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

昂山素季是缅甸民主运动的偶像人物

最近一段时间,缅甸大步走向民主化引起世界的瞩目。但是,改革之路,依然障碍重重。BBC记者洛恩采访了缅甸民运的偶像人物昂山素季。他看到,昂山柔弱的双肩,担负着缅甸无限的期望。

驱车穿过缅甸乡村,看到一辆至少也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路虎。四个和尚坐在车后,紧紧地抓着绿色的车框。路虎起伏颠簸,和尚橙色的袈裟随着微风摇曳……

脸上涂着檀香粉、头上戴着尖顶圆草帽的缅甸女人,好奇地看着我们。

女人身后,遮阳篷下,一个男人有节奏地踏着水车,给稻田浇水。

这一切,仿佛在提醒着人们,时光停滞不前了。但是,我们的目的地,与此相比却有着天壤之别。

怪异的新都

缅甸的新首都内比都。这个从丛林中开辟出来的新城,到处有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草坪,到处是宏伟壮观的景象,如同一片奇特的梦幻之地。

新首都刚刚建好的时候,当局通知公务员,立刻从仰光搬出去,他们正常的家庭生活全都被打乱了。据说,在这个怪异的地方,自杀率很高。

内比都,大酒店的房间成千上万,但是,一年四季几乎总是空着,只有在珠宝节期间才是个例外。从中国来的买主大批涌入,来缅甸淘宝。

壮观的总统府,不仅有庞大完善的空调系统,还有金碧辉煌的巨大吊灯。在一切,在这个每年每人医疗费还不到1美元的国家,看上去绝对是不配套。

但是,内比都这座新城,也是存在于梦幻经济中。

内比都是新首都,外交官也得搬到这儿来。当局已经单独画出了一片使馆区。但是,一个西方国家的大使馆估计,按照现在的做法推算,如果使馆要搬走的话,今后三十年内,需要投入7000万美元。

问题是,在这个军人掌权的国家,多年来,正常的经济学,也早就被颠三倒四地搞得不正常了。

缅甸货币有好几种汇率,黑市上,钱可以流进流出。

痛骂

真正的权力,控制在所谓的“亲信”(cronies)手中。就像俄罗斯的寡头,缅甸的“亲信”们也躲在幕后,和中国、以及其他的非民主国家关系密切,同时,通过对木材、宝石、天然气的垄断中谋利,中饱私囊。

他们好像在旁观一出戏如何展开、如何收场。缅甸政府有意改革,逐步抛开从前那些很和“亲信”口味的腐败、专制。

变革,也意味着最近刚刚获得释放的政治犯可以在异见报纸上发表意见。当局已经不再审查,报纸可以公开发行。

就在几个月前,缅甸的主要报纸上还是几乎每天都在痛骂BBC。

我破天荒第一次拿到进入缅甸的签证。昂山素季说,变革最大的迹象之一,也正是她第一次可以在仰光公开和BBC说话了。

改革带来的政治冲击波,如同地震一样强大。

鲜血作代价

缅甸改革大事记

  • 2010 11 7 20 年来首次举行大选
  • 2010 11 13 日 昂山素季结束软禁
  • 2011 3 30 日 完成向新政府转移权利
  • 8 14 日 昂山素季获准离开仰光进行政治访问
  • 8 19 日 昂山素季会晤缅甸总统吴登盛
  • 10 6 日 建立人权委员会
  • 10 12 日 释放 200 多名政治犯
  • 10 13 日 通过新的劳工法,准许组建工会
  • 11 17 日 缅甸获准于 2014 年担任东盟轮值主席

我们开着车,一路颠簸着前往昂山素季的支持者们去年开办的一所学校。

1996年缅甸上一次大规模学生运动的领导人妙扬瑙登(Myo Yan Naung Thein)斩钉截铁地告诉我,抗议示威已经结束了。

他和在狱中结交的同志们决定,组成一个松散的民运组织联盟,支持昂山素季,首次开始在体制内活动。

他说,“打不过对方,就加入到对方行列中去吧。”

这位前学生运动领袖生动地描绘了这样一幅画面:如果缅甸人愿意组成10个人一排的方阵,一排排地面对开枪的士兵,那么,革命也许能够取得成功。

因为,成千上万的生命,换来的将是士兵的意志被彻底磨灭。

但是,他最后又说,“我们没有足够的鲜血来做代价。”

更多的子弹

停止一切抗议活动之后,民运人士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新总统吴登盛和昂山素季的秘密对话上。

按着一系列精心策划的步骤,缅甸政府开始缓和同偶像人物昂山素季之间的关系。这和当年南非白人政府改变战术、从监狱中释放曼德拉的做法非常相似。

现在,在缅甸街头可以公开买到昂山素季的宣传画,昂山素季很可能还会在明年参加议会竞选。

但是,昂山素季并没能带领党内所有的人一起与当局达成妥协。

就在不久前,缅甸和尚还曾在曼德勒召集新的抗议活动。

这种小规模的示威可能只会分散人们的注意力,但是,更大规模的抗议,则有可能动摇昂山与改革派的总统及其支持者之间建立起来的信任,并且还有可能增强反对改革的强硬派的实力。

缅甸的改革,仍然面临着不容忽视的巨大障碍。昂山素季柔弱的双肩上,担负着缅甸人无限的期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