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昌海:缅甸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走钢丝?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访问缅甸会见总统吳登盛及反对派政治领袖昂山素季,体现重返亚洲政策的重要一环。中国大陆政府公开场合虽表示愿意看到缅甸与西方国家的接触,但官方媒体却抨击美国及缅甸的做法。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1130日抵达缅甸首都内比都,开启了对缅甸的“历史性访问”,她表示希望亲身了解一下缅甸政府的改革決心。她121日与缅甸总统吳登盛举行了会谈。其后也会见著名的反对派政治领袖昂山素季。缅甸自去年11月释放昂山素季后,先后解除了网络封锁,报禁、党禁。并在去年11月举行了多党制大选。昂山素季宣布将参加明年的国会补选,并强调,她支持美国奧巴马政府与缅甸接触。

希拉里是50年来第一位踏上缅甸领土的美国领导人,她表示希望能与缅甸重修两国关系。她1130日在前往缅甸途中的一个发展援助会议上发表讲话说:“要警惕那些对采掘你们的资源(而非构建你们的能力)更感兴趣的援助国,某些资金也许有助于填补短期预算缺口,但我们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到,这些权宜之计不会产生自我持续的结果。”此话没有直接点名中国大陆,但外界认为含沙射影暗示的就是中国大陆。

缅甸以往的靠山是中国大陆,不少人认为美国近期努力加速在亚洲的军事接触,让北京方面感到不安,不过官方最近公开表态的调门上又有些微妙变化。外交部发言人洪磊1130日表示,“中国愿意看到缅甸同西方国家在相互尊重基础上加强接触、改善关系,促进缅甸的稳定与发展”。但官媒《环球时报》1130日却发表评论说,“美国在缅甸搞外交赌博,缅向美暗送秋波”。文中引述了多家媒体就希拉里访问缅甸的评论,指出“美国造访缅甸是为了削弱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力。”

曾担任中国大陆外交官的著名博客作家杨恒均121日表示,“缅甸一直是中国最大的盟友,现在希拉里突然访问去了,而且态度上有了很大的转变,对于北京来说是非常紧张的,因为缅甸跟东盟现在的关系最好,美国的软实力也很强大,很多国家突然之间都会转向,如果美国愿意放低姿态的话,就有更多国家愿意接受它,东南亚国家很多以前是把美国赶走的,看到中国一强大就拥抱美国。”香港《大公报》121日也发表评论表示:“对美国势力入缅不值得大惊小怪。尽管美国非常希望扩大其对缅甸事务的影响力,打破中缅关系‘一枝独秀’的现状。但在现阶段,双方利益并无太多契合点,美在缅长期立足不可能一蹴而就。”“对缅甸新政府的变革方向需要冷静观察。缅甸长期积弱,玩大国平衡游戏是十分危险的。中缅关系是在缅甸几十年的政治变迁中‘自然形成’的,破坏这种关系受害的首先是缅甸自己。”香港时事评论员李国成称:“缅甸对中国太重要了,战略通道和投资都很多,错失了缅甸,大陆会很紧张的,就怕他牺牲中国的利益跟美国改善关系,外交部的发言说支持缅甸跟西方改善关系,但实际上还有一句话就是希望不要牺牲中国大陆的利益。”网民helicopterh讽刺说,“有没有发现个规律,最近几十年每一个原本被独裁统治的国家民主化后都跟中国闹不开心,然后开始跟美帝交朋友?这跟我们提倡的和谐世界的理念相悖啊。”

