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韩青 | 评论(1) | 标签:时事观点

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局长骆琳在14日召开的全国安全生产工作会议上说,去年全国共发生各类事故347728起,同比下降4.3%,死亡75572人,同比下降5%,今年对一次死亡30人以上的特别重大事故起数将实行零控制,国务院安委会对其他各类安全生产事故也下达了控制考核指标。(1月15日《京华时报》)

从数字来看,相较前年,去年的安全生产工作有所改善,今年的“零控制”和其他控制指标也无可厚非,这和往年一样,更多地是一种决心,“力争”实现。但这样的控制指标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哪怕是将死亡人数的减少作为政绩,仍难体现出对生命应有的尊重和纪念。

和天灾、战争中的死难者不同,因安全生产事故丧生的人相对零散,也难有专属于他们的纪念碑或纪念馆。除了少数救援成功的比如“王家岭矿难”还可能有部电影来纪念,多数死难者都走得无声无息,呈现在公众面前和官员桌上的只是一个个冰冷的数字。很多时候,我们连他们的名字都无从知晓。

但这些冰冷的数字背后,却是曾和我们一样的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是一个个天人相隔、悲痛欲绝的家庭。我们需要知道,那些不幸的死难者,他们是谁,是被哪些疏忽和意外夺去了生命,他们的家庭面临怎样的困难,政府和社会如何帮助这些家庭,事故责任人受到了怎样处理,有关方面采取了什么措施防止悲剧重演……和那些数字指标相比,这种对逝者的集体悼念和对事故的集体记忆更为重要。

我们看下美国人是怎么对待这类事故的。1911年的一天,纽约市一家制衣厂发生特大火灾,146名女工被活活烧死。这起事故让美国政府和民众震惊和反思,当地媒体详尽报道,民间社团主动担责。他们的负罪感和责任感,最终落实为一条条具体的建筑规范和防火措施,为后人筑起了安全屏障。而这不幸遇难的146名女工,美国人没有忘记她们,她们活在书里,或在纪录片里,活在每年的纪念活动里,当时的新闻照片也被保存在图书馆,如今还有人为她们建立了纪念网站。

其实,每个国家都应该有这样的集体记忆,因为只有真诚悼念,只有拒绝遗忘,只有痛定思痛,才能对得起逝者,才能彰显人性关怀,才能防止悲剧重演。中国这些年来也有过这类重大安全生产事故,可我们是如何纪念那些死难者的,又是如何从那些事故中汲取教训的呢?难道只要事件淡出公众视线了,甚至只要捂住盖子,就会万事大吉了?难道只要死亡数字下降了,就算达到目标了吗?安监局,2012年,请带头为那些在安全生产事故中的遇难者建一座不只有冰冷数字的纪念馆吧。

http://news.sina.com.cn/c/2012-01-15/025923801978.s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