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把私欲建筑在丧失民族进步上是要下地狱的!

2011年11月30日,加拿大“环球邮报”的报道“想看看中国贫富差距的一个生动的画面吗?”中说,一天,在香港拍卖清初彩绘鼻烟壶,价格破了纪录;第二天政府将约1亿人划归到贫困线下。中国的富人和普通百姓的脱节变得更为明显。经济增长放缓或许不会让这种现状持续下去。报道称,从工厂来看,中国近期前景看起来不确定;在南部的制造业中心,工人罢工如雨后春笋,根据汇丰采购经理人指数报告,由于陷入困境的欧元区贸易增长放缓,中国制造业活动下滑至32个月新低。然而从上层看,景象仍然一片繁荣,凡勃伦商品(越贵越想买的商品)销售强劲。在和鼻烟壶同一竞价过程中,一系列扇画卖出了估价的100倍。意大利时装品牌Prada发布了在中国第三季的销售额,比去年同期增长超过50%。报道指出,如果说在经济景气时期,如此炫耀的购买奢侈品可能会被看作进步、一个国家越来越富裕的标志;但在经济萧条的时候,它看起来像无情的浪费。由于资本管制,中国富人的钱不容易转移,但他们可以选择其他方式——鼻烟壶,手袋和高价的房地产消耗他们的财富。中国社会是一个棘手的地方。这1亿农村贫困人口可能过得比他们十年前要好,现在他们是扶贫对象;但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要求更多,对精英阶层穷奢极欲更敏感。如果那些极富的人要避免政治冲突、招惹众怒,他们应该计划做出一些明显让步。

《华尔街日报》也报道,虽然中国大陆人均收入在世界179个国家中排名第109,但中国大陆却是近几年来世界名牌及奢侈品销售成长最快的地方,显示出贫富差距的另一面。在珠宝、高档手提包、时尚商品和手表这些奢侈品的消费市场上,中国大陆占有的份额日益攀升。根据贝恩公司发布的报告,2010年一半以上的高档商品都是被中国大陆消费者买去的,而这部份销售金额的56%,价值为130亿美元,都是在中国大陆境外采购的。其中65亿美元的商品是在香港和澳门购买的,这两个地区都是中国特别行政区。还有65亿美元的商品是在世界时尚之都如纽约、巴黎、东京和罗马购买的。有大量证据表明贝恩的结论是正确的,英国名牌时尚巨头巴宝莉集团提到:中国大陆游客的消费习惯是影响他们世界各地分店销售状况的重要因素。据巴宝莉公司称,在伦敦分店,中国大陆消费者所购买的商品占30%。世界顶级时尚品零售业集团法国巴黎春天在其季度业绩报告中也提到,欧洲市场销售额的迅速增长,要归功于中国大陆游客量的增加。代表伦敦豪华高档零售业的新西区公司,在中国大陆起动了一项名为“奢华伦敦”的新计划,以吸引更多的中国大陆消费者来到英国首都。该公司称,他们还将与旅行社合作,推出以奢华商店为中心的旅行购物及套装旅行计划。

法国政府一份报告显示,到2010年为止中国大陆游客增加了50%,中国大陆游客是高档奢侈品的最大境外消费群,超过曾位居世界第一位的俄国和第二位的日本。越来越多的顶级高档品牌公司在中国大陆开店,蔻驰到目前的财政年度为止已经在中国大陆开设了30多家新店了;蒂芙尼宣布计划再开设四家分店。贝恩估计今年头8个月内中国大陆已经增设了80家新的奢侈品店。中国大陆消费者可以更容易地在离家不远处就能买到这种必备手提包。但是,据贝恩公司称,中国大陆人在境外购物的最主要原因还是成本问题。大陆官方政府对于高档奢侈品加收高额进口关税。法国奢侈品集团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表示,其商品价格在中国大陆要比在法国平均贵35%。贝恩公司刚刚发布的2010年中国大陆奢侈品市场研究显示,去年中国大陆奢侈品市场的超好态势。2009年,中国大陆国内的奢侈品市场销售额达到680亿元人民币(即102亿美元),数据包括了200多个被贝恩列为世界高端品牌的奢侈品,其中最畅销的商品之一是手表。

