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Flickr:
不是啦,这是我每次在墙内时的必备翻墙工具集合(之一):

— Tor, 匿名访问,偶尔用来翻墙,需要更新最新网桥接驳 (免费),优盘里面有Tor浏览器套装
— MyEntunnel,长期使用的SSH连接工具,需要经常更换SSH通道(付费)
— Tunnelier,备选SSH连接工具,需要经常更换SSH通道(付费)
— Psiphon3 小巧的SSH/VPN自适应翻墙工具 (免费),偶尔使用,放在优盘里面随身携带
— Commercial ,商用VPN,公司付费,偶尔使用
—- (当然,我还有一个秘密文件夹,里面还有很多实验室中的工具)

不过,2011年2月《环球时报》采访防火长城之父方滨兴时,他确实表示自己的家用电脑上有6个VPN(shanghaiist.com/2011/02/18/fang-binxing-vpn.php ),用以访问某些被屏蔽的网站,是为测试VPN是否能成功翻越他建立的GFW,目前从这个屏幕来看他还是不成功的,或者是因为选择了豆腐渣VPN服务让他产生奏效的幻觉,他该拨打GFW的客户服务投诉。

玩笑归玩笑,真希望方校长再次敢于站出来,在公众面前说“自己在做对的事情”,当然是否正确,大家需要公平一辩。他不能只坐在家里,发发指令,就让上亿的网民瞬间中弹,这是权力的滥用和巨大的国家安全风险。 试想一下,某个人在那里拥有绝对的信息控制能力,平日的搔痒让这个国家越来越封闭,缺少创新力和竞争力,形成软骨病;而某一时刻,则可能突然引发社会怒潮,甚至可能走上街头而失控。这样的人物为何有这种权力,人们丝毫无从得知,你敢呆在这样的国度吗?

真心希望方校长多秀秀自己的桌面,从做一名网民开始。别看到网民的真心声讨就害怕到不敢再到阳光下。早点对话,早点透明,则可避免越来越被动。 真的有一天给他一个只可访问一个网站的电脑,不知道他该如何度过残年。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