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像水的温柔与智慧
昂山素姬像水的温柔与智慧,化解了专制权力的暴戾,让缅甸实现了一场宁静的革命。

上善若水。没有人可以低估水的能量。如果过去二十年的世界历史少了昂山素姬的「水」力,就少了那些理想主义的鼓舞能量。她像水的温柔与智慧,化解了专制权力的暴戾。她以静制动,默默地,抢占了道德的制高点,瞄准了那些权力的傲慢,也让民意的躁动瞄准了那些让人噁心的军头(Junta),让他们远离历史的舞台。

她如今六十六岁,但脸上的皱纹也是政治智慧的皱纹,呼唤一个国家的民主青春。她自己曾经青春过,风华绝代的倩影,风靡了全国和国际,但她的外在美与内在美结合如一,映照政坛的暴烈与丑陋。当抗议者沸腾时,她却是静如柔水,让缅甸在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政治气候中,实现了一场宁静的革命。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也没有血腥的革命。它像春风那样,吹进了千万人心。一切的改变从八月中旬开始,看似是一场自上而下的变革,但其实是自下而上的动力,让铁板一块的军管出现了裂痕,让那些强硬派不得不被边缘化,因为民间的声音就在宁静中爆发,在素姬那若有若无的、柔情似水的呼唤下,落实了全民的理想。

因为缅甸老百姓都忘不了二十三年前的场景。那是一九八八年八月下旬,仰光近百万的群众在大金塔西门外的广场聚会,昂山素姬就穿着一袭白色的衣服,铿锵有力地说出民主的理念和那不灭的理想。在那一刻,素姬成为缅甸政治改革的象征,也成为人们梦系魂牵的偶像。

即使后来她在政治的强权下被软禁,但她仍然是群众心中挥之不去的精神领袖。在漫长的幽禁岁月中,她没有权力,也没有钱、没有官衔,但她却拥有人民的心。

她最大的魅力其实是来自她对非暴力的坚持,将一切的强权的能量吸收,变成一种强大的反弹力量,让那些拥有飞机大炮的将军最后落荒而逃。她树立了一种自我牺牲的楷模——牺牲了自己的青春、爱情、家庭、亲情,就是为了她对祖国的爱与民主的追求。

但她在激情的背后,也有冷静的谋划。她在复杂的国际形势中,联美而不反中,并且不断主动与北京修好。她深受佛教的思想影响,寻找平和的心灵,雨露均沾,普渡众生。她主张民主和人权不是西方的专利,认为不能诬蔑为西方意识形态而加以排斥,因为权力必须制衡。她所推动的变革,就是温和的、人性的、平衡的变革。她认同印度圣雄甘地的非暴力的主张,以柔克刚,最终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

她的战场其实是文字的战场。她对政治的勾心斗角都不懂,原本只想当一位作家,但就是在祖国危难的时刻,她挺身而出,走进权力的丛林中,用她的柔情似水的智慧,在祖国的大地上,写下她的生命之书,在国际的舞台上,写出了一个时代的希望。■

邱立本 [email protected]
民主曙光照亮亚洲 .张倩烨
亚洲周刊评选缅甸民运领袖昂山素姬为二零一一年度风云人物。她为了祖国命运及民主前途而忍受了非凡的痛苦,并牺牲自己的青春、婚姻与亲情,渡过了十五年的漫长软禁生涯,在二零一零年重获自由,二零一一年更成为长年封闭的缅甸与世界接轨的重要象征。她温柔的、非暴力的坚持终于让缅甸实现媒体开放、互联网开放,让国民享受久违的民主之光,对中国也产生巨大的示范效应。

这是权力突变的一年。北非三名独裁者在一年内灰飞烟灭,而朝鲜独裁者也意外「驾崩」。这也是惊悚困惑的一年,中东茉莉花运动狂飙突起,呼啸而来,而动乱与不确定阴霾又旋即笼罩当地。但就在人心焦虑迷惘的时刻,亚洲国家缅甸却透射出一道虽不炫目但温馨异常的民主曙光,穿过漫长的独裁黑夜,被长年禁锢、坚贞不屈的昂山素姬,飘然重新回归政坛,苦盼民主黎明的缅甸民众备感欣慰,国际社会也对此响起不息的掌声。

