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东盟系列会议上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东盟系列会议上

在过去一个月内,东亚的地缘政治发生了重大变化。美国的一系列动作使中国陷入全面战略被动。

在印尼巴厘举行的东亚峰会期间,美国联络盟友和东亚地区的主要大国在南海问题上公开挑战中国政府的立场,使北京不仅丢脸而且十分孤立。

东亚峰会期间另一重大发展是日本宣布争取加入美国倡导的“泛太平洋伙伴”自由贸易区。由于这一正在酝酿阶段的区域组织拒中国于门外,日本的申请被看成是中国在区域自由贸易上将限于孤立。

东亚峰会刚闭幕,美国总统奥巴马飞到澳大利亚,宣布建立一个能够容纳2,500 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新基地;这一举动被普遍认为是华盛顿针对北京在东亚地区军事力量不断加强的反应。值得关注的是,当中国政府公开谴责美国的行为是“冷战思维”时,东亚许多国家都暗地里为美国叫好。东亚峰会的另一压轴戏是美国宣布希拉里克林顿国务卿将对缅甸举行历史性的访问。

在12月1日,希拉里克林顿到达缅甸,试图鼓励缅甸的军政权进一步开展政治民主化,并重新开拓被冷冻了20年的美缅关系。由于缅甸的军政权历来受中国的控制,美国的这一戏剧性的举动,如果成功,将大大削弱中国对缅甸的影响。 中国甚至可能失去多年来在缅甸苦心经营后积累的战略资源。

虽然这四个事件互相之间没有直接联系,但是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即中美在亚太地区的战略竞争。不久之前,亚洲地区的许多战略观察家,尤其是北京的政治精英,都认为美国已陷入不可逆转的衰落,而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则将逐渐超过美国。现在看来,这种判断为时过早。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霸主地位是建立在中国根本不具备的一系列结构性优势之上的。在中美今后的战略竞争中,美国不必花很大的精力就可以利用这一系列结构性优势使中国处于被动地位。

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最宝贵的战略资产并不是它驻扎在该地区的强大军力,而是它在二战以来扮演的区域战略平衡者的角色。美国扮演这一角色的根本目的是防止亚太地区出现一个能挑战美国的区域霸权。

美国的这一利益和亚太地区除中国和冷战时期的苏联之外的所有国家的安全利益不谋而合。正是由于这一根本因素,美国和亚太的中等强权(,韩国和澳大利亚)都有军事同盟;同时,东南亚国家(包括被美国侵略过的越南)都希望美国在亚太永久扮演这一角色并为此提供各种便利和支持。

在过去几年内,由于美国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事,无力关注亚太地区的战略平衡。同时,中国的相对的战略克制及所谓的对东南亚的“微笑攻势”大大加强了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影响力。

但是,由于中国在去年内一系列的外交失策(如处理南海的争议,在钓鱼岛问题上对日本的过分反应,在朝鲜武力挑衅南韩时的不力干预等),亚太地区国家对中国的看法有了极大转变。它们认为一个能取代美国的中国不仅不会为亚太的其他国家提供安全保护,而且会仗其实力不守国际规则欺负弱国。

当然,亚太国家对中国的担忧为美国重返亚太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战略机遇。目前,美国正在调整其全球战略部署。亚太地区被再次确定为美国的战略重点。要重新获得亚太地区的战略主动权,美国只需利用亚太国家对中国的战略恐惧,实施几个成本很低的外交和安全措施就能让中国陷入一个十分被动的境地。

对中国来讲,美国将在很长时期内保持这一战略优势。因此,在中美在亚太的(有限)战略竞争中,中国将一直处于劣势。要从根本上改变这一局面,中国只有两条路。一是走民主化道路,这既可永久结束中美的战略竞争,亦可彻底打消周边的民主国家对中国的安全恐惧。二是大大调整亚洲政策,以“亲邻”为主。这需中国在领土争端上作出极大让步和在区域安全问题上扮演一个更积极的角色。第一条道路中国共产党会坚决反对,所以不太可能。第二条道路理论上可行,但实际上很困难。最主要原因是专制政权的自我安全感较低,同时又缺乏诚信。因而中国的邻国对中国的战略防范不会放松。所以,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被动将是一个长期现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