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经不起认真解构的官方文化

对付那些批评中国政府腐败与社会弊端的人,中国的“爱国主义者”有一常备武器:“真正爱国的人不会嫌弃自己的祖国。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为忠孝。……”这句话已经收进五毛培训教材。然而,这教材的编撰者和使用者以为这是真理,一般人也很少想到这段话的荒唐,其实它根本经不起推敲。

什么是祖国?百度词义解释是:祖国是指自己的一系列先祖和有着共同文化认可的一个社会群体世世代代居住的,有着一定疆域的地方。由此可知,祖国应当是祖先开辟的生存之地,后经生生不息的传宗接代繁衍至今而形成的一片固定疆土。因此,从民族传统文化的认知理念中,人们通常就把一片固定疆土称之为祖国,并赋予这片疆土生生不息和传宗接代的特殊含义予以崇拜、爱惜和捍卫。更具深意的是,人们又把祖国比喻为母亲,而母亲又恰恰是繁衍生命最直接的载体寓意。所以,祖国啊母亲的比拟情感流露,就是人们对祖国热爱的一种表现形式,通俗地讲,爱祖国是一种没有政治含义的人性本能主张。

百度词义又说,没有国家支撑的祖国,是精神上的祖国,不是现实中的祖国。所以现实中的人们爱祖国一般也爱国家。那么,由此人们又会质疑“国家”的含义。

按照系统国家观的原理,“国家”表现为精神层面、制度层面和器物层面,那么国家的作用也体现在这三大领域:①文化表现方面,国家的功能为传承和弘扬民族文化;②政治实体表现方面,国家的建立是以保护国民安全、维护国民主权和创建和谐的社会秩序为根本目的;③器物表现方面,国家的建制应保障国民生活和社会经济交往的正常运作,保养国家的人力、财力和物力,以实现地理疆域的承载功能。

以此观之,对祖国的继承就是继承祖传的民族文化,用祖传的立国和治国的基本理念、创建出合理的国家建制,对外保护祖先留传的立国之疆域,对内使本民族的人民能自由、和睦、有尊严的在这块祖传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安居乐业。这样,才称得上“爱国”。

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历史了,虽然那时并没有民族这个名词,但是却有稳定的统一文化的部落共同体,如炎黄部落,我们自称炎黄子孙,并不是指血缘关系,而是指我们继承了源自黄帝时期(或者更早的三皇时期)的道家文化,是这种文化的继承者。道家文化是中华民族所有文化的源头和最高形态,后世诸子百家的各派学说也都是从道家文化的不同层次中演化出来的,都表现为对“天道”在不同层次、不同领域的不同阐述。道家文化的核心思想如果用一个字来表达,就是“中”,“中”在中华文化里有着深刻的内涵,包含着“合道”和“得道”的意义,求中就是求道,守中就是“合道”。道家指出世界万物可分为三种状态,“阴、阳、中”,中就是指“阴阳和合”的状态,就是不偏不倚的最好的状态,道家的医学理论就是调节阴阳的平衡,使身体达到“中”的状态,所以这种医学理论就叫“中医”。儒家的理论也是讲“中”,只是它的重点不在于人体与生命的“守中”之道(道家的修炼层次),而是社会与国家的“中和”之道;讲“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以“致中和”为治世平天下的理想追求。“中”标志着中华民族对天地宇宙和社会人生的根本认识,中华民族素来以“中道”为人生之追求和立国之根本,所以,我们祖先很早就以“中”来为我们的国家命名,这就是“中国”的来源,“中国”就是致中和、守中道之国家的意思,“中国”的名号表达和体现了中华民族文化中最根本的理念和价值观。

据考证,已有的历史文献关于“中国”的最早记载可以追溯到周武王时代,而更早的商朝则有“中商”一词,后世还把夏与其封国称为“中夏”和“诸夏”,看来“以中标国”的传统可能远远比这些历史时期更早,只是找不到那么久远的历史记录,无法考证了,但可以设想当黄帝开创的道家修炼文化成为华夏民族的文明之源时,求“中道”的邦国和天下就已经诞生了,也就是“中国”的实体就已经出现了,这就是我们祖国的来源。

可见,中国是中华民族的专有国号、整体国号和统一的国号,也就是我们祖国的名字。无论历朝历代的政治实体怎么称呼,只要是炎黄文明的继承者,遵守祖训,以中道立国(后世也叫孔孟之道),在总体上它的国号都叫做中国。后来,华夏族的族号和中国的国号合起来又演化出“中华”一词,所以中华既可以表达我们的族号,也可以表达我们的国号(相当于中国)。中国在传承中,经历了五千年的漫长历史,期间有起有落,也遭受过外族入侵的凌辱和痛苦,但中国的文化却一直延绵不绝。

