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很多学校校车超载现象严重

甘肃校车事故之后,痛定思痛,我们对解决校车顽疾有了不一样的期待与建言。

12月12日,一个谐音“要爱要爱”的日子,却成了一个“要恨要恨”的代名词。校车讨论正如火如荼,可就在这日,却发起两起重大的校车安全事故——江苏丰县首羡镇中心小学校车发生侧翻事故,遇难学生人数达到15名;广东佛山一辆校车与货车相撞, 37名学生受伤入院治疗,其中一人进了ICU(重症监护室)。(综合12月13日《广州日报》、中国新闻网)

一辆辆开往天堂的校车,一次次陨落的生命,总会让我们悲痛不已。甘肃校车事故之后,痛定思痛,才有了我们对校车事故不一般的热情,对解决校车顽疾有了不一样的期待与建言。而所有结局中,最值得称颂的,无疑是《校车安全条例草案》,赋予了校车众多特权,而且,建议还在不断发生,也在不断被收集与采纳的过程中,更给了我们对校车安全足够的信心与期待。

甘肃校车事故之后,国家领导人重视之后,各地掀起校车整改的高潮,也掀起吸取经验教训学习的高潮,各地都信誓旦旦,要坚决确保校车安全,保证孩子安全出行。遗憾之处在于,口头上表述的美好,并没有如期从梦想照进现实。江苏丰县、广东佛山,再生校车事故,再诞生命悲剧。此时此刻,我们似乎已经无力再有更多的话要说,更多的诉求要表达。诞生的是校车悲剧,消弭的是我们的激情表达。

每一起校车事故,不可能是从天而降的“自然灾害”,总会有人祸的影子。江苏丰县,校车整改刚刚完成,校车刚刚恢复运营,悲剧便诞生了,我们好奇,这样的整改,内容到底是什么?到底是形式主义走过场还是真正有实效的整改?而广东佛山这辆校车,除却质量不行(被撞了一个大窟窿),还有超速、超载等前科。校车事故中,人祸的因素挥之不去,为何,生命的凋零引发不起真正的关注呢?这或许便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真的,甘肃校车事故诞生后,从来没有哪一次,像这次这么引人关注,像这次这么有群体激情。我们已经在设想着校车安全的美好,我们已经在监督着各级部门的行为,更在为《校车安全条例草案》建言献策。但就在我们激情饱满之时,就在我们有无尽期待那一刻,悲剧再次发生,没有比这更打击积极性的事情了,也没有比这更让人无言的事情了。

非常时刻,再生悲剧,风浪见上,依然有人作怪,我们的执行力之低下、监督之脆弱、反思之形式主义,皆跃然纸上。这般境况下,即便我们的《校车安全条例》凝聚了最大的民意,体现了最广大民众的期待,有着最完美的表述,更写着滴水不漏的校车特权方案……但最终,我们能有多大的期待呢?一部条例,只是一个源头,源头好了,的确乃成功的一半,但若是除了源头,其他全部程序皆“不忍多看”,那校车安全,又何以承载何以确保呢?

但愿这“爱你爱你”谐音这一天发生的两起校车事故,不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写照。尽管,我们已无话可说,尽管,我们表达不出更多的新观点,但只要校车安全没有能够抵达彼岸,我们这样的声音,就有重复的必要。直到那一天,校车不再疯狂,我们不再担忧,如今唯有期待,这天不至于让我们等太久。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按键 [email protected]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