亚洲周刊评选昂山素姬作为二零一一年度风云人物,是因为她温柔的、非暴力的坚持,使拥有六千五百万人口的亚洲国家缅甸,终迎来长达四十九年漫长专制黑夜后的第一个民主黎明。「民选政府」上台,在重重封锁的国际制裁中,终于为自己打开一条与世界接轨之路,而这一切都绕不开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总书记——昂山素姬。

六十六岁的昂山素姬的复出犹如凤凰涅槃,续写了一个历经二十年仍闪光的梦想,而她自己也成为了缅甸国民的世俗信仰。民众不会忘记,为守望祖国的命运,昂山素姬忍受了非凡的痛苦,并牺牲自己的青春、婚姻与亲情。在她十五载的软禁生涯里,曾放弃去英国看病危丈夫的最后一面,即使重创亲子感情也在所不惜,显示了坚拒自我流亡的决心。

今天,不仅缅甸大街小巷都有昂山素姬的画像,而她道德楷模的力量也激活了祖国冬眠已久的外交生命,吸引了全球注视:美国、中国、、欧盟等国际势力重新将目光投向缅甸。随着一系列解禁措施,缅甸实现媒体开放、互联网开放,让国民享受到久违的民主之光,对强大邻居中国也产生了巨大的示范效应。中国民众不能不思考:为何缅甸可以,中国不可以?

十二月是仰光最好的季节,连绵的雨季和酷热的夏季都已过去,天空湛蓝明媚。在布满了陈年建筑的仰光街头,辞旧迎新的气氛已然浓烈,街边贩卖挂历的店铺里,一位缅甸女孩翻开最新的一页,对外国顾客说:这是我们的「夫人」——昂山素姬。

酒店保安人员的钥匙链上有她的头像,计程车司机的钱包里有昂山素姬的照片,报摊上有她的新闻,仰光大大小小的书店里,她的传记被摆在显眼的位置;随便一个仰光居民都可以讲出她的一长串个人履历。可见,昂山素姬无处不在。她用宁静如水的温柔目光,注视着这个曙光乍现的国家——她的父亲昂山将军曾为之献出生命的缅甸。

「我喜欢她,百分之百」,一位餐馆老板这样说。「我、我的太太、儿子和女儿,都喜欢她。她甚至没能见到丈夫最后一面,有人说她的大儿子直到现在都不愿见她。她为缅甸贡献了太多。」

过去二十一年中,昂山素姬曾被缅甸军政府软禁十五年。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她被再次释放,同时被释放的还有缅甸人对她长期压抑的热爱,和对国民命运的期许。

昂山父女像随处可见

「我们直到今年初才可以卖昂山素姬钥匙链」,街边的商贩说。每当有外国游客身穿「夫人」的T恤走过,缅甸人总会投来赞许感激的目光,有时候,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快乐地跑来,竖起大拇指,赞美「你的衣服真漂亮」。

在狭小昏暗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民盟)总部,直到今年八月,民盟总书记昂山素姬与缅甸总统登盛会面后,印有昂山素姬和昂山将军头像的T恤衫和纪念品才被允许出售。每逢昂山素姬来到办公室,民盟总部就热闹异常,一楼的简陋大厅,常常扮演媒体接待室、保安休息室与食堂三重角色。十二月十五日,昂山素姬与来自欧盟的人士会面时,这里聚集了来自日本、荷兰、挪威与香港的多家媒体。

「这一个多月以来她太忙了」,民盟的资讯官员U Thein Oo说,「媒体通常要提前一个多月来预约对她的采访」。他翻开一个日程簿,直到二零一一年的最后一天,昂山素姬的日程都排得很满。自昂山素姬获释后,平日人烟稀少的民盟总部也恢复了生机,无论青年还是老年成员,只要有闲暇时间就来这里义务服务。一位民盟成员表示,「最近尤其繁忙,我们在准备政党登记注册所需要的材料,很快就会送到首都内比都去」。

「今年的变化太大了,这一切在两年前还是不可想像的」,一位长驻在缅甸的中国石化员工这样说。一场静悄悄的变革正在发生。

与总统登盛会面是关键

标志性的转变始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这一天,缅甸总统登盛与民盟领袖昂山素姬正式会面。在随后的媒体报道中,昂山素姬评价登盛是一个「真诚」的人,具有改革意愿。尽管在其后几个月中,昂山素姬对当时与登盛会谈的更多细节三缄其口,但缅甸随后发生的一系列剧变,却被视为此次会谈带来的直接成果:

