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网民对2011年度进行了总结:这是坑爹、杯具、纠结的一年——

这一年,“我爸是李刚”拉开了中国人拚爹的序幕,大量的富二代官二代用他们的行动告诉我们:人生最重要的不是你所朝的方向,而是取决于你是谁的儿子。 

这一年,重庆的打黑运动让我们明白:电视上经常看到的那些衣着光鲜,人模狗样的公仆,他们往往在下一刻就变成了黑老大。而你是公仆还是黑社会,关键看你有没有站错队。 

这一年,9.0级地震震垮了核电站,也震碎了国人愚昧的神经,那些买不起房而被迫单身的人们,因为手里有几袋碘盐而变得奇货可居。

这一年,国与民争利达到高潮,财政收入连创新高,人民饭碗却营养不良。GDP世界第二,百姓收入勉强苟活,房子彻底沦为多数人的浮云。而盛会,依然在一个叫隆重的地方举行。

这一年,苹果砸中牛顿沉寂数百年后,以数码产品的姿态席卷全球。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们一起出门,你去买苹果四代,而我却只能买四袋苹果。

这一年,谢霆锋终于意识到自己对柏芝的了解始终超越不了天涯上的民工,于是他放弃了。我固执的认为他一定看到了杂谈那个万人景仰的回复。男人,无论好坏,都翻不过那道绿帽砌成的坎,有的秋后算帐,有的立马摊牌。

这一年,芙蓉姐姐从大S变成了小S,凤姐的绿卡让我们彻底断了成功可以复制的念想。但不管是李宇春,还是曾轶可,都是我的哥,我的哥……

这一年,南科大45名学子以非暴力不合作表达了对中国教育的鄙视,一潭死水总算荡起了一丝波浪。但死水原本就不应该有波浪,所以,他们在潭中注满了水泥。

这一年,转基因和地沟油让中国人坚信他们是核战争最后的幸存者。在网上,他们表达吐血身亡的语句变成了:遂吐3公升地沟油而亡。

这一年,各地下雨全是100年不遇,武汉的海景超过公交成为新的城市名片。成都,长沙,南京纷纷在报纸上表示自己是特大号护舒宝,流量再多也不用担心,随即就被老天爷一个无情的耳光扇过去……分析认为:此护舒宝为山寨品,也就是:made in china

这一年,绿皮火车见到了蒸汽火车,感叹世间人情冷暖,我们终究都逃不过鸟尽弓藏的命运。开明的蒸汽火车说:历史的车轮在前进,我们都尽到了自己所处位置的责任,现在是高铁的时代了,你再不退下就是开历史的倒车,中国人民才被历史的车轮碾过,还没爬起来,一回头却看见你在倒车,你叫他们情何以堪呐。

这一年,高铁恍如一夜之间长满祖国各地,人们用高于普车数倍的价格向铁道部购买时间,而那些时间充裕的人因普车的取消也不得不买几个小时,然后在目的地玩手机来消磨时间。

这一年,号称世界领先的动车出轨了,人们悲怆的发现,吃的,住的,坐的竟没有一种让人蛋定,以河蟹著称的媒体也开始草泥马了,在经历了出事微博讨论小秘书删帖微博疯狂讨论小秘书来不及删帖问责呐喊声四起传统媒体跟进微博谣言四起政府辟谣产生新的流行语李承鹏发文韩寒发文讽刺段子出炉五毛辟谣搅混水讨论进入高潮总理现身微博一片体贴谅解和谐,删帖,噤声搞笑段子出炉下次……后,酱油瓶仍旧在手,真相的高度永远高于酱油瓶的高度,对于善良的中国人来说,打酱油比抢碘盐还来得更轻松和毫无风险。 