自黄帝创立华夏民族和中国以来,中国人遵循祖训,将祖传的文化代代相传,并辐射周边民族,就是在元朝半亡国期间,祖传文化都得以保持和弘扬,至中国民国时期延绵五千年的岁月里,在历史上虽有过被外族入侵和占领的阵痛,但炎黄子孙承前启后将自己的祖传文化和祖国完整的继承下来,并于近代并发展为世界第一大民族,拥有幅员辽阔的国土面积和世界第一的人口,可谓家大业大,文化繁荣,无愧于自己的祖先。但1949年建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称是新中国,于20世纪70年代以来,在联合国取得了中华民国的位置,居常任理事国的要职,在国际上经常代表中国的身份亮相。

如前所述,民族是拥有统一文化的部落共同体,民族的本质特征在于统一的文化,不同血缘关系不同地域的人只要拥有同一种文化,那么在民族属性上就归属于同一个民族。在祖国传承的历史上,中华文化从轩辕黄帝创立以来,不断影响和同化周边的狄、戎、蛮、夷等部落,获得周边落后地区的认同,使之逐渐加入到我们华夏族的大家庭中来,如南北朝时代,北魏孝文帝的全面汉化改革,抛弃鲜卑族的传统文化而加入汉族,这既给华夏族以德服人的民族融合历史留下了最鲜明的佐证,也为历史阐释了一个基本标准,那就是凡是中华民族的成员必然认黄帝为祖宗,奉行外儒内道的文化传统,敬天敬神,重德行善,以和为贵;而背弃这种文化的必然不是炎黄子孙,其民族归属上必然不属于中华民族。

以此标准来衡量中国大陆官方的民族属性,从文化上来看,它所奉行的马列主义和我们祖先传给我们的儒释道文化可谓格格不入、水火不容。如马列主义讲无神论,让人心失去终极约束力,致使道德沦丧,社会败坏,而中华文化儒释道文化为神传文化,讲天道恒常、善恶有报,教人重德行善,从而促进社会和谐;马列主义讲唯物主义,宣扬物质决定一切,否认意识的独立性,而中华文化讲天人合一、万物有灵,认为物质和意识是一回事,从而重视精神的作用;马列主义讲阶级斗争推动社会进步,以斗争为纲,而中华文化讲“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以和为贵;马列主义讲国家是暴力机构,是一个阶级镇压另一个阶级的工具,而中华文化中讲“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要广施仁政,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马列主义讲实现共产主义,按需分配,建立人间天堂,而中华文化讲人神有分界,唯有吃苦修炼才能返本归真,回到天国世界。可见,从文化最核心的几个方面来衡量,马列主义从基本思维模式到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历史观等都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理念完全背离,势成水火。奉行马列主义的大陆官方显然不是炎黄文明的继承者,而是另一个民族或另一套文化体系的衣钵传人,这个民族就是150多年来在世界舞台上新出现的马列民族。

当马列主义脱离一个学派的范畴,而在世界上形成崇拜它奉行它的部落、政权以及它们的联合体时,马列民族就形成了。马列民族以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为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大陆官方继承和奉行了马列主义的全部文化体系,自然就是马列民族的接班人,是马列子孙,而非炎黄子孙。这一点从大陆领导人自己的谈话中也可以得到证实,比如说“老祖宗不能丢”,但这个老祖宗不是三皇五帝,而是马恩列斯。

从国家属性上来看,既然大陆官方所奉行的马列主义与中国祖传文化格格不入,那么其治国理念与国家体制也必然与中华传国的机制大相迳庭,甚至是截然对立。现实来看,也正是如此。中国的官制无论是古代的君主帝制还是现代的宪政民主制,均是正常的国家建制,都有一套良性的文化系统为依据,其或依据宗法体系传承帝位,或是依据民主原则选举国家领导人,做到了有道可循,有法可依,在历史上和现实中均有高度的认同感。而马列主义的国家观(阶级压迫工具论)在人类文化中没有任何渊源,是一种无根的伪文化,其缺乏历史的积淀和现实的土壤,无法在现实中形成正常的国家系统。正因为如此,大陆官方虽然夺得了中华民国的大陆江山,但却不能使自己脱胎换骨成为一个正常国家的创建者和领导者,最终只能依据排座次的山寨模式进行权力分割和政务管理,以黑社会组织特性来控制其内部成员及整个国家系统。因为其不循天道、不守国法,致使整个大陆地区都沦为一个大山寨,游离于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之外,成为国际关系中的异类。这也是大陆官方奉行马列主义国家观在国家建制方面的必然结果,是马列主义国家观在现实中的唯一可能的显相,这个可悲的事实,也雄辩的证明了马列主义及马列民族的愚昧、落后和反社会、反人类的本质。