二零一一年十月,缅甸政府释放二百多名政治犯,这被视为在军政府统治近五十年后,所谓「民选政府」放松政治管治的一个讯号;同样在这一个月里,缅甸结束了互联网管制、开放网络媒体;政府首次允许民众罢工,这也是军政府自一九六二年掌握政权以来的破天荒第一次;十一月,缅甸联邦选举委员会正式批准昂山素姬领导的民盟重新注册为合法政党,并取消对候选人身份背景的多项限制,为昂山素姬参加补选铺平道路;十二月二日,缅甸政府与主要武装反对派南掸邦军达成停火协定;第二天,总统登盛签署法令,允许公众举行和平示威。

「从一九六二年到二零一一年,缅甸经历了四十九年的黑暗」,民盟行政官员U Hla Min说,「现在黑暗就要过去,是时候看到黎明了」。

一九八八年成立的缅甸全国民主联盟见证了缅甸「黎明前的黑暗」,一九八九年,昂山素姬被软禁,就在次年,她领导的民盟在全国大选中获胜。昂山素姬本应当选为总理,选举结果却被军方作废,军政府拒绝交出政权。二十一年前的昂山素姬与当局斗争的决心坚定,甚至在她的英国丈夫病逝后,当局特许她出国悼念都被她拒绝——她担心,一旦离开缅甸,就被禁止再度入境。她不愿与祖国分离。

二零一一年,昂山素姬与登盛的会面被视为缅甸历史的一个里程碑。昂山素姬的支持者认为,这是她在经历了多年反思后,成熟与理智的体现。反对者则认为,她背叛了革命的初衷。

「昂山素姬成熟了,民盟也更加成熟」,U Hla Min说。「我们知道,如果我们对抗、互相攻诘,那揦你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如果我们与他们对话、和解,可以改变很多事情,为国家做出贡献。」

民盟高层表示,在这次会面中,昂山素姬与登盛在许多问题上达成了共识,并决定在教育、医疗以及贫困问题上「并肩而行」。

与中美关系引起猜测

十二月三日,一张照片风靡全球。照片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与昂山素姬含笑相拥。被媒体盛赞为「民主姐妹花」的两位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女性的首次会面带给世人无限猜想。美国选择昂山素姬,未来的缅甸是否会由昂山素姬主导?一个走向民主道路的缅甸,是否会选择亲美路线?

而在与缅甸山水相连的中国,普通民众在这一年也对缅甸格外关切,不仅是因为中缅共用二千一百八十五公里的边境与怒江(伊洛瓦底江)、澜沧江(湄公河)这两条国际河流,更想从缅甸的民主道路中取经。缅甸的学生运动发生在一九八八年,中国则是一九八九年,在随后的二十多年里,两个邻国在并行的时间内走出了不同的轨迹,如今邻国开始走向民主,很多中国民众在祝福之余,也对中国的未来加深期许。甚至有网民评论,中国与缅甸相比,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个昂山素姬。而利益相关的中国官方或许担心,中国与缅甸是否正渐行渐远?

无论是昂山素姬还是总统登盛,对这些疑问都没有给出答案,当然,对今天的缅甸来说,一切答案都为时尚早。但缅甸人对国家与民族的未来充满信心,他们在历史中找到了对未来的答案。很多缅甸人对亚洲周刊说,昂山素姬的父亲——「我们的父亲昂山将军」,为了尽早摆脱英国殖民统治,实现国内各民族平等、独立,遭到暗杀,他是民族独立的象征。缅甸人相信,即使有美国的支持,「我们的女儿昂山素姬」也会继承父志,坚持独立自决的民族道路。

助缅甸重踏国际舞台

随着昂山素姬重新步入国际政治舞台,长期受到西方经济制裁的缅甸也在二零一一年的年终迎来一批又一批密集到访的国际政要:就在希拉里离开后不久,中国外交部证实,中国驻缅大使李军华曾与昂山素姬会面。十二月十五日,欧盟官员到访仰光的民盟总部;十二月十九日至二十日,大湄公河次区域经济合作第四次领导人会晤也在缅甸举行,六个成员国政要齐聚缅甸首都内比都;十二月二十五日,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也到访缅甸,帮助缅甸进行政治经济改革。