这一年,黑社会败给了社会黑,社会黑又催生了黑监狱,黑监狱关的却不是黑社会。黑社会说:监狱,本就是黑色,黑夜给了中国黑色的监狱,它们却用来禁锢冤屈。

这一年,灰太郎对喜洋洋说:我咬你,你不要动,我们要和谐

这一年,五毛依旧凶猛,天涯沦落的不仅是国关,还有八卦。而在杂谈,五毛还是一如既往的苦逼。

这一年,人民仍然相信,皇帝是好的,中央是清白的,坏的只是地方。当不公降临在他身上时,他最期待的不是改良制度,而是渴望清官

这一年,雷公也成了弱势群体,悲催的替铁道部背了黑锅。当我们在盘点中国事故责任人时,发现他们分别是临时工、临时工、临时工……还有雷公,这时玉帝大叫道:他也是临时工

这一年,央视和百度,一个婊子一个奴才,为争牌坊打起来了。请问你支持谁?—-废话,当然是支持google

这一年,我想对日本人说:不用担心,你们的国家不会抛弃你们!最后我要对中国人民说:不要幻想太多,你只能靠自己。

…… ……

前几天网上在流行着一首诗:《沁园春·雾》,调侃北京的空气污染。著名海归施一公前几天对于北京的大气污染表示了愤怒。中国的环境污染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连国家首都都难以幸免,成了那个样子。别的地方的情形,可想而知。

最近网上多了个新的流行词语:PM2.5。那是什么呢?是指直径等于或小于2.5微米的污染尘埃。据说环保部门只检测大于PM2.5的污染尘埃,那玩意一直被忽略不计。后来美国驻华大使馆自己设置空气污染检测装置,报告了PM2.5污染的严重程度,这才引起了党和国家的重视。1116日,中国环保护部公布了《环境空气质量标准》(二次征求意见稿)和《环境空气质量指数(AQI)日报技术规定》(三次征求意见稿),主张将PM2.5纳入监测范围,此举得到了公众的热烈响应。新浪网上的一篇报告说,PM2.5会导致人类的生殖能力下降。《人民日报》说,PM2.5甚至可以进入血液,其吸附的重金属氧化物或多环芳烃等致癌物质危害很大。搜狐上的一个报告指出:PM2.5成大雾罪魁祸首,京PM2.5污染物年增34倍。北大医学部教授潘小川前几年的研究显示,PM2.5的增长跟医院急诊相关疾病的病人的人数成正相关。他发现每当数值增加时附近医院呼吸系统等急诊患者数量就会有着明显的变化。潘小川说,跟PM10比起来,PM2.5的颗粒物更细,它能负载大量有害物质穿过鼻腔中的鼻纤毛,直接进入肺部,同时还会引发缺氧进而导致心血管疾病的发生。

当然,反对将PM2.5纳入国家污染检测的也不乏其人。孔庆东在今天的《孔和尚有话说》节目中表示:环保部若将PM2.5纳入监测标准,必落入美国圈套。

不知道美国有没有拿PM2.5来套中国,但中国的环境污染已达登峰造极的程度,这是连瞎子、聋子也能感觉到的。各大网站最流行的一篇文章是长江黄河都臭了!泱泱大国还有一片净土吗,道出了国人的万般无奈和极度失望。那些令人心惊胆颤的照片,太让人寒心了。有人说,中央政府所在地的北京已经污染到把空气检测设备爆掉的地步了;这话应该不是夸张,就是在抗日战中日本在中国使用的化学武器,也没有造成如此大范围的损害。都说今年日本的核辐射事故多恐怖多厉害,去看看中国大陆到处被工业污染彻底毁坏的村庄、田野、江河、湖泊还有自然风光,相比起来日本的核辐射事件真的是小菜一碟。那起核事故爆发时,有人曾担心如果事态严重,会引发日本向中国的大规模移民潮。现在看来相反的可能性却更现实。本来以为中国大陆那么多的官二代和富二代一窝蜂地移民美国只是为他们的父辈们转移财产,现在看来他们躲避中国严重的污染也是原因之一。

可怜的是,那些没钱没权没势的99%,他们往哪移民呢?!

相信那些反映中国环境污染的文章和照片,应该不是反华狗们精心炮制的,也不像是毒轮们的一派胡言,更不可能是反共人士的杜撰。今天,可以说960万平方公里,确实很难找到一块净土了

有人说,其它的工业国家在其发展中也有过严重的环境污染。这话也不假。可污染到中国这个程度,这么大范围的,在人类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20几年前雄心勃勃地开始高速发展时高官们也注意到这个问题,曾经发誓不会走那个老路的。可事实呢?!中国大陆GDP总量已达世界第二,可中国大陆人均GDP却还是远远落后于很多国家。中国大陆人均接受的各种工业污染物质的数量,也早已超过任何发达国家在任何历史时期的的水准。这就是中国大陆成为世界工厂的代价。为什么一定要使出吃奶的劲力保出口?为什么就不能发展一个内向型的经济,以满足国内老百姓的需求为主要目标的经济?难道不知道那些出口企业大多是污染大户?那些化工厂、电池厂、节能灯泡厂、服装印染厂把中国的大好河山折腾成什么样子了!有很多出口厂商,本来就是从发达或半发达国家或地区搬到中国大陆的。那些国家为什么宁愿损失本国的就业率,也不愿意把那些污染工厂留在本国,难道也是“落入了美国圈套”?!