大陆官方控制的山寨国家系统,只具有地理意义,而没有政治和文化的意义,只存在对地理疆域的短暂控制权,而没有建立起正常的国家建制和良性的文化系统。对内没有传位的合法体系,以血腥内斗为权力交接的唯一方式;对外没有正常的官制,以对国家机构和社会机构的全面附体的方式来控制全社会;在思想文化层面,它没有普世的价值观,以谎言和迷信来维系其统治,以战天斗地反人类的无神论邪恶思想来摧毁人民的良知和道德。所以,大陆官方建立的红朝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国家系统,也更非中国祖传国家谱系中的一员。

基于马列主义的本性,大陆建政后,从国家系统的三个方面对中华文化祖国进行了全面的、彻底的、系统性的破坏和摧毁,使祖国的传承机制在大陆被连根斩断。在文化方面,大陆官方毁佛灭道批孔,抛弃“敬天地、致中和”的中华传统治国理念,奉行无神论、唯物论,以马列主义为立国之本,以阶级斗争为纲,战天斗地毁坏人伦,全面摧毁了中华传统的儒释道神传文化体系,最终改变了中国人的思维模式和价值观,使很多炎黄子孙忘记祖训,成称为马列子孙。在制度方面,则无法无天,以黑社会帮规来统治国家,以对社会系统全面附体的方式来侵蚀中国社会中尚存留的传统国家建制的合理部份,毁坏了中国传统的自然伦理社会体系和近代以来逐渐形成的宪政民主政治体系,使大陆人民失去了正常的国家建制,失去了国民资格,被迫生活在一个不守天理王法、奉行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山寨中,沦落为该山寨的一个个贱民和奴婢。在国家系统的器物表现方面,大陆官方不以保养国家的人力、财力和物力为目的,不顾地理环境的承受能力,只为满足官商一己之私欲,任意开发地理资源,破坏祖传的大好河山,使中华江河湖海山川土地以及空气均遭受严重污染。如今,大陆森林减少、空气浑浊、江河断流、草原沙化、土壤变质、垃圾遍地,没有干净的水源,许多重要资源消耗殆尽,已失去了可持续发展的条件,自然生态系统正濒临崩溃。

在今天看来,这就是马列民族对中华民族毁灭式的侵略,不但占领了中国绝大部份的传统疆域,统治了绝大多数的中华儿女,而且系统性的摧毁了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地理资源、民生资源以及中华民族传国的文化资源、道德资源和政治资源。

祖国,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国度。一个人若没有祖产但有祖训,尚可以白手起家,创建一份家业。若一个民族如果没有祖国,或者是失去了祖国,那么这个民族就失去了承载它文化的最重要的载体,就面临亡族灭种的险境。五千年来,中华民族一直以祖国“中国”为依托,传承和延续自己的神传文化体系,恪守祖训,遵守祖制,在事关道统的重大问题上,从不敢逾矩,因此,能历经五千年的岁月而道统不绝,民族文化繁荣昌盛,在世界历史上,这可谓独一无二。但如今,马列民族“专政”了中华民族,祖国也就失去了。

为什么会失去祖国?这个问题在今天或许已经不是很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心中是否还有祖训的遗影?是否还能记得起祖先的嘱托?当我们还自称是中国人时,我们是否还能了解中国的含义,以及赋予她名字和文化特质的道家文化?今天,我们是否还能从马列主义的党文化思维中彻底摆脱出来,恢复祖传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思维模式?恢复“敬天敬神”、“重德修身”的文化传统?这是我们能否扭转乾坤、恢复故国的关键所在。