昂山素姬多年来坚持的和平民主道路也为缅甸赢得了回报:东盟国家已同意缅甸担任二零一四年东盟轮值主席国;希拉里也带来了一百二十万美元的见面礼,并谨慎地承诺视缅甸的民主进程而提供更多的激励;来自日本、韩国等国家的投资与科技支援,正在积极寻求进入缅甸的渠道。

「昂山素姬只是缅甸当局的一颗棋子」,这不仅是很多长期观察缅甸问题的专家的判断,也是部分缅甸人的疑虑。

「缅甸很像中国的清朝末年到辛亥革命前的那个时期」,缅甸富豪旅行公司的华人经理杨安贵这样评价。一位接近缅甸政府的人士在长期研究中国清末政治变革后也认为,目前缅甸变革缺乏诚意,现政府很像一百年前的中国清政府,每次得到想要的东西就会暂停改革的脚步。而昂山素姬今年的高调亮相,在他来看,不过是被多方利用。

「缅甸政府希望借昂山素姬得到国际支援,而不是仅把筹码押在中国身上;美国也希望利用昂山素姬在缅甸的魅力向缅甸施加影响,毕竟美国在这一地区也有许多利益。」

这也是缅甸近二十年来历史进程的一贯路径: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掌权的军人丹瑞将军曾释放一千多名政治犯;昂山素姬在过去二十一年中曾多次获得短暂自由。军政府也曾召开制宪会议,做出开放姿态。这期间,缅甸加入了东盟,引入了部分国际投资。但每次短暂开放达到目的后,接踵而来的都是对异议分子的进一步打击,二零零七年「袈裟革命」期间,政府对抗议者血腥镇压,并曾经长时间切断互联网。

一些居民仍然为民盟及昂山素姬的未来担心,因为缅甸最重要的法律——国家宪法并未从根本上修改。根据现行宪法,军人在议会中固定占据百分之二十五的席位,而军队最高领导人则拥有最后终止宪法的权力。人们担忧,万一在未来的民选道路上,民盟再次获胜,一九九零年的历史会在缅甸重新上演,「缅甸人的女儿」昂山素姬会再次被剥夺自由。

「历史是否会重演?我想不会了」,U Hla Min满怀信心地说。「时代不同了,整个世界都在改变」。他用了一个比喻,「阿拉伯之春就像一个打火机,而缅甸国内长期积压的不满与愤怒是一堆燃料,是遥远的原因(remote cause)。当你按下打火机,大火一触即燃」。

一个拥有真正信仰的国家永远是幸运的,对缅甸来说,这种幸运是双重的:多数国民把佛教视为宗教上的信仰,每天黄昏时分,当夕阳的余晖斜照在炫目的金顶寺庙,总有市民赤足走进庙宇,焚香祷告,以求心灵的平静。而无处不在的昂山素姬,与缅甸这个历尽磨难的国家一起经过了二十一年的困顿与洗礼,早已成为缅甸的世俗灵魂,是这个国家六千多万国民对民主与法治笃定信仰的美丽图腾。

「昂山素姬是否会再次赢得大选、是否能担任未来缅甸的总统或总理,一点都不重要」,U Hla Min说。「重要的是目标——我们实现了民主,法治。就像印度的索尼娅.甘地,带领印度国大党赢得选举,但自己并不出任要职。对我来说,昂山素姬也是一样,不过,即便在未来她不担任任何职务,依然是我们的希望和领袖」。

谈到索尼娅.甘地,七十二岁高龄的U Hla Min兴高采烈地聊起欧内斯特.海明威的一部小说《太阳照常升起》(The Sun Also Rises)。他说,印度人把他们的英雄、英迪拉甘地之子拉吉夫.甘地誉为「The son also rises」,「现在,对缅甸来说,我们的女儿、昂山将军之女也会照常升起(the daughter also rises)。目前只是黎明,我们在等待灿烂的阳光」。

对独裁政府心有余悸

在离开民盟总部的路上,司机苏图拉小心翼翼地环视四周,担心被政府的「间谍」盯上。被独裁政府统治近五十年,很多人对政府的恐怖行为心有余悸。

「现在采访夫人还是要小心,并且很困难,她是一位重要的人物,应该很忙」,苏说。「但是再过几个月,一切就都会好起来了,我们的车也敢停在民盟或夫人家门口,想约到她的采访也许就不是很困难的事了」,他笑着。不过又补充道:「如果她以后当了总统,又会很忙了。」