外界普遍认为美国重新认识到亚太地区的外交地位,包括近期在澳大利亚的驻军以及TPP计划的推出可能都是针对中国大陆。缅甸重新解封Facebook等社交网站,也让中国大陆网民哗然,偌大的中国大陆,强大的实体,竟然还不如一个多年在军政府下的专制小国反应迅速,顺应潮流,因此中国大陆未来反倒更加堪忧。此前有关昂山素季的影片《夫人》在中国大陆网络上被封禁,也反映了中国大陆当局对此类信息的畏惧心态。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希拉里访问缅甸,不但使缅甸跟西方国家的关系成为世界和中国大陆媒体关注的焦点,也使缅甸与中国大陆的关系受到份外的关注。日本《产经新闻》1130日发表记者矢板明夫从北京发出的报道,专门描述了缅甸跟中国大陆多年来的特殊关系,以及缅甸当前跟美国(以及西方国家)和中国大陆的三角关系。报道说:“美国希拉里国务卿访问缅甸,缅甸长年的盟友中国大陆感到焦躁和不满。中国大陆担心,随着美国的影响扩大,缅甸会跟中国大陆越来越疏远。1130日出版的中国共产党机关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表现出了这种不快。该报发表的社论说,中国大陆在亚洲的墙角似乎正被美国一个个挖掉。今年3月将政权移交给文官政府的缅甸在军政权时代与中国陆建立了蜜月关系,与朝鲜、巴基斯坦一道,是中国三大盟友之一。缅甸从中国那里得到经济、基本建设、军事等多方面的援助。在人权和民主化问题上受到来自联合国等国际社会的批判的时候,缅甸也能得到中国的庇护。与此同时,中国建设通过缅甸的输油管,可以使中东原油经由缅甸西部的港口运送到中国。为了确保云南省等中国国内的电力供应,中国也在推进在缅甸兴建发电厂的规划,对缅甸给予了绝对的信任。而中国着眼于其海军将来在亚洲的发展,积极参与缅甸的港口修建。然而,随着中国资本在缅甸经济中占据了主导地位,华人居民在缅甸的影响力扩大,缅甸国民当中反中国的情绪高涨也成为事实。也有人提出,中国主导的一系列建设项目导致缅甸的环境破坏。在这种情况下,缅甸新政权开始与中国拉开距离,力图与国际社会融合。缅甸与中国渐行渐远,对中国来说不但是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盟友,而且也意味着先前的援助和投资付诸东流,中国将被迫全面修正对亚洲的外交政策。北京政府的智库有一位研究者说,中国大陆感到被缅甸背叛,但如今只能是静观缅甸到底是能跟美国接近到什么程度。在希拉里国务卿访问缅甸之前的1128日,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跟访问中国的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举行了会谈。在谈论深化两国之间的军事交流之外,习近平也表示中国支持缅甸的民族团结和经济发展。’‘支持缅甸的民族团结的意思是不支持缅甸的少数民族华人的武装势力。这被认为是中国开始对缅甸进行怀柔。

日本《产经新闻》记者矢板明夫的报道涉及一系列目前依然对中国大陆当局敏感的问题,其中包括在1960年代,北京公开支持缅甸境内亲北京的势力跟缅甸政府进行“武装斗争”。即使是在过去20年里,在缅甸军人政权跟北京关系特别密切之际,缅甸军方依然对北京心存疑虑。习近平与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所说的支持缅甸的民族团结之类的话,显然是意图让缅甸政府在这方面放心。另外,中国大陆还有一个公众大量议论、但官方控制的媒体却不能公开报道或允许辩论的一个话题,这就是中国大陆政府的朋友为什么总是萨达姆、卡扎菲、卡斯特罗等在国际社会名声不佳的人,中国大陆在亚洲的三大盟国为什么会是坚持奉行独裁专制的朝鲜和长期实行军人统治的缅甸、巴基斯坦之类的国家。

《环球时报》1130日发表的社论,在说缅甸之外,也特意提到了巴基斯坦和朝鲜,从而间接地承认了中国大陆公众长期质疑但官方长期回避的这个问题:“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今天访问缅甸,舆论对美国同中国争夺在缅甸的影响力议论颇多,中国在亚洲的墙角似乎正被美国一个个挖掉。”;“美国同中国大陆做影响力的博弈是肯定的,它的很多优势中国不具备。在缅美关系几乎断绝很久之后,美国有力量把自己的影响力在一夜之间空降回缅甸。这一点我们得服气。即使在巴基斯坦那样中国苦心经营的国家,也很难说美国的影响力就比中国的差。”;“即使今天的朝鲜,其与美国的对抗也是出于它自身利益,而非为了迎合中国大陆的战略需要。”;“中国对缅甸向西方开放无任何心理上的抵触,但中国不会接受这样的开放同时是对中国利益动剪刀的粗鲁转身。”