中国大陆手表的销售业绩主要归功于价位在25000元到50000元人民币之间的手表。贝恩预计,2010年中国大陆手表的总销售额还能增长三分之一以上。手表的销售额仅次于化妆品、香水、个人护理品,位居首位,销售总额高达169亿元人民币。贝恩在中国大陆10个城市对1471位奢侈品消费者进行的调查显示,他们都认为劳力士、欧米茄、卡地亚是他们最倾心的三大品牌。毫不奇怪,这三个品牌也的确是中国大陆市场上最畅销的品牌,同时还包括浪琴和帝舵。这五大品牌占中国大陆手表市场近一半的销售额。

贝恩发现中国大陆二、三级城市最富有的消费者(家庭月收入超过10万元人民币),每年在奢侈品上的平均花费为18万6000元人民币,几乎相当于有些消费者两个月的收入。贝恩期望今年中国大陆市场上的奢侈品销售额将提升23%。即使由于高税收使得中国大陆国内奢侈品的价位高得惊人,中国大陆国内市场上的消费额也将大幅增长。

另一方面,数据显示,2008年中国大陆人均GDP为2460美元,在全球179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04位;中国大陆人均收入为1100美元,排名全球第109位。无论人均GDP和人均收入,中国大陆都远远落后。国际上通常把“”0.4作为贫富悬殊的“警戒线”。据世界银行报告,从2000年开始,中国大陆基尼系数就越过0.4“警戒线”,并逐年上升。有专家认为,中国大陆的财富增长,但贫富差距巨大,是因为最后利益都归了中国大陆政府和政治利益集团,以及依附在它们之上的经济利益集团和部分知识精英。

然而,每当大陆民众对此缘分不已的时候,大陆统治当局就掘地三尺,费尽心机地把一些压箱底的所谓辉煌业绩一起抖落了出来,试图竭力证明自己并非是一个腐朽、没落的政权。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如果一个真正负责任的政府,一个真正“执政为民”的政权,是不会如此欲盖弥彰的,而是愈加回顾历史的足迹,反省自己种下了多少罪错,造成了多少失误,今后的“大治”需要吸取哪些教训,少交哪些学费,正所谓“成绩不摆跑不了,问题不揭不得了”。如果舍本求末甚至不惜血本鼓吹丰功伟绩制造“盛世”,本身除了沽名钓誉就是对民众的“忽悠”!60多年了,这大国究竟“崛起”了什么?无非贫富差距巨大,利益都归了政府和政治利益集团,以及依附在它们之上的经济利益集团和部分知识精英。

最近,中国半数以上的千万富豪,准备移民出国的话题,再次引起媒体热议。凤凰博报有篇署名蔡慎坤的文章,分析了富豪移民的原因。文章说:为什么富豪们,会出现这种末世心态?为什么要不惜一切代价,疯狂移民?仅仅是因为中国的环境遭到破坏,教育水平低下,道德全面沦丧,信仰严重缺失,仇富仇官的现实吗?!文章引用了《南方周末》发表的一篇文章,揭露了当今中国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地方政府支持纵容一些黑恶势力,对无辜的弱势群体进行非人的折磨和虐待,最终,让这些因拆迁、失地、失业、不公而上访的人,咽下血和泪。也许,这才是中国人疯狂移民的真实原因