「你为什揦如此自信呢?」

苏笑笑说:「我也不知道,但就是这样,她是我们的昂山素姬。」■

独家专访﹕昂山素姬
昂山素姬希望访问中国 .张倩烨
昂山素姬接受亚洲周刊独家专访,讲述缅甸政府与民盟双向合作,共同推动国家的改变。昂山素姬也希望访问中国、了解中国。她公布自己电邮,期待与中国青年交朋友。

昂山素姬的宅邸位于缅甸曾经的首都仰光市大学路(University Avenue)上。一个视野宽阔的院落里,花草繁茂,孑然而立的小楼守着一片宁静的湖面。在过去的二十一年中,昂山素姬共有十五年的时间被软禁在这里。在软禁的最初六年,她每天都是独自一人,冥想、听广播、读书、运动,基本就是生活的全部内容。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亚洲周刊记者在昂山素姬家中对她进行了独家专访,以下是访问内容﹕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缅甸,发现很多居民都带着印有你头像的钥匙链,有你的照片,似乎你已经成为了这个国家的灵魂。我想知道,你心中理想的缅甸,你的国家是怎样的?

我希望我不是这个国家的信仰或灵魂(笑)。我希望这是一个所有人都担负起责任的国家。应该这样说,不是我的国家,而是我的人民,因为是人民创造了这个国家。所以每当我讲到希望或展望,我谈到的都是人民,而不是国家,因为是人民塑造了这个国家。

我是一个对责任感具有坚定信仰的人。我不能说在履行责任上自己从未失败过,但我一直在努力,不负众望。并且我愿意让人民意识到,责任并不一定是沉重的,我认为一个人对自己的国家、社会(community)的责任,归根到底,与自己对自己的责任相连。你是社会的一部分。这是我对人民的一些基本愿望。

在这个基础上,我希望看到很多,比如我们的教育体系、医疗体系和经济得到改善,但更重要的是,缅甸所有民族间的永久和平,这又回到责任感的问题上,如果我们把我们的责任感放在自我需求之上,那么为实现和平与和谐、开放思想所作的努力都很容易。我们会互相理解,互相尊重。

基本上,人们团结起来为和平与和谐而努力,并不只是为了自己的国家,这只是第一步,还要为了整个人类而努力。

在缅甸,多数民众是很支持民主制度的。这是否是你所说的「责任」中的一部分?

我想是这样,在我们刚刚独立时,我们曾实践民主,也许并不完美,但我们有议会民主制度。在那些年,尽管我们在战争中遭受磨难,缅甸在东南亚仍是一个进步国家,我们对民主有很好的经验。之后这些年的独裁统治使这个国家一步一步地下滑,人民需要民主,这也是我们希望他们(军政府)明白的道理:我们需要民主是出于很现实的原因,他们应受到控制,他们更有可能为人民的福祉而努力,是人民来决定他们是否应成为统治者。对我们来说,这是很现实的考虑。

在实现你这梦想的路上,这个国家在现实中面临哪些困难?

我们从一九六二年开始,有四十九年,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是没有民主的,这是现实的困难,但我相信我们会克服这个难题。

我观察到,许多缅甸人已经具备成熟的民主意识,还有什么其他的困难?

当然,在过去的制度下,人民受到压迫,一九八八年人民起义。在这之前,人民早已对过去的体制不满。自一九八八年以来,人民很清楚地对国家现状不满。也许如你所知,缅甸是现在东南亚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缅甸人民明白,需要作出改变。一九八八年的起义被血腥镇压,后来一九九零年大选,那时人民希望这会是一个和平的变革,很热情地为我的全国民主联盟投票,我高兴的不是人民投我们党的票,而是他们并没有抵制投票。在长期的专制后,那是第一次允许政党登记,差不多有两百个政党参加选举,但多数人民基本上只投全国民主联盟和代表缅甸社会主义者的国家统一党(National Unity Party),当然在少数民族地区,他们投自己民族的党派的票。

尽管在过去多年里,缅甸被隔离在世界民主进程之外,缅甸人民有政治意识,他们知道不该浪费自己的选票。在很多地区,人们很明白,他们投的是民盟的票,而不是投某位候选人。在当时的环境下,这是很理智的。总体上,缅甸人民是理智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我们仍有希望。

上个星期我与民盟的成员聊天,他们说到八月份你在与总统登盛的会谈中达成了一些共识,可不可以详细介绍一下?

