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弓 | 由思想与事实之关系说到抄书

       博文《开元名相张九龄及其小友》蒙杂文报编辑刘晶先生错爱,引上他的博客。有位一人先生评论认为,文章很是一般,属于“抄”书一类,没有什么思想云云。文章面世,有读者评论比没有好;听到批评意见比泛泛夸赞要好。我对自己的文章从来都不太自信,来自读友的批评,通常都能虚心接受。应该说,一人先生的批评还是很善意的,只是关于事实与思想观点的看法,敝人不能苟同,于是,特作了如下回复:

       思想也就是观点吧!寓观点于事实之中,未必不如“笔者认为”云云,譬如,张九龄敢于对最高的组织路线提出异议,敢于讽谏皇上的志得意满;能够虚心接受一个小孩子的批评意见……这难道不是“思想观点”吗?“用事实说话!”央视品牌栏目不是如此昭告天下的吗?      

       当然,我得老老实实承认,拙作的确是裒辑史料而成的,照直说就是“抄书”!由此联想到司马光,《资治通鉴》除了“臣光曰”创作权属于司马光外,皇皇294卷,可以说都是“抄史”,然而,这丝毫也不影响《资治通鉴》的史学名著地位!可见,知道“抄什么”,学会“如何炒”,还真有些学问呢!——尽管这“很是一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1年12月5日, 6:32 下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