当一个人的生命都得不到尊重和保护的时候,金钱有什么用?当官有什么意义?当一个社会纵容支持黑恶势力横行的时候,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和施暴者!尽管中国政府投入大量金钱,在世界上宣传所谓的光辉形象;然而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最清楚生活的真实和残酷,有时候,移民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更好的活着。文章说,若人们也许见惯了这些真实而又残酷的现实,上至大名鼎鼎的艺术家,下至默默无闻的盲人维权者,有多少人,真正面对死亡的威胁和残酷的折磨而坦然无惧?那些因宗教信仰、因拆迁维权、因司法不公、因失业失地而遭遇苦难的同胞在哭泣呐喊;当各级政府,出动上千人围困一个生死不明的盲人的时候,谁还甘心乐意留在这块被黑恶势力挟持的土地上?谁还对这个国家、这个民族满怀热情和希望呢?!凤凰博客还有篇文章,题目叫“素什么质”;文章说,“中国人素质低,所以中国不可能如何、如何……”,这句话被广为传播,什么叫素质呢? 直觉的解释是:“文化水平”。但是最新人口普查显示,中国文盲率现在只有4.08%,远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在25-34岁人口中,拥有大专以上文化程度的比例,也高于巴西等诸多民主国家。可见中国人的文化水平并不算低。中国人“一盘散沙”被当成中国人素质低的证明,但事实上中国的传统,并不是一盘散沙。反倒是,当“全能国家”一登场,宗族、社团这些“封建糟粕”被强拆了,人们日趋原子化。强大的政治体制,又控制了社会资本的积累。“散沙们”想组织个农会,太敏感。工会,政府不是已经有了吗? 非政府组织? 必须先通过48道手续。所以,中国社会散沙化不是强权的原因,而是结果。素质,要不就是指规则意识? 中国人不爱排队,乱闯红灯。这些现象说明中国人素质差吗?我见过人口同样密集的港台市民自觉排队。既然他们也是中国人,说明,规则意识这种〝素质〞,也不是一遇中国人,就发生排异反应。更重要的是,就算中国民众的规则意识不足,也实在看不出,集权体制的优越性。如果说,“素质低”的民众需要“素质高”的官员教化管束的话,放眼官员的素质,不免叫人胆战心惊。不是今天某官员因贪腐锒铛入狱,就是政府强拆,逼得某人自焚或上访。此类事件层出不穷。如果“上边儿”经常在工程招标中,玩内部交易、在土地纠纷中,不尊重法律;又怎么可能指望“下边儿”毕恭毕敬遵守规则呢? 一个随地大小便的人,如何教化别人,不要随地吐痰? 看来“素质低”的,并不是民众,恰恰是,那些自诩“高素质”的官员们

数月来,关于中国有钱人大规模海外移民的消息,遍布各类中外媒体,成为舆论的重点。其中一篇网上流传的“富人忙著移民,穷人忙著过冬”的文字最为精彩。因为此文至少说清楚了四个相关问题:其一,到底有多少富人在进行移民和准备移民。根据胡润最新发布的《2011中国私人财富管理白皮书》,中国国内目前造就了超过95万名千万富豪,其中46%正在考虑移民国外,14%已经移民或者正在申请移民。而家资在1亿以上的富人中,有移民意向的人比例更高,达74%。其二,概括了有权、有名、有钱、有才的“四有人群”,即中国的社会精英和社会中坚是当前富人移民的主体。其三,解析了富人移民的根本原因。保障自身财产安全,提高生活质量不过是表面原因,根本原因是中国经济已经进入最危险的时刻。其四,借用西方媒体的语言,描述了富人移民的后果,给欧美送去它们奇缺的现金,却将经济崩溃的风险留给中国。

如果深入分析中国目前移民潮的背后,还会有如下进一步的发现:第一,中国富人群体因为是过去三十年的受益者,与政权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是局内人,最知情,他们知道中国问题的严重性和时间的紧迫性。打个比方,他们如同最先感知要地震的那些动物,在灾难爆发之前已经迁徙。第二,中国富人群体是社会中坚,并不希望与这个给他们带来财富和荣耀的中国同归于尽,共存亡。岂止如此,他们还有“落井下石”之嫌,因为,他们的离去就是人才和资本的流失。人才的流失,是一个国家失败的重要标志。第三,中国富人群体的大规模移民,在中国的总人口中比例有限,但是对社会各阶层的冲击是巨大的,会对民众产生“预警”效果,以致动摇本来对这个“和谐社会”已经十分脆弱的信心。

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国家不怕有危机,甚至不怕有塌天陷之祸,唯独怕在危机时刻,甚至危机到来之前,支撑政权的统治集团和他们的社会基础瓦解。远的不说,一百年前的大清帝国,不是亡于那个武昌起义,而是亡于满族统治集团的腐败、社会基础的流失,精英的分裂和反叛。大清王朝时候,还没有移民问题,非富即贵的群体想走而无处可去,最后竟然没有多少愿意与朝廷共存亡的臣子。当下社会,“精英”们早已做好了“弃船而去”的准备。一旦发生全面危机,后果可想而知。中国历史,为什么循环往复,社会的既得利益集团和精英集团,在他们所依赖的制度和政权发生危机时刻,首先临阵脱逃,加速社会体系的崩溃,无疑是重要原因。因为在这种时刻,社会的转型不会是和平的和理性的

