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 emmafengxi

你是中产阶级吗?

数十年来,赞美中产阶级已经成为美国政界的一个主题。候选人发誓为中产阶级辩护并谴责对手的背叛。但是,到底什么是“中产阶级”。

三个月前我开始撰写这个专栏,当时就有读者问我中产阶级准确的定义是什么。这问题既合理又至关重要。有研究表明美国中产阶级正处于衰退中,因而明白哪些政策创造、发展和保护这一人群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但是,定义却难以确定下来。

尽管一直都有对中产阶级的政治口惠,但美国政府并没有给出过官方定义。中产阶级已经研究得很充分;不过,关于中产阶级是如何产生、又将如何加强,政府却没有政治上的统一说法。自由党认为在二战后的政府计划有利于创建了繁荣的美国中产阶级。他们引用了一些例子,如退伍军人安置法案、住房抵押利息扣除和州立大学系统。保守党则把这一功绩归于无拘无束的美国自由市场。我认为两者都有功。

在就职几周内,奥巴马政府就为帮助该群体做出了努力。“中产阶级问题特别工作组”于2009年1月建立,以副总统乔·拜登为主席,其成员囊括了劳工部、卫生及公共服务部、教育部和商务部各部部长。

特别工作组对中产阶级定义得最贴近的一次是2010年1月的一份报告—《美国的中产阶级》。该研究从未给出一个精确的“中产阶级”收入水平。相反,与有关学术研究一致,该文件指出“中产阶级家庭的定义应该基于自身的愿望,而非收入”。

报告列出了典型的美国中产阶级愿望—“自有住房、一辆汽车、孩子的大学教育、医疗与退休保障以及偶尔的家庭度假”。报告指出,对于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来说,要达成这些目标比几十年前更困难,这是因为医疗保健、高等教育和住房的费用比薪水已经涨得快得多。

学术界对中产阶级有各种解释。经济学家一般把收入作为决定因素。他们利用人口普查数据把美国人五等分(20%一组),并宣称中间的60%为美国中产阶级。正如我在前一专栏中所说,这是我所用的定义。基于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中产阶级应该是60%的美国人,其年家庭收入为23636美元到79040美元。

其他研究人员,如社会学家,尝试通过自我认同的方式来定义美国中产阶级。一个奇怪而我认为积极的现象是美国人的自我定位过高。这体现了社会成员的大多数而不是少数应该受益的美国理想。

美国人自己也给出了对中产阶级的不同定义。在2008年的皮尤调查中,三分之一的年收入150000美元以上的美国人(美国人总数的11%)认定自己为中产阶级。同一调查中,40%的年收入低于20000美元的美国人(美国人总数的25%)也同样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2010年,美国的家庭收入中位数是49445美元,这比许多美国人都预期的低。

自今年秋季开始的“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起,《华尔街日报》发布了一个在线计算器,它允许美国人输入他们的年收入,并看看自己在美国1-99%比例中所占的位置。你可以在这儿试试。你在美国阶级等级中的位置可能会让你吃惊。

在上周一系列的采访中,美国学者说中产阶级的情况需要更多的研究。他们说,不能清楚地知道中产阶级正在发生什么就不能找到帮助他们的办法。

布朗大学的社会学家约翰·罗根向一家大基金会呼吁,要求资助关于中产阶级的深入研究。他认为这样的努力会促进学者对中产阶级做出更统一的定义。

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弗兰克·利维呼吁的是更适度的东西。他说,测测有多少美国家庭能负担得起医疗保险、教育和住房的调查会更实际点。这两种方法都会促进进一步发展。

正如我在第一个专栏中所说,对于我和许多其他人来说,中产阶级的产生和延续是非常重要的。成为专栏作家前的17年里,我是《纽约时报》和《基督教科学箴言报》驻外通讯和调查记者。

在全世界采访报导政治、宗教和种族冲突的经历使我明白,任何社会的唯一的、最大的稳定手段就是中产阶级。无论他们的国籍、种族或信仰是什么,中产阶级的成员都倾向于反对极端领导者,试图使政府更有效,并通常抱有同样的价值观念,特别是价值、公正和稳定性。

我打算考察美国和其他世界各国的一些社区来研究哪些经济政策是有助于创建中产阶级的,来看看国外(如果有的话)有什么经验是可以应用于美国的。(到目前为止,我的报道涉及肯塔基州、土耳其、中国和威斯康星州。)一路上,我希望能确定是否海外不断成长的中产阶级会不可避免地意味着美国中产阶级的缩水。

同时,我同意对中产阶级进行更深入的研究。目前急需更清楚地理解这一人群正在发生什么。中产阶级是可以定义的,同样也是可以通过帮助而得到改善的。

本文章也刊登在Reuters.com上,一个与《大西洋》合作的网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