世界上有这么个把自己老母亲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的发展模式吗?这就是不管黑猫白猫,抓到的那只好猫吗?这就是摸着石子过河,找到的彼岸吗?世界上有哪一个国家如此肆无忌惮地大规模破坏自己的环境,摧毁子孙后代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来求发展的?!

这是什么狗屁发展模式,这是自杀式的发展!!!

有部作品叫《黄祸》,描绘未来的某一天中国将陷于政治、经济、文化、人口与生态的重大危机,终于导致中国社会的总崩溃,难民大批冲出国境,危及世界和人类的存在。以前以为那只是虚构,不可能成为真实。但现在的局面,使那种可能性越来越大了。

都说国内的环保工作阻力大,受制于各地的政府和民间的阻挠。现在人们根本不信这套鬼话了。不信,可以拿各地的那些城管和拆迁的队伍去搞环保试试!都说国家对环保不够重视,那倒是真的。官僚们凭什么要重视环保,他们的果蔬是特供的,肉禽蛋奶是特供的,五谷杂粮是特供的,饮水是特供的,甚至就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特供的。污染,关他们屁事

据传,我党就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之所以对中国大陆极其严重的污染不闻不问,是因为我党是想让中国百姓早点适应外星的恶劣环境,好早日移民到距离地球六万光年的那个新发现的星球上去。由于国人在中国大陆多年的浸淫下对环境污染、有毒食品已经百毒不侵了,他们将是那个遥远的星球上最成功的移民。

现在那个遥远的星球上最成功的移民在天天恶搞,时时大笑。

萨达姆被吊上绞架归西,伊拉克人民哈哈大笑;穆巴拉克被关进笼子受审,埃及人民哈哈大笑;卡扎菲从下水管里爬出来求饶“不要开枪,我是你们的父亲”,利比亚人民差点笑岔了气。最近,网上疯传一段由山东聊城大学几位平民的孩子制作播出的1359秒的“公寓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也让中国大陆人民差点笑岔了气:操场看台楼梯代替总统专机玄梯;三五个毛头小伙摇着纸红旗欢迎领导驾临;领导煞有介事地做亲民训话,应急处理挥着扫帚簸箕打斗的群体事件;厕所冒水重大自然灾害中,宿舍官兵奋勇抢救漂在水中的数只蚊蝇“小强”……,原装场景,地瓜级制作,既无俊男也无靓女出镜,之后却引来爆笑全国,好评如潮。所有观众都从四个字的招牌中看到了恶搞——新闻联播

“对于民众恶搞‘新闻联播’”,有网民做了很详细的评述。文章说,《新闻联播》一直有自己完整的一套意识形态植入技术;它的内容播出的顺序是: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外交、访问、会议以及视察活动;中央或中央政府开的某项会议,先后次序排列完全不是以它的重要性,而是由领导人的排名先后决定;在重要会议上,每一个政治局委员,都会给播出时间长度大体相等的镜头。据曾经在央视工作过的资深电视记者回忆说,每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分管新闻的副台长和新闻中心主任审看当天播出的《新闻联播》样片,重要新闻往往还需要经过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领导审看。在巨大的联播审看室里,副台长和中心主任坐在东边的两张大沙发上,送审的记者、陪审的制片人和部主任等分坐在两侧长椅上,沙发中间的茶几上有两部引人注目的电话,其中一部是直通中南海的红机。审看时,红机一响,审看的台领导手一抬,送审记者立即按住暂停键,众人马上屏息静气。鸦雀无声中,就见领导对着电话一边点头一边说是是是,等到领导放下电话,手一指,记者马上按下PLAY键,大家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继续审片。审过了的,欢天喜地,赶快将样片送到新闻编辑部联播组当天的值班编辑手上;要改的,屁滚尿流立即蹦到隔壁机房修改;片子被毙了的,垂头丧气而去。对于这种通过中央喉舌自上而下进行社会治理的执政模式,部分人自我阉割,通过内部学习,强化自己和体制间的价值观认同,另外部分人则陷入几乎接近人格分裂的挣扎。…