《环球时报》社论所说的缅甸“对中国大陆利益动剪刀的粗鲁转身”包括缅甸在今年9月底宣布,“为了尊重民意”决定停建在缅甸北部少数民族地区由中国大陆投资兴建的有争议的密松水电站。《环球时报》的社论说,“缅甸在密松水电站的毁约,让中国公司损失惨重。”显然,“尊重民意”对《环球时报》或大陆当局来说还是一个陌生的、或者是可疑的概念。在权贵统治的中国大陆,不存在所谓的“尊重民意”的问题,因为他们,坚持声言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任何问题上都代表民意、代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多年来,还频频警告香港或台湾的政界人士,休想跟北京打民意牌。

中国大陆如何看美国跟缅甸的接近,也是《纽约时报》记者黄安伟1130日发表的报道的主题。黄安伟报道的题目是“中国关注美国在缅甸的举动”;报道说,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本星期早些时候访问中国大陆,受到政府和军方的高规格接待。“在任何一个星期,这种接待都会被迅速报道,迅速忘却。但这次缅甸军方高级将领对中国的访问成为中国一些学者和记者的话题,因为他访问中国两天之后,美国国务卿基就要访问缅甸。那是美国国务卿56年来第一次访问缅甸。敏昂兰将军访问中国所受到的关注,透露出中国官员和学者重视奥巴马政府接触缅甸的政策,以及重视美国政府对缅甸政策对中缅关系可能带来的影响。中国是缅甸最大的经济伙伴,近年来中国对缅甸的影响超过了印度的影响。中国军方和外交政策圈内的一些保守派人士现在经常谈论美国试图围堵中国,但美国官员对此表示否认。两个星期前,奥巴马总统在访问这一地区的时候宣布,要派遣2500名美国军人进驻澳大利亚。他还跟许多亚洲国家的领导人当面对中国总理温家宝表示质疑中国对南中国海大片海域提出领土要求。一些中国官员和学者声言,奥巴马政府暗下使劲,劝说缅甸总统吴登盛决定停止建设密松水电站,甚至是鼓励了缅甸内部反对该水电站建设的抗议行动。美国政府没有承认在这方面有任何卷入。1130日,在希拉里国务卿抵达缅甸之际,《环球时报》英文版就美国和缅甸关系发表社论,特别提出了密松水坝的大挫折。社论最后说,中国欢迎缅甸开放,但坚决反对缅甸践踏中国的利益。’”

缅甸当局最近展示的对内放松社会压制、对外全方位外交的姿态,使缅甸跟周围邻国、尤其是跟中国大陆,以及美国、日本等世界大国的关系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一变化也使喜好观察外交纵横捭阖的人获得了一个观察的好机会。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129日发表记者彼德·福特的报道,题目是缅甸跟越南和美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中国会怎样?报道说:“中国珍视跟缅甸的友好关系。但现在看来这种关系正处于重大变化之中。几十年来,缅甸每次有一个军队总司令获得任命,都会把北京作为出访的第一站。中国是缅甸的外交盟友,长期以来也是缅甸的主要经济支柱。但目前正在中国访问的缅甸国防军总司令敏昂兰在访问中国之前在另外一些地方忙碌:早些时候,他跟美国的缅甸问题特使德里克·米切尔举行会谈,然后他又前往越南访问。……敏昂兰将军选择出访正在跟华盛顿建立更密切的军事关系、并且不隐瞒自己担忧中国在该地区野心的越南,这一事实也受到北京的注意。”;“现在看来是处于这种风云变幻之中。缅甸名义上的文官新政府在今年3月从军人那里接掌了权力,释放了许多政治犯,主动跟少数民族联络谈判结束多年来的暴力冲突,并且尝试跟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进行谈判,以便打开政治局面。自1962年缅甸军人独裁开始以来,中国就一直是缅甸的靠山,在1988年缅甸军人残暴镇压要求民主的示威起义、缅甸受到世界大多数国家制裁和孤立以来,中国尤其是缅甸的靠山。但很有实权的缅甸议会议长、先前的军政府成员吴瑞曼对记者说,现在缅甸希望跟美国有正常的关系。尽管新的缅甸当局看来急于要给缅甸的外交政策重新定向,但没有多少观察家认为缅甸会抛弃跟中国这个有影响力的邻国的关系。观察家们认为,缅甸领导人更有可能是在华盛顿和北京之间走钢丝。”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3日, 12:3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