伊朗和朝鲜用核威胁闹事,替大陆官方解危的意图和作用尤为明显。
从这个意义上说,伊朗并不是美国的“最大威胁”。
人们会自然而然地想到,中国大陆官方才是美国的“最大威胁”;也自然而然地,中国大陆官方也把美国当成自己的“最大威胁”,从官媒到五毛,无一不充斥着“反美”论调。然而,事实上,美国并不是“最大威胁”,所有的危险都来自世界各地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潮流,而这种潮流并不是美国可以一手导演的,也并不是任何力量可以阻挡的。
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尽管至今仍在继续的阿拉伯之春在推动人权活动方面取得了不同的效果,但世界各地的活动人士说,他们受到了这个运动的激励,要在各自的国家为改革而斗争。在今年的国际“人权日”,全世界都在准备庆祝这个日子。
突尼斯的独裁者被赶下台后新当选的议员和埃及终于可以参加自由公正选举的民众,都是阿拉伯之春带来的一些可以看到的变化。
一年前开始的抗议活动,让中东和北非的集权政府感到惶恐不安。如今,冲突仍在继续,甚至在像埃及这样的长期执政的统治者被推翻的国家也是如此。叙利亚几乎没有发生变化,反而发生了很多暴力事件。其他国家,例如巴林,由于政府未能兑现他们所做的承诺,因此反覆爆发了许多争取民主的抗议活动。巴林这个君主制国家的当政者最近表示,要研究一个政府委员会提出的一些新建议,扩大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
不过,国际特赦组织在巴林的研究人员萨伊德·布默杜哈仍然对庆祝巴林取得人权胜利持保留态度。他说:“国际组织、地方团体对巴林的许多问题都提出了建议,但是迄今为止,这些建议都未被采纳。所以现在人们对巴林政府是否要实施任何建议持怀疑态度。”
万里之外,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位叫杰西卡·玛祖尔的女士正在参加她的第一次抗议活动。她想让美国各地所谓“占领”派抗议者,都到她所在的爱奥华州去。美国下届总统大选的候选人提名活动明年1月将在那里进行。玛祖尔说,中东地区的抗议者激励了她为寻求美国政府的变革做出不懈的努力。她说:“每当他们想让我们闭嘴的时候,我们都会更加大声地疾呼;如果我们为自己的诉求高声呐喊的话,他们最终会认识到,这对民众来说是重要的问题。”尽管这场“占领”运动没有一个具体的纲领,但是,美国的许多抗议人士都说,他们希望有更多的就业机会,希望看到收入更加平等,希望减少财富对政治的影响力;这些愿望与中东地区民众的诉求十分类似。
活动人士扎伊德.贾拉尼是设在华盛顿的组织“进步思想”的博客撰写人。他一直密切地关注世界范围的争取民主浪潮,“2011年这一年最好的就是,我们看到了全球范围的争取民主的呼声和抗议。世界各地的人民都在说,他们的国家领导人没有真地为百姓做事,他们的社会也没有帮助他们。他们的生活状况一团糟,因为经济不好。大家都说,要想改变现状,就得上街游行,展示草根民主、公民行动和反对现状。使用这种方法,就能不只是依靠投票来解决问题。”
抗议人士说,假如户外的抗议营地被迫要被关闭、官方要对他们进行反覆打压的话,那么,这些通过社交媒体的促进而兴起的维权活动就将长期进行下去,显然会延长到明年以后。……
所以,能改变世界的,并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而是这个世界的所有人。当所有人都觉醒到自己是人而必须拥有人的权力的时候,就成为所有政府的最大的威胁——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只不过,响应和顺应潮流、重视和履行人权的政府,要更加先进和文明而已。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