200712月,中央电视台宣布该台的《新闻联播》为全国观众最喜爱的电视栏目,自称该结果来自“2007年全国电视观众抽样调查”。但据凤凰网2009年相关调查显示,截至610日上午10点,62.4%的线民“不认可《新闻联播》现在的播报方式”。——这简直是明显的自我恶搞。这条新闻经各大网站转载后,网友恶评一发不可收。有人称它是“国际笑话”,还更有损的:“小孩哭吗?让他看新闻联播就不敢了。”“想折磨死一个人,最好的做法就是让这人连看三天新闻联播。其结果应该是:首先发疯,然后自杀。”“看多了新闻联播真会变笨……我爸今年才45岁,我怀疑他有点痴呆了,可能跟他天天看骗人的东西有关。”更有美女开出下嫁条件:看新闻联播和春晚的一律免谈。

也有人为央视“辩解”说:很多中国人之所以不喜欢看新闻联播,是因为妒嫉里面的中国人过得幸福快乐。不幸福的人则怒斥说:土地,清朝时是我家的,北洋政府时是我家的,民国时是我家的,日伪时期还是我家的,你来了土地就变成你的了?连小日本来了都没有说土地是天皇的,住房建房要向日本天皇买地?!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前30年你们拚命毁文化,后30年你们拚命毁物质:夜以继日地挖取地下资源贱卖,强拆地面的民房,污染河流空气,用高税赋和低工资榨干百姓,我们的子孙没有了生存资源,你们的子女却移民走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恨这个国家,毁之为恐不及

央视的假话、丑闻、笑料、穿帮镜头早已享誉中外,就像2008年报导的,近年“补妆门”、“哈欠门”、“露腿门”、“镜子门”到“卫生巾门”、“鸵鸟门”在央视频频出现。20089月,新闻联播甚至在播报完22家问题奶粉企业的名单后居然强调:“有关专家提醒三聚氰胺是一种低毒的化工产品,其后果是造成泌尿系统疾病,绝大部分结石婴幼儿可通过喝水排出来,即使出现肾衰竭也能治愈。”,睁着眼胡说八道

曾经在工作过的美国教授蒋敏说:“央视内部流传一个笑话,就是30分钟的《新闻联播》,前十分钟播放中国领导人很忙,中间十分钟播放中国人民过得很好很高兴,最后十分钟播放其他国家的人生活在痛苦之中。”虽然央视还在每天晚上七点准时扰民,却不断遭遇挑战。什么“大宋新闻联播”、“山寨春晚”……,以及最近疯传的“公寓电视台新闻联播”。这个零成本制作的宿舍级节目之所以受到全国网民煽顶,就因为它以冷幽默形式说出了国人的真实感受!“公寓新闻联播”拿央视开涮,惟妙惟肖地复制了令人厌恶的新闻联播精髓,所以引起共鸣。

最近,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节目主播雨亭在微博中点评:“男播稍有喜感且貌似提词器稍低了些,女播台风端庄大方、播报自然颇有修平老师的范儿,镜头剪辑清晰顺畅、镜头语言准确丰富,出镜记者及同期声运用也严谨得当,最主要是整体稿件编排……就一个字:‘牛!’”。

有人说,党国现在“进步”多了。20多年前,据说买传真机还要在公安局登记,因为那时家庭电话不普及,传真机是联系外国的唯一手段。吃完晚饭全家坐在九吋的黑白电视前欣赏“新闻联播”,是美国人永远看不到的中国政治风景。党说啥是啥,你不能说党是啥。现在好了,我们P民也有了话语权,用手机、视频、微博发言……每个人都成了媒体人。对限娱令,李承鹏恶搞说:前段时间,国家广电总局决定限制各卫视娱乐节目,我觉得“限娱”没有问题,问题在于为什么只限制19:3022:00的娱乐节目,不限制19:0019:30的那档娱乐节目。那是一档看的人没当真、念的人没当真、写的人没当真、下命令的人更不当真,可大家集体假装很当真的样子,而且一当真就是几十年……的王牌娱乐节目

有一则苏联老笑话是这样说的:勃烈日涅夫当上苏共总书记后,把住在乡下的老母亲接到莫斯科。他得意洋洋地向老妈展示自己的豪华别墅、高级汽车、名贵家具,然后问老太太怎么样?老人说:“儿子啊,这一切都很好,但是——共产党来了你怎么办呢?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