从八月份之后,我们与政府官员进行了很多讨论,包括当今缅甸最重要的一些问题:缓解贫困问题、增加就业、医疗与教育,缅甸人民知道这是重要的问题,他们不会只听好话,而是注重行动。登盛总统也很关心这些问题。

你认为登盛是否具有诚意?

是的,我相信他是具有诚意的。

但如果我们回顾历史,你曾被多次软禁。

(笑着打断)他并不是软禁我的人,他只是当时政府中的一员,很久之后他才坐到了这个重要位置上。我想不能默认一个人是没有能力做出改变的,每个人在被证明有罪之前都是无辜的,并且多数时候我们对证明一个人有罪并不感兴趣,我们感兴趣的是民族的和解。并且,如果人们决定,需要做出改变,我们应该给他们一个为改变而努力的机会。

登盛总统有过什么承诺吗?

哦,我不会公开谈论我与登盛总统会面的细节。

但无论在缅甸还是世界其他地区,你有很多支持者。他们希望知道这一次是否与过去有所不同。

我们希望与过去有所不同。我想这届政府会确保议会的补选是自由公平的。如果他们不这样做,全世界都会知道,他们所有的进步都会被驱散(dissipated),他们很清楚这样的影响是不好的。

民盟的一位成员认为,是阿拉伯之春加速了缅甸的改变。是这样吗?你认为驱使政府转变的因素是什么?

总统与政府其他官员明白,这个国家需要极大的改变。在过去几十年,人民生活在苦难之中。我不认为是阿拉伯之春刺激缅甸的变局。当然,所有国家都会对阿拉伯之春有所思考。它也许是其中一个因素,但我不认为这是主要原因。

你认为丹瑞将军现在还实际掌权吗?

不,他不再掌权了。

让我们来谈谈对外政策。希拉里·克林顿访问缅甸带来了一百二十万美元的见面礼,有媒体评论「太小气」,你怎么看?

我从不认为一个国家应该依赖他国的外部援助,国家间最重要的是友谊与相互理解。很多时候我们不能以美元来衡量外国的支持。

有媒体说,你曾向希拉里·克林顿请教参选议员的经验?

(笑)没有,我们讨论了很多事情,也许讨论了大选。如果想了解美国的选举,有很多书可以看,不必向别人询问。缅甸不只会向美国借鉴民主制度,有许多国家的民主值得借鉴。

中国在缅甸有许多投资,几个月前停建的伊洛瓦底水电站(密松水电站),当地居民认为破坏了自然环境。你对这个事件怎么看?对中国投资有何看法?

说到大坝,我想说,在中国国内(建水电站)也会有同样的环境问题。所以当一项水电站工程开始的时候,就注定会对环境产生影响。

说到中国对缅甸的投资,我想我们应该更多「投资」于中缅两国人民间的友谊,而不只是经济上的投资。

长期来说,这对两国也是有所助益的,因为我们是邻国,只要两国关系是建立在牢固的互相友好与尊重的基础上,我们就可以在很多方面互相帮助。

中国外交部上个星期证实,中国驻缅甸大使李军华曾与你会面,但没有给出确切时间,这是在希拉里访缅之前还是之后?

是在她访缅之后。

这是否是中国在这一地区平衡其力量的一个信号?

我们一直愿意与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建立联系,所以这次与中国使馆取得联系我们也很高兴。我不知道这与希拉里·克林顿的来访是否有直接关系。但无论如何,我们(与中国使馆)建立了联系,我们很开心。

李军华大使有没有传来一些北京的信息?

(笑)我想你最好向他求证。

你觉得中国会欢迎一个民主的缅甸吗?

我希望如此。毕竟在过去,一个民主的缅甸(一九五零至一九六二年)曾与中国保持了很好的关系。那时的缅甸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最早承认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之一。当时的缅甸就是一个民主的国家。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民主的缅甸会不能与中国建立良好的关系。

你是一九九一年诺贝尔和平奖的获奖者,当时你正被软禁,二零一一年是二十周年。二零一零年,一位身在狱中的中国公民刘晓波也获得了诺贝尔奖。如果有机会与中国领导人会面,你是否会与他们讨论人权问题?

