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题目并不十分恰当。(Utopia)意思是指“世界上没有的地方”,
我怎么可能“亲历”一个世界上没有的地方呢?不过我还是要使用“乌有之乡亲历记”这个题名。因为有人使用“乌有之乡”这个名字注册了一个网站,并且有一群人依托 这个网站以“乌有之乡”的名义搞各种各样的活动。本人今天亲历的就是他们林林总总活动中的一个。

几天前我无意之中发现乌有之乡网站要在上海搞讲座。对于乌有之乡网站,我是早就知道中国有这么一个网站,也了解到这个网站常常搞讲座或者报告会以及读书会这样的 活动。不过我从未有幸参加过这样的玩意。这次他们既然在我的家门口上海搞活动,而我又对他们多少有点好奇,那干嘛不去听一听呢?

不过要听乌有之乡的讲座并非易事。乌有之乡并不直接登出讲座的时间和地点。乌有之乡给我一个连接,要用这个链接报名后,他们才通过手机短信告诉讲座的时间和地点 。奇怪的是,我在网上报名的时候,不但必须要填姓名和手机号码,还不得不逐项申报自己年龄、性别、民族、单位、职业、籍贯、居住城市、QQ和email地址,最 后还必须坦白自己对乌有之乡的认识和态度。我估计你要是申请移民到美国,人家移民局也懒得查这么仔细。麻烦归麻烦,但我还是报了名,然后得到他们的短信通知:

时间是10月12日晚上6:30,地点是上海中山北路3050号中运大酒店4楼。

今天(10月12日)我按时来到中运大酒店。其实这个地方被称为大酒店,实在有所不符。里面设施旧乱,还有英语培训班举办活动后留下的大字报,连三星级的标准也 远不够。我从一个狭小的电梯到了4楼,左转弯,果然找到一间会议室。看样子里面已经有近百人了。我门口签了名字和电话,然后靠前找了个座位坐下。会场的人几乎清 一色是文革之前出生,里面不乏白发苍苍的老者,几乎都是男性,但也有两个女子,其中一个年级很小,大概不超过20岁。

坐下后,我看见前面矮矮的讲桌后面坐了位五六十岁的长者,戴着眼镜,模样斯文。6:30后不久,一个瘦高的青年走到讲桌后拿起话筒嗯嗯两声好像是清嗓子,然后宣 布讲座马上开始。他介绍,他身边的是今天的讲座的演讲人:浙江大学教授黄河清,而他自己是主持人张鸣。他接着貌似严肃地宣布了几条会场纪律,然后对大家提高音量 喊道:“请大家起立!”
我以为他要我们起立给今晚的演讲人一个正式的欢迎。结果我错了。他接着命令我们“请跟我一起唱国歌!”大家唱了国歌后,黄河清的演讲接着开始了。

黄的题目是“全球化和民族文化个性”。黄留学于巴黎,学的是艺术史,对西方特别是法国的后现代主义以及解构主义那一套当然心熟能详。他用这套方法把西方文化解构 了一通,从人权、自由到民主等等。人权是没有的事儿,因为人是生活在社会中而无法回到自然,所以没有自然赋予的人权。自由是假的,因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自由根 本就是幻想。民主更是一个乌托邦,不能实现的事情,因为国家从来不是由人民自己来做主。这套解剖刀法真是厉害,主流国家所认同价值被他剃得一干二净。和人权、自 由和民主相对,中国有仁、义和“为民”。对于中国的旧有价值,他的解构主义被他忘得干干净净。他认为仁、义是中国文化及政治的基础,好得不得了的东西,而“为民 ”的政治更是完全是可实现的。仁、义和为民一直存在于中国的文化中,并在2000多年的历史中使中国创造出了高于西方的文明。他说它不反对和拒绝西方的技术,但 技术之外,我们万不能接受西方的文化,否则国不为国。他说日本的“和魂洋才”中的“和魂”就是日本文化。日本是和魂洋才,所以中国也必须“中体西用”。他说他的 思想就是中体西用。

总地说来,黄应该还算得上是一个教授,思维活跃,在文化上有他自己要坚持的东西。但是他逻辑实在让我感到难堪。
他对西方进行无情解构,对中国传统却秋毫不犯地一股脑继承,自称辜鸿铭是他的精神导师。他还认为我们应该用自己的词汇来解释西方的东西,而不是用西方概念来规范 我们的生活。他进而认为西方的人权和自由其实就是中国的仁和义。所以西方的东西中国从来就缺,并且比西方还要深,还要好很多。

到此为止,这个讲座还算有次序,上面讲下面听,各归其所。

演讲人讲完后,后来进入到提问阶段,情况大变。第一个拿到提问话筒的是个穿帆布马甲的60左右的老头。他嗓门大,与其说是提问,不如说是宣读教义和口号。那神情 颇具多年前红卫兵领袖的风范。他说,谁要是否定毛泽东,就是否定gongchandang。第二个拿到话筒的是个较温和的年轻人,语气平缓,音量平和。他不赞同 黄否定民主,认为某种民主是存在的,比如大民主、网络民主。他还怀疑黄的“为民”政治。他给黄提的问题是:“为民”政治如何的到保障?
黄正要回答问题,只见一个穿着脏兮兮的运动服的人从后面冲过人群伸出长长的手喊道“我来说。”只见他到了讲桌,不由分说一把拿过黄手中的话筒,自顾地大声说了起 来。后来又有别的人去拿话筒,拿不到的就在台下直接发表自己的高见。一个身穿明显偏小的白衬衣男子斥责:黄河清认为改革开放毁了中国的文化,这是错误的,应该是 改革开放毁了文化大革命。
有人认为,“谁要反对毛泽东,就该死。”
还有人认为,毛泽东思想是不无不胜的,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智慧。这时有人在人群中逐个发放传单。我接过一看,传单是宣传到平壤的朝圣之旅。这期间会场就这样混 乱不堪,而直到结束,黄也没能回答那位温和提问者的问题。

根据这次乌有之乡的亲历和一些他人叙述,我想总结一下乌有之乡讲座的大致情况:

邀请一个民族主义(通常是一个大学教授)来演讲,宣传他的旧中国传统如何好的思想。

然后当年文革时红卫兵干将现在现场重温以前的神采,或是当年文革时的儿童现在终于能够以成人的模样成为一个十足的红卫兵。众人对文革时代无限缅怀,对文革的夭折 深恶痛绝。
活动现场会有人推销红色朝圣活动(如“平壤之行”),或者出售红色书籍(如《张春桥文集》),其价格并不菲,组织者应该利润可观。

http://sxzy.blogchina.com/1208203.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