还要指出:中国富人移民的首选地区并不是发展中国家,而是北美,是加拿大和美国。2011年 9月11日出版的《福布斯》,在一篇题为“中国富人为什么移民美国”的文章中,列举了美国在制度方面的优势,诸如自由经济,政府提供基本的公共产品等原因。中国当下向北美移民的群体中,不乏在公开场合天天反西方,日日骂美国,否定普世价值,以爱国主义自居之人。最有讽刺意味的是,虽然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的经济体,只见中国向西方持续不断的移民潮,却不见欧盟公民向中国移民的迹像。

在官方、官媒及其御用文人和五毛们吹捧“中国崛起”的时候,人们可以毫不客气地说,中国大陆这些年来“崛起”的,正是这种深深的罪恶!而这个罪恶之源,就是统治当局“认贼作父”的结果。其背祖叛宗斩断了中华五千年的文明传承,泊来了欧洲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并使他们像瘟疫一样在中华大地上蔓延,以至成为华夏民族近百年来的祸宗孽根

60多年前,他们扛着马克思列宁主义这杆大旗建政立国;但这杆大旗究竟是什么货色呢?它视财富为洪水、视资本为猛兽、视人欲为罪恶,所以暴力抢劫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下堂而皇之的进行着,人欲在“斗私批修”“一心为公”“无私奉献”的高歌中被踩在了脚下,每个人都从娘胎里带着一颗私心来到这个世上,却走进了公有制社会,以致不断上演着一幕幕黄鼠狼为鸡站岗,吃鸡的黄鼠狼有罪而请黄鼠狼站岗者却“伟大”“光荣”“正确”的闹剧,谎言、伪装、表里背离就成为缠绕这个时代挥不去,赶不走的阴魂恶鬼。如果中国大陆人,只要站在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上,就会切肤地感受到中国大陆与世界的差距已不仅仅是他们先进的科学技术,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网络,早已完成了的农村城市化改造,更可怕、更恐怖的是自己这个民族道德的普遍堕落。隐瞒真相,盛行假话,尔虞我诈、掺杂使假、上欺下骗、恃强凌弱、笑贫不笑娼……;这些,与贪腐成风遥相呼应,彼此风助火势火仗风威。与美国从善如流、诚实守信、淳朴真挚的世风形成极其强烈的反差。有人曾把人类社会的文明史划分为三大历史时期即荒蛮期、开化期和教化期而人们与世界则相差整整一个历史分区,并且这种差距随着大陆统治当局执政时间的延续呈几何级数加大。所以,官僚富人们即便在如何声称自己“爱国”,也都不约而同地往美国移民!

60多年来,大陆统治当局出于对社会治理科学的“外行”或者说是无知,大部份时间都是在折腾中蛮干,蛮干中折腾,让这个民族付出了高昂的学费。前30年“国民经济已到崩溃的边缘”,“面临开除球籍的危险”;后30年按理说有前30年的教训,这台脱离了人类文明轨道达30年之久的古老列车藉此重新回到历史的正道上来似乎非常顺理成章,但统治当局出于对权力的贪婪和既得利益的迷恋,硬是把若大的一个中国大陆从马克思主义的实验场又拖进了权贵主义的手术室,愚蠢地将“羊头”缝合在“狗体”之上,并美其名曰中国特色的狗,指着狗头又称其为中国特色的羊;至于这样一个怪胎能否存活下来则全然不管,还振振有词地说“走一步回头再看一步”,以至越陷越深,面目全非:一个曾号称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党“走”成了向无产阶级专政的贵族党;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走”成了“迫害‘老大哥’强迫他们下岗失业沦为弱势群体”的“战斗堡垒”;以“共和”立国的政府“走”成了大肆封杀宪政言论迫害民主人士的衙门;发展至今已是民怨沸腾,万人数万人以上的“群体事件”此起彼伏、连绵不绝、愈演愈烈。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中国要真正回到民主共和的轨道上来,虚心向“山姆大叔”学习,因为他们的制度必竟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当今社会科学发展最优成果的体现。人是要讲良心的,若把自己极少数极少数几个人的得意建筑在亿万人的失意上,把自己的私欲建筑在丧失整个民族进步的大义上,那是要下地狱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3日, 12:31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