在缅甸,许多人因其政治信仰而身陷囹圄,我曾经就是其中之一,被软禁过十五年,二十年来直到现在仍有人在狱中。我希望所有人(政治犯)都被释放,去听从自己的良心而不受到任何形式的监禁的威胁。

未来你是否有计划访问北京?

(笑)我要首先得到邀请。

你有这个意愿吗?

我非常愿意访问北京。我的母亲到过中国许多次,但我从未去过中国。如果有一个能够访问北京的机会,我非常欢迎。

在中国,很多人也很关心缅甸事务,不仅因为缅甸是中国的邻国,更因为许多中国人也在寻求民主道路。看起来这似乎是一次自上而下的变革,你对这些正在努力的人们有何建议?

许多人认为这是一次自上而下的变革,我不这样认为,尽管登盛总统邀请我们一起合作。我更愿意说这是双向的,因为自下而上,我们已经努力了二十多年,全国民主联盟可以重新登记为合法政党,这不是突然间发生的,这是我们过去二十多年工作的成果。我们的成员是普通民众,有时我感到很奇怪,为什么这么多人会认为民盟成员与其他国民不同。我们的一位年长的成员曾经这样说,在缅甸,有好几个阶级:在军政府时期,最上层的是军政府阶级,第二是亲信阶层,第三等级是普通居民,第四等级才是民盟成员(笑)。我们是最底层的,但仍是这个国家的一部分,所以发生在这个国家的任何变革,我们都从底层参与其中。如果政府自上而下,我们自下而上的努力结合起来,我们可以为这个国家做更多有益的事。我想这是中国的青年应该思考的。

希望与中国青年通信

但我想传递给中国青年的更重要的信息是,我愿意与中国的青年交流,愿意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他们的感受如何,因为我们与中国青年的联系被切断了。我也愿与所有的中国人交流,与中国的农民、普通市民、经济改革的受益者、教育、医疗以及人权领域的人们接触。你可以公布我的电子邮箱地址,我愿与中国的青年通信,做笔友。(附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缅甸大事记
1947年7月19日 昂山素姬父亲、缅甸国父昂山将军被刺杀身亡。

1948年1月4日 缅甸独立,脱离英国殖民统治。

1962年 尼温将军夺取政权,废除宪法,开始军人独裁统治。

1988年3月 仰光爆发学生示威运动。

1988年7月尼温辞任执政的社会主义纲领党(BSPP)主席。8月8日著名的8-8-88群众运动在仰光爆发并遍布全国,政府军队镇压屠杀数千人。苏貌将军随后夺权。

1988年9月24日 全国民主联盟(NLD)成立,昂山素姬为总书记。

1990年5月27日 民盟在国会大选中赢得了百分之八十二的议席。但军政府拒绝承认选举结果。

1992年 丹瑞将军掌政,继续一党专政。

2007年8月 数以万计僧侣和民众走上街头举行反军政府示威,被称为「袈裟革命」,遭军政府武力镇压,多人死伤。

2010年11月 依据新宪法举行了多党制全国大选,但民盟杯葛选举。

2011年1月 国会召开近二十年来首次会议,象征军政府解散。

2011年2月 国会选出登盛为总统。

2011年8月19日 昂山素姬与登盛会面。

昂山素姬小档案

1945年6月19日出生于缅甸仰光。父亲是领导缅甸抗英争取独立的民族领袖昂山将军,母亲是外交官多兴姬。1960年随同母亲工作移居印度新德里。1964-1967年就读牛津大学,获哲学、政治及经济学学士学位。曾在联合国和不丹工作。1972年嫁给英国学者迈克.阿吕斯博士(Dr. Michael Aris)。1973年和1977年儿子亚力山大(Alexander)和克姆(Kim)分别出生。1988年3月返回缅甸探望生病的母亲。1988年9月创立全国民主联盟(NLD),昂山素姬为总书记,并领导民盟赢得1990年举行的全国大选,但军政府拒绝承认。1989年起军政府多次将昂山素姬软禁,直到2010年11月重获自由。1991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