孟子曰:“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有世臣之谓也。”在当今的时代,谁可以继承中华的祖训?谁可以抚平亡国者心中的伤痛?谁又可以成为那些为我们恢复国故的世臣呢?以港澳为例,西方殖民者虽然一度占有港澳地区,但殖民当局并未破坏港澳地区的华人文化,港澳在二十世纪末虽落入大陆官方手中,但港澳地区永不衰退的华人传统文化已经变成共产文化的对立面。又以台湾为例,日本当局曾企图暴力改造台湾的华人与原住民文化,但日本却把自己早年从中国引入并转化的日本汉化文化加上达尔文的弱肉强食史观而变质为侵略主义,招致了亚洲人民的反抗而失败;而台湾在光复后,除了原有的汉文化外,还包容了美国文化、日本文化,并使中国来台的地方文化与台湾原住民文化在台湾土地上复兴。

而在中国大陆内地,“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为忠孝”则欺骗了不少人。但应该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是为忠孝”虽然能迷惑人,但已经不能再说服人了。不少网民指出:既要用虚拟的母子血缘关系来表示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其权利与义务应是双向的,“母亲”待子女要公平,“哪有‘母亲’让部分子女享尽豪华,大部分子女艰难度日甚至流落街头,母不慈,子女如何能孝?”;“在中国如不幸投生为狗,得了主人恩赐的骨头之后,除看家护院咬人尽忠之外,还得准备贡献皮肉。但问题是:14亿中国人不是狗,是人,是人就得有人的尊严。在人权已经成为普世价值的今天,还要将所有国人比之为狗,让我等为人者情何以堪?”;……等等。

其实,“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本来就是共产文化的一个特点,即喜欢用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比喻人民与国家(实际是代表国家的政权)的关系。那只由雷锋唱成经典的“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还有在80年代出现的“党啊,亲爱的妈妈”,都是用虚拟的母子血缘关系来借喻党与人民的关系,而且被赋予一种儿子对母亲之间的单向的不可背叛之含义,不管这位“母亲” 做了多少不好的事情、犯了多少错,“子女”连批评的权利都没有,脱离、背叛都是违反“伦常”的。当年,斯大林就以“苏联各族人民的父亲”自居;金日成与金正日父子两代也都是“朝鲜人民的父亲”。其他独裁者也有类似爱好,比如卡扎菲就曾是“利比亚人民的好父亲”。

但大陆官方偏好用虚拟血缘关系界定人民与其关系,还有一个源头:收养义子,结拜兄弟。这种虚拟血缘关系大行其道有三个高峰时期,最早是在东汉末年,最著名的样板是刘关张的“桃园三结义”,尤其是刘备那句“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衣服旧了可以换,手足断不可再续”,成了后来中国江湖文化中的经典名句。每逢乱世,权力利益的分配与维护主要依靠刀剑来完成之时,异姓兄弟、以及义子养子之类的就多了起来。比如唐五代的养子之风。为今人熟悉的是清末会党组织的结构,天地会、洪门、漕帮均是以父子兄弟姐妹等虚拟血缘关系来建构会党成员内部关系。如果要总结,大致是这样,在朝代鼎革时期或权力斗争十分激烈的政治不稳定时期,社会上层偏好用虚拟血缘关系来强化自己的关系网络,或结成新的利益共同体;社会下层因为难以通过正常的管道获得社会认同和资源,通过虚拟血缘关系形成一种互利互助的保护关系,就成为中国底层社会成员扩大关系网络的生存手段。

目前,大陆官方仍然沿用“母子关系”界定“党(政府)与人民”的关系,其深层因素应该是对自身统治缺乏政治合法性的一种恐慌感。因为这个政权是用枪杆子打下来的,也从来不想将其政治合法性转换成选票。“打江山坐江山”,“这个政权是用三千万人头换来的,谁想要,拿人头来换”,就是大陆官方政治逻辑的体现。也因此,大陆官方始终不愿意建立现代政治中不可或缺的利益分配关系与利益集团的谈判机制,希望仍然由党掌控一切资源及分配大权,这种潜意识就表现为在舆论上仍然坚守多年来的宣传,希望人民仍然守定成年“子女”无条件向“母亲”尽孝的位置,以此消解人民希望通过利益博弈来争取自己权益的要求,维持原来的社会等级。而这位“母亲”对人民这“儿子”的幼年哺育之恩,仍然用“红色江山是我们打下来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类宣传替代。

其实,从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历史中,就可以看出,有没有某个党,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人民照样生生不息。正如中国大陆官方没有了毛泽东这个大救星,共产党也没有天塌下来一样。还要知道,21世纪是后发展国家人民权利意识觉醒的时代。随着中国人权利意识的觉醒,若希望通过虚拟血缘的母子关系教化民众,让民众谨守“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的道德谕令,维持社会凝聚力,只能说是官方宣传文化陷入黔驴技穷之境,经不起认真的解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7日, 1:3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